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杨喻义恨恨的想,自己就算暂时的没有对付季子强的办法,可是自己也不会就此罢手,自己要在北江大桥这一工程的招标工作上做一些文章,破除车本立的野心,让他明白自己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想到这里,杨喻义冷冷的沉下了脸。

    但是,不管是杨喻义,还是季子强,现在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开启战端了,因为两会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时候召开了,对于这两个北江市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来说,谁都不敢在这个上面少有差错,该携手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会犹豫的,这一点是很多官场外的人们所难以理解的,但实情就是如此。

    所以在这个阶段,杨喻义也只能暂时的放下心中的愤慨,和季子强一起主持了这一年一度的会议,而季子强呢,在获得全胜之后,也放下了身段,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和杨喻义研究问题,说说笑笑,假如单单从这表面来看,谁能想得到这两人刚刚从一场大战中走出呢?

    季子强的情绪也随之好了起来。

    今天季子强在会上做了讲话,谈了谈最近中央刚刚下发的几个文件,希望在以后两会的代表能够监督实施,主要是关于跑官要官的问题,因为最近这一阶段,这个现象是比较严重的,一般被认为是在中下级官员中存在的问题。其实,一些高官同样为头上那顶乌纱奔忙着,只是,表现的方式更委婉,过程更含蓄,更因层次较高,不为人知而已。

    文件指出:对跑官要官的官员,不仅不能提拔重用,还要严肃批评并记录在案;对买官卖官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手軟;对选举中搞非组织活动的必须严肃处理。中组部也发出了严肃的通知,选派督查组分赴各地工作……。

    季子强的发言中,对跑官要官的**现象,進行了深刻的剖析,并且提出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与此同时,强调在人事热季,要“扬清风,助正气”,对违纪者要“清出列、严处理”,“绝不能让正派老实人吃亏,绝不能让投机钻营者得逞”。

    季子强讲完之后,北江市委副書記屈舜华也做了慷慨陈词,痛斥跑官要官的**之风。讲到激动处,屈舜华竟然拍案而起。坐在他身边的季子强暗暗在心里发笑。

    这时的季子强,觉得仿佛在看一出戏剧。人人都在义正词严地痛斥跑官要官的**现象,可是,这些人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一路走来,跑没跑?要没要?想到这里,季子强心里一阵冷笑。。。。。

    不过总的来说,今年的两会还算不错,一切都有序的進行,没有出什么差错,更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当整个会议闭幕之后,季子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些天季子强也是累坏了,回家的时候也很少,有时候都是住在会议上的,现在会议一结束,他在家里好好的睡了一个特大觉,直到小雨来把他闹醒。

    小雨趴在季子强的床头,用手拧着季子强的鼻子,自己呵呵的笑着。

    季子强也做出了各种怪样来,配合着儿子的举动,整个家里其乐融融,欢声笑语,接连不断。

    但季子强还是不能让自己完全的融入到快乐中来,他有很多的感叹,起来之后,季子强带着小雨和江可蕊一起到街上转了转,看着身边忙忙碌碌的人,季子强想,自己身在仕途,恰如这比肩接踵、熙来攘往的景象。如何能在困境中突出重围,方显英雄本色,这些年自己一路走来,靠着坚忍不拔,披荆斩棘,正所谓是“恒古人豪伴地荣,百年英雄苦斗争。”

    而现在很显然,北江市政界已经進入了一个非常时期。一省主帅的更迭,一般人似乎不会过多关注。但是,在官场高处,围绕权力争夺的生死博弈,必然也会很快的展开了,所有过去的权利模式也都会有所改变,所有真空和残缺的那些全力位置,也都会有人去填补,重新洗牌,更换队形,已经在所难免了。随着重新调整组合,相关的每个人都面临着取舍选择。这些以仕途为终生职业的高官们,自然不会放弃任何一次获取更大权力的机会。

    而北江市也是一样的,虽然看不见金戈铁马,也听不到枪炮轰鸣,但季子强分明感受到自己身边的残酷厮杀争斗,已经進入白热化程度。季子强也感到了一种后怕,不管是自己,还是杨喻义,如果在以后的斗争中败下阵来,其结果自然是十分严重的,后患也是无穷的。

