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田展昭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那就好,我先查了,我敢断言易昌盛的问题还不是一星半点,他在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过去也有很多人反应,不少人反应他个人生活不检点,这从另一方面可以说明此人在经济上应该存在问题。”

    季子强点头说”“田書記啊,这些推测推断甚至是捕风捉影的东西不足以拿上台面来说事儿,你们纪委工作就是要讲求证据,不能夹杂私人观感和情绪。“

    季子强不咸不淡的暗示了对方一下,他不希望因为易昌盛和自己不是一个阵营,所以纪检委就夸大事实,不过他也感觉易昌盛可能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所以又道:“这个问题你好生安排。不要打草惊蛇。”

    “那好,季書記,我马上就安排展开调查,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我担心易昌盛万一闻到什么味道,或者说我们内都有人有意无意透露出一点什么风声出去,那我们就被动了,不把他一针钉死,只怕还会反咬我们一口。”

    这也正是季子强在所担心的地方。

    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不能过多的顾虑这些了,自己就是要杀鸡给猴看,自己就是要用易昌盛来震慑一下那些依然在贪腐的官员,自己要让他们感到害怕,感到恐惧。

    田書記走后,季子强又叫来了秘书小刘。

    小刘走進来,没有急于收拾茶几上的茶杯和烟灰缸,他觉得季子强肯定是有事情才叫他,他很恭敬的站在了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让自己笑了笑,松弛了一下一直都蹦的很紧的肌肉,说:“小刘啊,我想安排你办件事情。”

    “请季書記吩咐。”小刘依然低垂这眼帘说。

    季子强说:“我想知道一个叫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纪悦的详细资料。”

    小刘当然明白季子强这话的意思,所谓的详细资料,肯定就不是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什么年龄,籍贯等等,季子强想知道的是这个老板的很多不能算是档案的东西,包括一些传闻。

    “我知道了,我会认真了解的。”

    “嗯,好吧,注意保密。”季子强还是提醒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是很关键的,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个环节,说真的,要让车老板帮着打听,恐怕效果比小刘更显著。

    但不能,有的事情自己还是要多长个心眼,这个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纪悦对季子强现在来说,也是很关键的一个人人物,棚户区的问题能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和这个据称是很漂亮的女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过了两天的时间,秘书小刘就送来了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纪悦的一个情况报告,这个小刘的文字表达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这个报告中详细的介绍了这个被称之为女强人的纪悦,说她的公司规模在省城虽然只算是中等,但她却具有和省城两级政府的良好关系,在很多市政工程上她都具有强大的竞争里,就拿棚户区改造这个工程来说吧,当初连比她公司规模更大的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也败在了她的手下,由此可见一斑。

    而这个35岁的女人还有一副妖艳过人的美貌,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是据传言,她和北江市的市长杨喻义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她自己也是成家的人,老公是师范学院的一个老师,两人关系很紧张,曾经老公到她的公司也去闹过几次,但軟弱的老公在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老婆时,也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而更让人惊诧的是,这个纪悦在10年前不过是一个医院的普通护士,她的第一桶金是从而而来,现在已经难以查明,可是她就是凭借着广泛的交际能里,能在短短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发展成北江市颇有名气的女老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季子强认真的看着这个情况报告,看完之后,季子强按卷沉思,他有两个疑惑,一个是这个纪悦到底和杨喻义的关系深的何种程度,另一个是,在纪悦的背后,会不会还有更强大的力量支撑,这两点都是季子强需要小心对待的。

    季子强想了想,问小刘:“小刘啊,在这个纪悦的身后,你有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

    小刘摇摇头说:“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一定非要说特别之处,那就是她不仅仅和北江市各级政府领导的关系好,在省政府和省委,她也有广泛的人脉关系,据说她每天下午都是在请客,为此,纪悦还专门的收购了一家酒吧,用以招待她认为值得招待的领导。”

    “奥,酒吧?”季子强有点奇怪,按说大部分领导是不太喜欢那样的场所的,感觉比较乱,人员过于吵杂。

    小刘像是看出了季子强的疑惑,说:“不过她这个酒吧一般人是不会去的?”

