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暗自叹息了一声,这个女人果真不负所望,长得体态轻盈柔美,象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身体健美柔曲,象腾空嬉戏的游龙;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靠近观看,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身体中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

    而纪悦也在观察着季子强,这个男子的长相应该说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不管是脸型,还是五官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的彰显了一个成~熟男子的韵味,但这并不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这些外在的东西和他的气质,精神相比较,根本就不算什么了,他那睿智的眼神,忧郁的内涵,还有一种看不透,摸不清的深沉,更让纪悦感到震撼,不错,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一个人实惠给另一个人带来震撼的。

    “你好,季書記,我叫纪悦,是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今天特意来拜访一下你。”她的语调抑扬顿挫,声调优美,娓娓动听。

    她还伸出了她那如雪般的芊芊玉手来,伸向了季子强的面前,就像古代欧洲的贵妇一样,等待着季子强的亲吻。

    但季子强却没有想要和她握手的意思,因为季子强也深刻的明白,自己和这个貌美如玉的女人是不会成为朋友的,固然,她应该是自己见过的少有的充满魅力的女人,你看看她的那小手,洁白无暇,每个手指上都印染着一朵小小的梅花,那鲜艳的梅花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流动着一种妖艳的诱~惑,你可以不用费力的就能想象着当这双手握在掌心的感觉,你更可以发挥你想象的空间,去臆想这双手游走在你身体上的那种状态,柔若无骨,温润轻盈,滑腻绵軟。

    但季子强今天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他要摆出自己的强势,他知道当对方,特别是女人伸出手之后,出于礼貌,男人是应该上前握手的。

    不过那是常规,季子强从来都不安常规出牌,他就要给纪悦一次冷遇,让她知道,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诚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季子强淡淡的从桌上拿起了香烟,缓缓的点上,对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玉手熟视无睹,他用夹着燃烧着的香烟的手指,指了指远处的沙发,说:“你坐吧,对你,我也是久仰盛名啊。”

    纪悦脸上泛起了一股因为被轻视而生出的红晕,这确实让她尴尬,多少年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冷遇了,自己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但没有谁在面对自己如花似玉的笑脸的时候可以这一样傲慢和慢待。

    纪悦收回了自己的手,这一刻,她心里对季子强生出了一股怨气,但混迹江湖十多年的她,却不能对这个男人发出一丝的怨气来,因为这个男人是北江市独一无二的,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格,也有对自己蔑视的权利。

    纪悦坐了回去,很快又换上了一副笑容,笑的很美,如春雨,如晚风,让人觉得她整个身心都在为你欢笑,她说:“季書記也听说过我啊,呵呵,那是我的荣幸。”

    季子强用夹着烟的手轻轻的摆动了一下,说:“谈不上荣幸,或许你理解错了。”

    纪悦再一次惊愕,她真有点不会和季子强交谈了。

    季子强自顾自的说:“我听到的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遗憾的是,都很不好,有人把你比喻成奸商,还有人说你黑心,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传言吧。”

    纪悦彻底奔溃了,这个男人在一个照面中就让自己体无完肤,霎那间似乎自己已经罗露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刚才自己还摆出犹如贵妇的神情,但分明的,从季子强没有说完的话中,暗示着他听到过自己很多其他的谣传。

    这真让纪悦羞愧,因为那些谣传纪悦自己也是知道的,一个成功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长相出众的女人,流言蜚语必不可少,何况自己和杨喻义也是有那么一些让人谈论的素材。

    她呆呆的看着季子强,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作为季子强此刻心里也是有点对自己的鄙夷的,自己在欺负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嗯,是在欺负,凭借着自己手中的权利,凭借着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但不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必须让她奔溃,让她抛去骄傲,让她感到惊慌,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从她身上寻找到破绽,自己才能让她按自己的想法去思考。

    见纪悦没有说话,季子强就缓和了一下语气,说:“本来你今天不过来,我也会抽时间约见你的。”

    纪悦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自己遇到了一个最为强大的对手,那么,自己就要和他好好的较量一次,为自己的利益,也为自己心中的争强好胜的心态,这一次的较量是绝不能少。

    “奥,这样啊,那就是说我今天来的并不冒昧?”

