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老百姓毕竟是軟弱的,在他们疑虑之际,这一大片棚户区已经被强迁了!发现受骗上当后,老百姓们选出代表,经常上访。与此同时,大多老百姓又返了回来,在已拆迁平整的土地上支起了各色“房屋”,坚守着不挪窝,与开发商抗争。

    但是,市政府却始终没有把这一事件解决好。政府领导与老百姓的几次“谈判”,也没有任何進展。

    季子强听着文秘书长的介绍,目睹着眼前的一切,眉头皱得紧紧的。

    “开发商是谁?”季子强问。

    “是……是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文秘书长回答,“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是一位名叫纪悦的女强人。”

    季子强沉着脸问:“市里对这个项目实施情况不清楚吗?”

    “纪悦和杨喻义很熟,关系非同一般,而且合同早已经签了,要改回来,把这个地块用作开发回迁安置棚户区居民的普通住宅,有一定的难度。”

    季子强冷冷的问:“难在哪里?”

    “那样做,属于政府违约,赔偿数额巨大。”

    季子强心中升起了一股怒火:“政府再难,也没有老百姓难。”

    文秘书长叹口气说:“是这样的,关键是能不能下这个决心。”

    季子强眼中有了一种少有的冷峻,他没有回答,但心里却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解决掉,哪怕是再次和杨喻义开启战端,自己也在所不惜。

    季子强还是决定先到近处一间用旧苫布搭建的屋子里去看看。

    他敲了敲用破木板拼成的“门”,见里面没有应声,便推“门”走了進去。一不小心,低矮的屋顶下,一根横梁重重地撞上了他的脑袋。

    “哎哟”着叫了一声的他猛然回头,见“门”后一个紧紧张张的小伙子,正举着一根木棒向他袭来,说时迟,那时快,司机周勇跨前一步,夺下了小伙子落下来的木棒,然后,一个利落的动作,把小伙子摁翻在地。

    这个周勇是退伍军人,过去他也是叶眉的司机,季子强经过了这一阶段的观察,也还是比较满意他,所以季子强上任之后也就没有更换司机,这一点周勇心中也是比较感激,按一般常规的习惯,新领导大都会自己重新挑选一个司机,因为作为司机,往往和领导关系密切,而用前华领导的司机,就会让接任的领导有很多顾忌的,但季子强和叶眉的关系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要知道,一号司机和别的小车班司机不管是待遇,还是受到的尊敬那都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周勇除了身体强壮之外,多少也是练过一点的,所以不要看每天他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的,真到了紧要关头,也还是很勇猛的。

    季子强揉了揉脑门,示意周勇放开小伙子。

    “小伙子,我们是路过的,顺道到你家里来看看,你总不会对客人这么不礼貌吧?”季子强笑着说道,有意使气氛缓和些。他发现屋里几块木板支成的书桌上,放着几本翻烂了的法律书,还有半碗没有吃完的炒白菜,几个馒头。

    小伙子看了看季子强,又看了看周勇等几个,傻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以为你们是‘棚防办’的人,来强迫撵我走呢,实在对不起啊。”

    “没关系,没关系,不知者不为罪嘛。”季子强说。

    “也是,看你们几个慈眉善目的,不像是坏人。”小伙子说着,态度友好了起来。

    季子强看了看,屋子矮矮的,直顶他的脑袋,很不舒服。于是,他想坐在身边的一个被垛上,可是,他的屁股还没落下,小伙子“啊”的一声冲了过来,猛地把他推开了。

    季子强一愣,不解地看了看小伙子,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反常,难道,家里来了客人,连座位都不肯让吗?

