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身休闲的服饰,人永远都是笑口常开的,这个人跟杨喻义也是跟的比较紧的,不过说起他的能力,那就很一般了,有时候季子强自己都怀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混到省会城市的副市长,当然,有时候升迁和能力并不匹配,在官场这个大舞台上,蚯蚓尿尿,各有渠道。

    “季書記,你好,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啊。”王树明谦恭的笑着,一面给季子强发上了烟,还殷勤的帮着季子强点上,然后才自己点上一支,坐在了沙发上。

    吉琼玉本来是在季子强面前站着的,现在见王副市长过来了,也就恢复了脸上的表情,和王副市长坐在了一起,因为她们两人也都知道,显然的,把他们一起叫来,那是有事情要说的。

    季子强等小刘帮他们都倒上水之后,才说:“我请二位来啊,是因为最近收到了好几份省钢周边棚户区的群众来信啊,他们在信中说难民营的拆迁是一次欺诈行为,希望市里撤销那个搬迁决定,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季子强的这个话一出口,王树明心中显示一阵的紧张,虽然他办事能力差一点,但还是知道这个拆迁合同是自己亲手定下的,现在搞成如此一个局面,他也有些不知所措,几次找到杨喻义,说起这个事情来,希望杨喻义你能和纪悦好好谈谈,适当的修改一些搬迁条件,给老百姓多少来点好处,赶快把这个事情过了。

    但杨喻义却并没有太当成一回事情,他对王树明说:“你紧张什么?以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实力,以纪老板的关系,那些人能闹个什么状况出来,在看看吧,有的事情就是耗着,看谁的耐力好。”

    王树明在杨喻义的面前是不敢据理力争的,他也只能说一说,见说不动杨喻义,他也是无可奈何的,不过这个件事情总在他心里不恨踏实,自己可是亲手签的协议啊。

    现在季子强突然的提出了这个事情,让王树明必然的紧张起来,他对季子强也有了越来越大的畏惧了,最近的局面谁都看的出来,自己还是不要成为季子强的目标为好。

    “这个事情啊,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但现在房地产公司和搬迁户闹得是有点凶,两面都不想退让。”王树明避重就轻的说。

    吉琼玉当然也是最了解这个事情的,但现在因为有王树明在,她就不急于说话,这事情她一直都不舒服的,那个纪悦是个什么东西啊,就凭仗脸蛋漂亮一点,哄的男人团团转,现在把一个好好的拆迁开发项目搞的不伦不类的,真是太过份了。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王树明说的话很是隔靴搔痒,他说:“王市长,那么你们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措施啊,这事情不能在继续拖下去了,下一步省钢搬迁之后,那一片的棚户区都要动,所以你们的时间也不多。”

    王树明惊讶的抬起了头,省钢搬迁修建新城他是知道的,但过去计划里并没有对这个片棚户区的划入,现在怎么冒出了这个事情,一旦这个事情成为了事实,棚户区的拆迁就势必要上到北江市的工作日程上,那么纪悦公司现在搬迁未能解决的问题就成了一个必然爆发的矛盾了,这也就把自己栓進去了。

    季子强对王稼祥提出的新城方案过去没有考虑,也没有上过会,但上次到棚户区检查完之后,季子强心中变暗自下了决心,要把整个棚户区都纳入到新城建设中来,但这个事情也不是小事,季子强必须先放放风,让大家思考一下,免得突然上会遇到太多的阻力。

    今天季子强叫这个王树明过来,也是想通过他,把自己的这个想法传递给杨喻义那一派系中去,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自己才好相机行事,同时,也是想要引蛇出洞,让自己自自然然的接触到这个项目中来。

    王树明愣了一下,有点慌慌然的说:“季書記,棚户区都要动啊,但现在这事情已经成僵局了,一时半会恐怕不好协调。”

    “不好协调也要协调,难道你们政府就没有相关的措施和方案吗?你们就这样消极的等待?这事情光等待只怕是解决不了问题吧?”季子强面色不悦的说。

    王树明有点担忧起来,忙说:“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我们考虑过几个方案的,只是都不太完善,所以就没有出台。”

    “什么样的方案,你说说。”

    “这。。。。。这个吗,季書記,我。。。。。”

    季子强心中也是明白了,这王树明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好想法。看来这个事情好事不能全完的靠他们,自己也不要过于担心别人说自己手太长的闲话了,该管的就要管。

    季子强刚要说话,却见发改委的主任吉琼玉很不屑的看着王树明,嘴角露出了一丝讥笑,季子强就刹住了自己想说的内容,问吉琼玉:“吉主任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的?”