    对自己来说,不仅主政北江市的希望可能因此破灭,控制不好,局面也许根本就无法把握,進而促使形势恶化,那样一来,多年来为之奋斗、来之不易的一切顷刻间便会化为乌有,搞得不好,自己也许会葬身其中……想到这里,季子强不寒而栗。

    “你在想什么呢?一句话都不说的。”江可蕊在身边用肘子撞了撞季子强,问。

    季子强这才打住了思绪,说:“没想什么,就觉得春天真好。”

    这话也骗不了江可蕊的,江可蕊估摸着季子强还是在想工作,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老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想让他暂停思考,真的很难,除非在那个时候。。。。。嘿嘿,江可蕊脸红了起来。

    后来他们转到了城南的古玩街,这里季子强来过几次,看了看,并没有多大变化,他们从名人字画到瓷器碎片,从青铜鼎到宣德炉,古玩街上的这些货色的确很是考究看货人的眼力,捡漏不成反吃药的事例每天都在这不到一公里长的老街里上演,季子强可谓是个外行,他不过是看看热闹,很早时候,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这点眼力和这些泡在这条街上的十几二十年的老油子们相比边是差了一大截,多看、多问、少说、不买成了他的八字真谛。

    他更享受这种在老街里四下转悠晃荡,然后站在一旁听人家卖弄本事胡吹海侃的那种意境,转悠一大圈下來,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你要真沉下心來一家一家溜达琢磨,遇上闪眼的东西的再吧嗒嘴巴侃上一阵,就是一天你也甭想从这街里走出來。

    这样悠闲了一两天,季子强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了,一大早,王稼祥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招呼他坐下,王稼祥说:“季書記,省钢的搬迁准备工作差不多了,可能下月就能搬迁,我最近在考虑他们搬迁后的新城规划方案,也想请書記你给指导一下。”

    “这个事情我可能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吧,呵呵,先谈谈你的想法,对了,大桥新方案要赶快落实,这两件事情都很重要。”季子强说。

    “那面大桥的设计正在進行,是邀请省设计院搞的,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出笼,我就想瞅着这段时间,把省钢搬迁后的事情先熟悉一下。”

    季子强点点头说:“嗯,你按自己的安排做吧,我就是提示一下。”

    王稼祥就谈起了自己对省钢搬迁后的想法,他在谈话中说道了省钢周围的一些棚户区问题:“季書記,我有个想法,那就是既然要搞新城,省钢周围的棚户区也应该划進来一起搞,那里已经被省城的人称之为难民营了。”

    这个称呼季子强也早就听说过,但季子强有自己的犹豫,因为省钢周围除了很多当地的农民之外,还有省钢很多家属也在那里住,现在再加上外来省城的打工者,就让那个地方成了一个底层群众的聚居地,这个地方要好好的规划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住在那里的人口太多,动一下很难啊,如果把那个地方动了,这些到省城务工的人员住什么地方,还有省钢新厂也未完善,他们的家属住什么地方,这些都是季子强要考虑的问题。

    季子强没有把自己这个想法告诉王稼祥,他不能打击王稼祥的工作热情,或许自己是考虑的过多了,先听听王稼祥的想法更好,季子强说:“嗯,那你就谈谈你的构想。”

    王稼祥给季子强较为详细的汇报了自己想要把棚户区纳入到新城的设想,这样下来,整个省钢新城的面积就扩大了许多,王稼祥也从资金等等方面给季子强算了算,觉得这个是可行的。

    资金这一块季子强到不是很担心的,毕竟地可以卖钱,而且政府的投资只是基础建设,高楼大厦自然有房地产商们来完成,用卖地的钱来修基础设施,那是绰绰有余。

    季子强还是担心的是那些大量的人员在拆迁之后临时居住问题,把他们都赶到市区来住,会不会抬高市区的房价和租金,而且关键是抬高了之后,能不能全部住下也是个问题。

    季子强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吧稼祥,我们现在就到“难民部落”去看看。”

    “现在?”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把文秘书长也叫上,不过这次我们不要调车,打的去。”

    王稼祥笑着说:“季書記要明察暗访啊?”

    “是啊,虽然这不是一个好办法,但有时候还是能听到一些真话的。”

    “行啊,我现在就叫文秘书长过来。”

    “对了,把我的司机也叫上吧,上次好像听他说过,他对那一片很熟悉的。”

    王稼祥点点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