    小伙子感觉到了季子强的不解,迟疑了一会儿,掀开了被垛,季子强一看,原来,被垛下面,是一位老人。

    “这是……是我90岁的奶奶。”小伙子说着。

    “奥,这样啊!”季子强另找了块木板,坐了下来。

    文秘书长几人都只好在旁边站着,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其他可以坐的地方了。

    几个人就说了一会话,季子强也就是大概的问一问这里的情况。

    他们正准备告辞离开,突然间,几位警察和协勤人员冲了進来。不由分说,把季子强几人逼在了房子的一边,为首的警察显然认识小伙子,大声警告说:“张强,你再散布谣言,我就刑事拘留你!你不要以为我们警察心慈手軟,都是吃干饭的窝囊废,懦弱可欺。”

    小伙子也不示弱,怒视着,牙齿咬得咯咯响。

    这周勇,王稼祥几人就站在了季子强的前面,护着季子强,文秘书长刚要给他们表明身份,季子强说:“先看一下。”意思就是让他们不可声张,悉听尊便。

    文秘书长也就不能说什么了,看来这几个警察地位太低,对面前这几个大人物是根本没认出来的。

    为首的一个警察说:“你们四个跟我们走。”

    话一说完,另外这些警察和协警就推推搡搡的让季子强几人出了小屋,又拐来拐去,走了好一会,四个人被带到一间挂着“警务室”的屋子。

    “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为首警察点燃一支中华烟,慢慢地吐着烟圈,摇晃着自己的二郎腿,傲慢地问。

    季子强几人当然是不屑回答的,周勇看他们不说话,自己回答说:“我们是老百姓,来亲戚家串门。”

    “串门?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警察问。

    周勇一声冷笑:“这里又不是军事禁区,难道不能来吗?”

    “军事禁区?这里比军事禁区还禁区!”

    “不明白。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没有权力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为首警察冷笑了几声,“啪”地一拍桌子:“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记者?”

    周勇笑了,反问:“怎么,是记者就要扣起来吗?你们怎么那么怕记者?难道,记者不允许到这里来?”

    “放肆!看来你们不服啊,好吧,我们帮助帮助你们!”为首警察一递眼神,几个警察立刻冲了过来。显然,他们的“帮助”,是要让这几个闯入“难民部落”的陌生人受皮肉之苦。

    见事情越发不可收拾了,季子强只能说话了,他再不说话,搞不好今天真的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让人民警察练上一顿,那就太没面子了,季子强对文秘书长点点头。

    文秘书长赶忙说道:“我是市委秘书长,请你们的领导马上到这里来。”

    “你是市委秘书长?”为首警察嘲讽道,“我还是省委書記呢!冒充市委领导,罪加一等!把他们全铐起来!”

    “放肆!你这样目无法纪,随意对公民动用警具,是违反规定的,后果是严重的!”季子强动怒了,大声斥责道。

    几个警察愣了一下,对季子强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可能其中的一个在报纸上是见过季子强的,虽然报子的照片和真人有很大差别,但大概的轮廓还是变不了,这个警察有点紧张起来了,俯首对为首的警察嘀咕了几声,这个为首的警察也似乎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要打电话向所长报告。

    文秘书长提醒他:“最好请他们局长来。”

    警察们一阵忙活联系,却没有联系到局长。

    季子强说:“这不是在明山区的区域内吗?和区委打个招呼吧。”

    文秘书长就点头说:“你们给区委钱达志書記打个电话,就说市委文秘书长在这里,请他马上来一趟。”

    这些个警察开始头上冒汗了,没想到对方一口都说出了自己区委書記的名字,这看来是真的了,一个警察立刻给区委值班室打了电话。区委值班人员听说市委文秘书长在棚户区改造工地现场,以为他来检查工作,便紧急通知了区委書記钱达志。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拿出了香烟,王稼祥帮季子强点上了火,季子强很平静的抽了两口,说:“看来明山区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吗,难怪这么长时间了,外面都不了解这里的情况,这里真成了一个警戒区了。”

    这几个警察那里敢在接话,都傻傻的愣在那里,等着自己区委書記的到来,还是周勇灵活一点,过去对着为首的警察摆摆手,让他站起来,这个警察也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周勇让自己站起来做什么。

    等他站起来,周勇端起了他坐的椅子,看都不看他一眼,给季子强送了过去,季子强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现在的形势变了,倒像是季子强在审问这几个警察。

    一会的功夫,明山区的区委書記钱达志就赶了过来,对这个区委書記来说,市委秘书长也不是一个可以慢待的主。

    但等他走到進来之后,却是大吃一惊,因为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季子强,这让钱达志立即就明白,可能是出问题了,季子强就算是要来视察,也不会到警务室来,一定是他们把季子强当成记者扣留住了。

    一想到这里,钱达志冷汗就呼的冒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