    吉琼玉感觉自己应该说话了,这王树明的丑也出了,自己再不说话季子强肯定会不满意的,她就说:“季書記,我觉得棚户区纳入到新城开发中是一个很明智的举措,我们想一想,等省钢原址一下弄好了,而周卫依然是破破烂烂的,哪像什么话。”

    季子强点下头,说:“但现在对已经签约搬迁的难民营那一片怎么办?吉主任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建议?”

    吉琼玉对这个问题早就想过很多遍了,只是一直没人问过她,她就懒得说,现在见季子强如此关注,她觉得机会来了,自己可以打击一下那个臭女人,也能打击一次杨喻义了。

    “季書記,我觉得那一片搬迁已经很长时间了,不能继续拖延下去,我们虽然和开发商有协议,说是协助他们搬迁,但毕竟开发商是主体吧,我们就是一个胁从,当初政府和开发商签协议本来就是不对的,所以我认为可以推翻协议,重新招标。”

    王树明听的心里一惊,这怎么可以啊,要是推翻了过去的协议,不要说杨喻义那里没法交代,就是自己的工作历程上也会留下重重的一个败笔,这也就是说自己过去纯粹的在瞎搞,人家都是做个项目挣来一个政绩,自己到成了麻烦了。

    “吉主任,这恐怕不好吧?毕竟当初的协议也是有法律效果的。”王树明对吉琼玉是敢于反驳的。

    吉琼玉不以为然的说:“那简单啊,让那个纪悦来和政府打官司吧?只要她觉得能打赢就来。”

    王树明心里对吉琼玉恨的牙痒痒的说:“吉主任,你这什么话啊,这不是打官司的问题,主要政府还有个信誉度吧?”

    季子强就抬手制止了他们两人的争吵,他对吉琼玉这样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很满意,但说到吉琼玉的这个方案,季子强却无法认可,自己虽然是没有看过政府和纪悦的协议,但纪悦敢于如此有恃无恐的对待这件事情,其中肯定那个协议对她是有利的。

    一个官司打起来容易,但输赢很难说,就算政府最后打赢了,时间上自己可是拖不起啊,何况政府内部还有一些明里暗里帮助纪悦的人在,所以还要想点其他的方式。

    季子强说:“吉主任的这个方法有点激進了,但在最后无可奈何的时候,也不失为一种手段,这样把,王市长,你们回去在好好的研究一下,尽快的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

    王树明见季子强对吉琼玉的提议也表示了支持,他心中更忧虑了,这要是真的打起了官司,自己在北江市可就出名了,只怕一场官司还没打完,自己的仕途也就结束了。

    不过他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连连的点头,说:“好的,好的,季書記请放心,我们一定认真研究,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季子强嗯了一声说:“其他也没什么事情了,主要就是这个。”

    吉琼玉和王树明见没有别的事,也都告辞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季子强认真的想了想这件事情,现在自己已经对此事做出了自己的表态,接下来就要看对方的反应了,王树明不是自己要面对的主角,主角应该是杨喻义或者纪悦才对。

    是的,季子强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就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季子强的办公室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小刘过来汇报说纪悦前来拜访的时候,季子强就知道该来的终归是要来了,他点点头说:“请她進来。”

    很快的,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一个不管是装束,还是气质,还是长相都万般典雅的女人就出现在了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和这个叫纪悦的老板都没有说话,他们彼此打量着对方,对他们两人来说,对方就是一个潜在的对手,而对这样的对手,不认真的看看是肯定不行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