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可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季子强,钱达志是杨喻义的嫡系人马,但最近他也看出来了,季子强正在北江市蒸蒸日上的崛起,杨喻义也显露出颓势,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是不是需要在继续和杨喻义连在一起呢?这个问题让钱达志很是头疼。

    他内心也很矛盾,不和杨喻义做出果断的切割,迟早会让季子强产生反感,那么自己也就算混到头了。

    但和杨喻义过早的切割之后,季子强假如还是不愿意收留自己,自己岂不是两头挂空,左右无援,而且杨喻义也会对自己展开打击,自己一个人根本都扛不住杨喻义的一轮攻势,走到那一步,自己也是穷途末路了。

    这个问题他这些天一直犹豫着没有拿出一个最好的决定,但今天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这不得不让他心惊胆颤起来。

    “季書記,怎么你也在这里?”钱达志赶忙招呼。

    季子强冷笑一声说:“我也不想来啊,但你手下的警察很霸道,你要不来啊,恐怕我就回不了市委的。”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警察们,现在一听钱書記和季子强的对话,一个个惊慌失措,都在心想,这下糗求了。

    钱达志心慌意乱的说:“怎么这样啊?这事情弄得,季書記,这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让你受委屈了,我给書記你做检查。”

    季子强就说:“哪里的话啊,你们的工作做的很好,这保卫措施够严密了,嘿嘿,我看以后这个地方可以从北江市划出去独立了。”

    汗水就从钱达志头上滚了下来,季子强的反话让他心揪的一阵阵的难受。

    季子强也不想多说废话了,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在这个地方来讨论,至于这些个警察,怎么说呢,看似为虎作伥,实际上他们也都是听命于人,自己总不能和他们计较什么吧?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说:“今天就这样吧,你们区里的问题我们抽个时间慢慢的聊,来,让你司机下来,我们先回去了,过后让他到市委来取车。”

    说完,季子强也不再看这些警察和钱达志,出去上了钱达志的小车,四个人返回了市委,季子强也是有意的给钱达志一种冷遇,在还没有完全掌握事情的整个状况的时候,季子强不想过早的面对钱达志,自己还要好好的了解一下到底这个钱書記在整个棚户区的搬迁中承担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也决定了自己对她将来所采取的方式。

    季子强一路阴沉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小刘今天没有跟上去,现在见季子强脸带寒霜的回来了,心中也是有点诧异的,赶忙给季子强准备了茶水。

    宽大的办公室台面上,按轻重缓急,整齐地摆放着一摞摞文件、电报、请示、内参资料、重要来信……作为一市的書記,季子强每天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整日面对浩瀚的文山会海,运筹帷幄事关全局的大政方略,殚精竭虑地化解各种繁杂的矛盾,应对着各类突发事件,除此之外,还要小心翼翼地处理政界各种令人头痛的人际关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的他,感到身心疲惫。

    今天的意外更让季子强心里很不好受,草根出生的他,每当看到群众受苦受难,他的心里总是难以平静,他只能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不要感情用事。棚户区的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自己要想解决它,那就就要静下心来。

    季子强默默的端起了茶杯,缓缓的喝了几口,就见小刘带着钱达志敲门走了進来,季子强抬头看了一眼钱达志,也没有说话,就见这个钱書記惴惴不安的招呼了季子强一句:“季書記,我赶过来给書記承认错误来了。”

    季子强不动神色的说:“你速度到是不慢啊。”

    “我跟在后面打的来的。”

    “你应该是第一次打的吧?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钱达志就有点不会回答了,愣在了那里。

    季子强说:“感觉还行是吧,当然了,你是大書記,从来没有坐过出租,一定很新鲜的,但我实在不明白,你这个書記到底是为谁当的,是为房地产商做的,还是为人民群众做的。”

    季子强的这话说的还是很严重的,让本来就坎坷不安的钱書記更是心惊胆颤起来,他知道,自己在棚户区搞的这一堆子事情已经引起了季子强的不快,区里把棚户区搞的跟一个戒备区一样,这本来也是会让人产生联想的。

    “季書記,我们也是怕给北江市抹黑,所以才安排对棚户区加强了管理,没想到今天给書記你带来了麻烦。”

