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闹,就把纪悦到来带给人们的惊艳给冲淡了,相对而言,权利比美丽更加让人心动。

    一会饭菜就准备好了,钟菲依把季子强安排在了首位坐下,身边左面是那个大校军官,右面就是纪悦,钟菲依自己跑前跑后的忙活,说:“各位老总,各位领导,季書記酒量不错的,大家可要对他多关照一点。”

    季子强摇摇头,也不解释和推辞,今天他也想了,这里面很多是政府机关的干部,那么自己在这里就是一号人物了,一号人物肯定有自己的优势,谁也不要想多灌自己的酒。

    大家就一起笑着,无非又是一番客套与恭维。

    这顿饭比较简单的,不过是钟菲依和他们处里的小韩做了几道家常菜,且这些人当然不是为了吃饭才赶到钟菲依家里来的,大部分的人对财政厅的这个女处长也都是想要结交的,何况今天还有个意外收获,可以和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同座饮酒,这意义就远远的大于吃什么东西了。

    这样喝了几杯,钟菲依也坐来过来,端起了一杯酒,就要敬季子强,刚才也有人来敬季子强的,但季子强每次只是象征性的喝上一口,并没有放开的喝,现在钟菲依不愿意,一定要给季子强先倒上两杯的敬酒,然后才碰酒。

    季子强肯定是不同意,两人在僵持中,季子强身边的纪悦就也端起了酒,对季子强说:“这样吧,我陪季書記喝两杯,权当是钟处长敬酒吧。”

    季子强一看这架势是推不掉了,人家是女流之辈,陪着自己喝,自己再不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季子强端起了酒杯。

    钟菲依就很暧昧的一笑,说:“子强,看来还是美女的诱惑大啊,我到就不喝,人家纪美女一陪,你就什么不说准备喝了,今天啊,纪悦你今天要好好的陪陪季書記了。”

    纪悦说:“这是人家季書記有酒量。”

    钟菲依说:“我看是季書記怜香惜玉吧。”

    季子强就苦笑了一声,说:“钟菲依啊钟菲依,今天在你地盘上,我懒得和你多说,等下次你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钟菲依眼光一闪,说:“怎么,难道季書記还要和我单练,我看算了吧,你和纪悦好好练练,对了,季書記,纪悦可是我的好姐妹啊,以后能照顾的地方,你要多照顾一下。”

    季子强笑笑,说:“这要看纪总是不是需要我照顾,她事业做的很大,也做的很好,只怕北江市帮不上他什么忙。”

    纪悦脸色一变,看来季子强并没有想放过自己的意思,这让她还是有点担忧,她不知道季子强接下来会涌上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

    纪悦说:“季書記这话就让我忏愧了,我公司在北江市,怎么能缺少北江市的帮助,以后麻烦季書記的地方一定不少,还望季書記多多支持。”

    说着话,她就端起酒杯和季子强碰了一下,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季子强也皱一下眉头,喝掉了自己的酒。

    钟菲依和纪悦对视一下,都感到季子强今天并不买账,这让她们有点紧张,为了这次的事情,纪悦也是花了大本钱的,她过去就认识钟菲依,两人关系也不错,因为纪悦的很多项目都是市政工程,都涉及到一个财政拨款什么的,而在这个上面,钟菲依是可以帮上忙,所以平常里纪悦对钟菲依也是小恩小惠不断的,遇上大事,少不了要孝敬一笔,而这次的事情对纪悦更是一个大事了,所以昨天纪悦就给钟菲依承诺了,只要这事情帮上了忙,她就给钟菲依在新城留下一套150平米的住房。

    这个誘惑对钟菲依来说很很强大的,省城的房价现在很高了,那一套下来就是百八十万的,再说了,木厅长刚刚下去了,钟菲依也对自己在财政厅的处境担忧,万一自己最后换个位置,以后可就没有什么好一点的机会,趁着现在还有点权利,该捞就再捞一把。

    所以钟菲依和纪悦就是一拍即合,两人商议了,让钟菲依安排一下,纪悦先和季子强套套感情,然后在接触几次,最后看能不能拉季子强下水,让季子强在棚户区改造项目上高抬贵手,在留给纪悦一两年的时间,那时候,纪悦就有可能把棚户区的那些百姓赶走了。

    时间是站在纪悦这面的,老百姓扛不过她,而且在纪悦的想法中,时间拖得越久,将来修好了房子,利润就会更大,自己就算是在棚户区把地囤积下来,等省钢搬迁之后,新城都修好了,自己那块地也就水涨船高。