    “不冒昧,一点都不。”

    “请问季書記相约谈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季子强一笑,说:“和你今天找我的事情应该是一样的。”

    纪悦有点头大了,这个该死的季子强,为什么总是这样一针见血呢?自己对他也是做过功课,细致的了解过的,按说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从他这些年走过的足迹来看,不管是在柳林市,还是在新屏市,他对女人总有那么一种眷顾和柔軟,但为什么偏偏的对我如此。

    “季書記,你猜出了我的来意。”

    “这根本都不用猜,你为棚户区搬迁而来,我也准备为棚户区的搬迁找你,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本来就必须做个了结,你说对不对?”

    纪悦也笑了笑,说:“或许季書記你猜错了,我并不是为棚户区的事情来找你,因为那件事情好像不存在什么问题,我一切都在按协议進行,到是对季書記我想结交一下,这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季子强仰天打个哈哈,说:“我们都不要绕弯子了,说说,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纪悦依然在笑:“我一直在处理,和棚户区的群众每天都在谈判,有的人啊,总想一口吃个胖子,要价太高了,恐怕我无法答应。”

    季子强冷笑一声:“我到觉得是你给的搬迁费太低了。”

    “话不能这样说啊,季書記,你知道当初拆迁的时候,哪都是什么房子吗?有的就是用竹板隔了一下,这也算房子吗?”

    季子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厉害的,她偷换了一个概念。

    不过季子强不会跟着她的思维走:“你换的是地,不是房子,就算他们房子很烂,但至少也是他们的一个安身之所,现在你连这个都无法给他们满足了。”

    纪悦也紧了一下眉头,这个季子强又找到了问题所在,看来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扯了:“呵呵,季書記啊,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手里有政府的协议在,这应该是事实吧?”

    “我承认,这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真的就可以当作护身符,我还有其他办法?”

    纪悦摇下头,有点好笑的看看季子强,说:“你是说打官司吧?我可以奉陪的。”

    “你很自信啊。”

    “不是自信,是没有其他办法啊,官司输赢不要紧,但我想季書記总不能为这样一件事情闹上几年吧,当然,对我来说时间不是问题,我不急于修建的,看现在这个行情啊,以后房价土地都还要涨,多放放未必就是坏事。”

    季子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也够辣的,一下就化解了自己的恐吓。

    季子强心中很是忧虑,看来自己想要一举击溃对方的想法是无法实现了,应该说,这女人是有备而来的,至少,她对自己做过研究,也清楚自己心中的顾忌,看来啊,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了。

    季子强也露出了自己最为高超的掩饰,他微微的笑着,像是在观看一个没有一点头脑的熊猫,他的笑是那样的耐人寻味,又是那样的莫测高深,他把自己的笑容慢慢的就灌進了纪悦的心中。

    实际上纪悦也并不是真的这样有恃无恐的,毕竟民不与官斗,自己在北江市的地盘上做生意,和政府闹僵了,对自己绝不没有好事情,但今天自己要让季子强明白,自己绝不会妥协,这是自己的底线,自己要让季子强不敢轻易的做出草率的举动来,那样将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但现在季子强那笑容让纪悦有点不安起来,自己今天之所有能在季子强强大的气势中立于不败之地,其实更多的是自己对他做过全方位的了解,对他的心理也做过认真的分析。

    但也正是这些了解和分析,才让纪悦多了一种对季子强的恐惧,季子强在过去这些年中的睿智和强悍,根本就是现代官场的一个奇迹,和这样的一个人打交道,谁能保证自己能完胜而全身而退呢?自己真的能保证季子强就没有其他的花样?不可能的?因为他是季子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