    季子强点点头说:“世界上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找到一些借口和遮羞布的,既然你知道棚户区会给北江市丢脸,为什么在当初搬迁的时候,你们采取那种欺骗群众的手段?你让我怀疑了,怀疑你这个書記只是给开发商在服务。”

    钱达志听的是越来越心惊了,季子强的话已经把他推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他必须给季子强解释清楚,不然或许自己就会是季子强接下来的一个新的目标,自己可不想学易局长。

    钱达志咬了一下牙,决定还是要给季子强说点什么:“季書記,你看到的这个情况我也真无法解释,但有一点我可以说明的,那就是这个房地产商我们仅仅是工作层面的接触,我没有拿过她一分钱。”

    季子强眼光一闪,说:“这样说是我冤枉你了?”

    钱达志叹口气说:“也不是的,季書記这样想我也能理解,但我实事求是的说,在棚户区安排公安是杨市长的意思,给棚户区的拆迁政策也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区委書記可以定的事情,我不是想推卸责任,但有的事情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季子强嘴角露出了一丝讥笑,这就是官场的同盟和忠诚,季子强也感觉到这个钱書記对自己产生的惧怕,那就好,自己应该继续的从他这里挖点东西出来。

    季子强的讥笑就更加的明显:“呵呵,呵呵,原来钱書記都是对的,什么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开发商更是和你萍水相逢,你们一点私情都没有,你做的一些都是秉公办理,是这样吗?”钱达志的脸色越加的苍白起来,他开始有了一种绝望的感觉,季子强像是对自己无法原谅了,自己接下来一定会成为季子强枪打出头鸟的第一个人了,这真是个很恐惧的事情。

    “季書記,这。。。。。这也不全是这样,但我保证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在一个,就算是我想有点私心,但我也不敢啊,那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叫纪悦,她和。。。。。她和。。。她和杨市长的关系很特殊,根本都不是我们可以违背的,你试想一下,我怎么敢从她哪里得到什么好处?”

    季子强一下就把眼睛眯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钱达志说:“你不要为了解脱自己,就嘴里乱说。”

    “我没有乱说,这事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所以在整个棚户区的搬迁中,作为我们下面根本都没有决定的权利,而且这个纪悦对我们也是一点不在乎的,我曾经因为对这个方案不很认可,这个纪悦就当着我们区委很多人给我过难堪。”

    “奥,她还如此的嚣张?”

    “是啊,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季書記你说说,我们能怎么办?在那里设立治安处也是杨市长到我们区委开会的时候定的事情,有会议记录在,这个我是不敢乱说的。”

    季子强已经从这个钱書記的口里证实了文秘书长的话,看来整个棚户区的搬迁都和杨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对这事情还是要慎重一些,自己面对的不单单是一个房地产公司,在她的背后还有更为复杂的一些关系,自己还是要从长计议。

    季子强缓缓的点点头,对钱达志示意了一下,让他坐下,然后慢慢的和颜悦色的说:“如此说来,我确实是有点主观的,是啊,要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你们区里是不好处理。”

    这个钱达志一下就长出了一口大气,季子强的和颜悦色让他有了一个重生的感觉,危险暂时离开自己远了一点,钱达志赶忙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了中华烟来,给季子强发上一只,嘴里说:“今天让季書記受惊了,我还是要给書記你好好的检讨一下,我的工作没做过细,疏于管理。”

    他一面说着,一面给季子强点上了香烟,季子强也没有拒绝他的殷勤,说:“行了,这事情过了就不要说了,不过老钱啊,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声,棚户区不管怎么说,都在你明山区的地盘上,将来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你也是难辞其咎啊,你可要好自为之。”

    季子强说的是语重心长的,听在钱达志的心头却是一下下的重锤,这个事情钱書記也是早就想过后果的,知道长久下去肯定有一天会有麻烦,上面的杨喻义当然是不怕了,真出了事情,人家有苏省长和李云中保着,最后这替罪羊只怕就要落在明山区区委和政府的头上了,可是现在钱达志没有一点办法,整个的進退两难,不管是棚户区的群众,还是房地产公司的纪悦,两面都不买他的帐,他还两面都没有办法硬起来,也是夹在中间受气。

    现在季子强的话也再清楚不过了,有一天恐怕自己要因为这件事情坐腊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