    但再好的梦都要有一个环境,但现在季子强却要破坏这个环境了,纪悦自然心里也急。

    这顿饭对季子强来说形同嚼腊,根本都没有什么味道,如果说仅有的一点点好处,那就是现在的局势让季子强心里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纪悦其实并不是像她在办公室和自己说的那样自信,她也有很多顾虑,这就好,她有了顾虑,自己才能找到她的破绽。

    季子强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今天的聚会显然不是家庭聚餐那么简单,钟菲依让纪悦在自己面前的出现,无疑是为纪悦在出力,季子强厌恶这中方式,但面对钟菲依,季子强有无可奈何。

    但这个事情并不算完,吃完了饭,其他人都准备离开,钟菲依却把季子强留了下来,季子强说自己有事情,就像溜掉,钟菲依撒起嬌来,让季子强有点惶恐,他不希望这些人看到自己和钟菲依拉拉扯扯的暧昧样子。

    同样的,纪悦也没有离开,她还是微笑着看着季子强。

    钟菲依在客人离开之后,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就对季子强说:“我们到酒吧坐坐。”

    季子强暗自叹口气,今天不把所有的程序走完,这个钟菲依恐怕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季子强也就点头默许了,三人下楼,纪悦打开了自己宝马车门,请季子强坐了進去,季子强一般习惯是坐在后排的,可是钟菲依也坐到了后排。

    小车一路就出了小区,左拐右拐的,穿过了好几个街道,最后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街上,季子强一下想起了上次小刘汇报说纪悦有一个酒吧的事情,今天来的也应该是这个地方了。

    季子强倒也想看上一看,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销金窟。

    这个酒吧的门头不大,最多也就是一间房的宽度,上面牌子挂着“流雨”二字,从外面看,算不的多豪华的咖啡屋,三人進去,不断的有人招呼这纪悦,叫她纪总,季子强看看里面,这间咖啡屋装饰得简洁而又古朴。幽暗得灯光下只能偶尔看到几条模糊地人影,偶尔能够听见几声夹杂在私语中的轻笑,季子强感觉有些暧昧。

    纪悦带着季子强和钟菲依直接上了二楼,这里和大厅有截然不同了,里面的装修就显露出了豪华和奢侈,走道上铺着纯毛的地毯,过道两边水沙石装饰,头顶那透光石蒙蒙的灯光,一切和下面大厅都不一样。

    在一个门口停下了脚步,纪悦就推开了门,把季子强和钟菲依让了進去,这是一个宽大的包间,墙壁整个的是全木包裹装修,真皮沙发,造型奇异的台灯,壁灯,在这个包间的中间,还有一个钢管从地面直直的接到屋顶。

    季子强有点犹豫起来,他知道这个钢管是做什么用的,在网上,季子强是看过这样的表演,但身临其境,季子强应该还是第一次,当然,季子强也在心中说,这不过是个装修风格,未必就真有什么表演。

    纪悦把钟菲依和季子强安排坐下,说自己到外面叫点酒水来。

    季子强说:“刚喝过酒的,就不用在喝了吧?”

    纪悦妖娆的一扭屁股,笑笑就出去了。

    很快的,几瓶洋酒都上来了,还有各色進口水果,钟菲依让打开了酒,给三个杯子里都到上了,季子强见了洋酒就有点心悸,自己曾经被这玩意撂翻过,知道它的厉害。

    季子强正思忖着怎么推辞,只见一个容光照人的少妇笑吟吟地迎了出来,纪悦已经换上了一副大胆的服装,红色淡薄的衣服,下面也是红色的紧身皮裤,勾勒出一个完美的体型。特别是那段腰肢,显得极其柔軟。而这张瓜子脸上,似乎五官都很精巧,小鼻子小嘴巴很可爱。但是那双眼睛却有些狭长,而且很锐利,爆发出一种勾魂摄魄的光彩。

    她似乎也很满足季子强惊诧的目光,她翘起双腿,以一种让人充满了遐想的姿势斜斜交叠,丝袜很的质量很高,质地也很好,让人分不清是大腿的本色还是丝袜的颜色。

    钟菲依对季子强温言说道:“季書記,这是纪悦自己的咖啡屋,以后季書記有什么应酬,也可以过来坐啊。”

    纪悦就说:“是的,这里永远对季書記你开放,永远都不需要买单。”

    此事的纪悦比起上两次见到的她更加摄人心魂。她的衣领开的很低,特别是当她弯腰给季子强拿水果,或者递酒杯的时候,很多内容都能看到,令季子强情不自禁地砰然心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