    “为什么?”

    “首先是价格高的离谱,普通大众不会去小费,在一个,酒吧的地点也不在繁华街道,这应该是她在刻意的回避一些普通的客人,所以到她酒吧那里去的人,大都是非富即贵的老板和领导,而且大部分去了也是不用买单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酒吧并不是为了盈利而设,它就是一个纪悦的一个联络感情的工具?”

    小刘谨慎的点点头说:“可以这样理解。”

    “你去过?”季子强若有所思的点上了一支烟,问。

    小刘摇摇头说:“我哪有那个资格,我是听秘书科杭正固副市长的秘书说的,他陪杭市长去过一次。”

    “嗯,好吧,你在留点心,把这个酒吧的具体情况给我打听出来。”

    “好的。现在大概地方我知道,但具体的没套出来。”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笑,这个小刘现在也学的有点精了,也知道去骗他的同行了。

    季子强在小刘离开之后,看着那份材料,心里想,自己要找机会会一会这个女人,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怎么才能找到这个机会呢?季子强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引蛇出洞?

    不错,就让她自己出来,季子强找来了发改委主任吉琼玉和分管城建和交通这一块的副市长王树明两人,季子强准备要和她们两人谈一谈省钢附近的明山棚户区问题。

    发改委主任吉琼玉先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今天的吉琼玉收拾的也很精致,虽然她的岁数已经不但岁月好像对她特别的眷顾,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没有帮她刻上,她就像一株盛开的牡丹,那大紫大红,饱满风韵,让人晕晕欲睡。

    她带着一种亲昵的微笑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说过抽时间让我请你吃饭的呦,你可不要忘记了。”

    对吉琼玉来说,她现在是很满意目前的状况,自己在第一时间就看清了局势,毅然决然的投入到了季子强的阵营,这场豪赌自己算是押对了宝,果然,现在季子强展现出了他的霸气和威严,在第一次的交锋中,就稳稳的压住了杨喻义,自己这个险冒得很值。

    吉琼玉还想,自己其实早就想对杨喻义展开报复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始乱终弃,让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了一点尊严,他把自己就当成了一个破鞋一样,穿了一穿,然后扔掉,好像后来他又和那个臭女人纪悦勾搭上了,老娘这口气总有一天是要出的。

    但这些年来,吉琼玉却一直找不多好机会,过去的老書記太过軟弱,根本就不是杨喻义的对手,再后来叶眉吧,也显得莫测高深,和杨喻义分分合合,進退不定,让吉琼玉一直也不敢明确的和杨喻义翻脸成仇。

    但季子强来了,季子强一来就很火爆的和杨喻义拉开了架势,摆上了擂台,这就让吉琼玉看到了一个希望,而且季子强在过去很多神奇的传闻也让吉琼玉准备试上一试的,所以没用季子强怎么费力,她就主动的投靠了过来,对吉琼玉来说,她才不管季子强和杨喻义谁对谁错,她就是想要让杨喻义付出代价。

    女人啊,一旦因爱成恨了,那是相当的危险,所以我奉劝有的朋友,你们一定要在面对一个女人的爱的时候小心谨慎,不要最后演绎到仇恨的境况。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着说:“最近忙啊,找机会一定要吃你一顿的。”

    也不知道这个吉琼玉心里是怎么想的,估计她把季子强的话有点误解了,脸上就泛起了一片红潮,说:“哼,只要你胃口好,管饱。”

    季子强到没有觉得自己语法上有什么问题,但看到吉琼玉的表情,季子强还是心里咯噔的一下,她怎么脸这么红?

    好在这个时候,分管城建和交通这一块的副市长王树明敲门走了進来,王树明年纪约摸四十五六岁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進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他看人时,十分注意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