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感到有点为难了,他把桌上的酒端起来,想想之后又放下,过一会有端起来,看得出,这个提议让他真的难以决定。

    他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好久都没展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看到了一个美丽而深沉的眼光射向了自己,季子强一扭头,就看到了安子若,这眼光正是安子若的,季子强心里咯噔的一下,暗叫一声,要糟,自己骗得过别人,只怕骗不过安子若的,这些人肯定是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懂,但自己越是表现的无知,安子若就越是会怀疑。

    是的,安子若心中也是在暗笑,这个季子强的表演有点太过了,对季子强,自己太熟悉了,这样简单的问题他能不懂,那真是怪事了,这不过是他在钓这些老板。

    安子若就对季子强闪动了一下眼皮,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接着安子若就说:“对了,华总,也把小妹这份算上吧?”

    华总看一看安子若,又看看权总,说:“这个事情啊,我看权总就代表你了吧?”

    安子若脸一红,哼了一声,却是无话可说了。

    而季子强听的也是心中一惊,莫非安子若和这个权总已经相互有了意思,再一看权总,果然对安子若笑着,脸上充满了爱怜之意,季子强不由的心中感到了哇凉哇凉的一阵寒意,像是有一块冰刀掠过了自己的心头,他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权利来嫉妒,或者吃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他就觉得难受,觉得乏力。

    而季子强的这个表情更让华总,权总等热觉得季子强是真的为难了,因为此刻季子强的表情是真实的,华总就沉吟着说:“莫非季書記和这家关系很好吗?”

    季子强缓缓的摇着头,也不知道他是想要驱赶心中的不快,还是在回答华总的问话。

    华总又说:“那么季書記就一个给我们留点机会啊。”

    季子强抛开了那心头的苍凉,说:“可能我考虑的是有点不周全,按说这个确实应该给本市的企业,但我想给大家省点钱啊。”

    华总就连连的摇头说:“刚才我说了,脸面有时候比钱更重要。”

    “那。。。。。这样。。。。”季子强很费力的说:“这样吧,明天你们和王稼祥市长在谈谈吧,要是他那面没有定,看看能不能换上你们?”季子强说的很不肯定的样子。

    权总和华总对望一眼,华总就说:“那还请季書記给王市长提前打个招呼。”

    季子强略一迟疑,就很郑重的使劲点点头说:“好好,这个事情现在就不说,来来,我们喝酒,明天上班我就给王稼祥市长打招呼,可以了吧?”

    “嗳,这就对了。”

    “季書記真不错。”

    “谢谢季書記。”

    一时间,包间里就传来了一片的欢笑声,而作为东道主的车本立,心中也是暗自叹息,季書記啊季書記,就这一招,就为北江市省下了几千万的资金了,真是了不得,不佩服都不行啊。

    再后来,整个包间再也没有人说到大桥的事情了,季子强喝的很舒服,这人一点心情好了,酒量也就大振,季子强当然也是一样了,放开量,好好的喝了一场。。。。。。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王稼祥操心了,新方案的确立,各种数据的整理,到省上立项修改,以及要要款等等。

    季子强反而对此事不再关注了,因为暂时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季子强费神,他只需要每天听王稼祥给自己汇报一下情况的進展就可以了,省里最后也是同意给支持一千多万,加上市里本来准备的资金,剩余的也不是很多了,而华老板和权总等人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和王稼祥商议起赞助大桥修建,换取全桥广告位的事宜。

    这些季子强都很放心,在北江市政府,王稼祥应该是他最为信任的人,这也是和他们两人的背景相关,从新屏市而来的季子强和王稼祥,都没有第二种选择,他们只能在一起好好的配合,不管他们自己承认不承认,但所有人都把他们列入了一个战壕,就像是一条绳子上拴着的两个蚂蚱,谁都不要想单独的跑掉。

    季子强感觉这也好,至少自己是在政府扎下了一枚深深的钢钉,让政府中某些人对自己还是心有余悸。

    但大桥的事情虽然是告一段落,季子强却没有空闲下来,進入三月之后,两会的召开就提到了日程上,而季子强却要参加省,市两个地方的两会,这就让他需要准备的更充分一点了。

    特别是北江市的两会,季子强具有绝对的责任,今年不是换届年,但还是有很多干部因为年龄的问题,因为身体的问题,要在这个两会中出现变更,按说一朝君主一朝臣,季子强应该要做些调整,但季子强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暂缓对干部的调整。毕竟自己来的时间太短,不管是对下面干部的熟悉程度,还是对他们的背景,能力等都了解不够,这样的调整会出现很多偏差的。

    但就算季子强不想调整,也是要防止两会代表们自己做出的一些意外之举,这一两年来,随着组织体系的逐渐变化,也出现过代表们擅自罢免个别领导的情况。

    季子强绝对不愿意在自己第一个北江市的两会中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算季子强从心里对有的干部很厌恶,但也不能让他们在这个会上出现点滴的问题,这是考验自己对整个北江市驾驭能力的关键时候,一点都不能大意。

    而且,季子强自己也要参见一次人大代表的投票选举,因为他将要兼任北江市的人大主任,王稼祥也是要在这个会上获得提名并被正式通过的。

    对这些代表,说真的,季子强一点都不熟悉,所以最近的季子强就天天跑区,县,市的人大,让自己尽可能的快速和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江可蕊那面的事情也结束了,她也要在两会前到省城来上任,这又涉及到一个搬家问题,好在新屏市的干部在得到消息后,组织了办公室的一些年轻人,连续帮了几天忙,帮江可蕊收拾了东西,并安排专人送季子强一家人到了省城。

    这真的帮季子强一个大忙,让他没有分心过于牵挂,等江可蕊来了之后,秘书小刘又带着办公室的一切人过来弄了两天,把季子强这个家安排的舒舒服服的,让季子强再也没有孤家寡人的味道了。

    他确实是很惬意的,心情特别好,走到哪里,都觉得神清气爽的,就连偶尔的训斥起干部来,也不再像原来那样严厉了,他这一变化,市委办公室的干部在他面前也都不再像过去那样战战兢兢了,有时汇报完工作后,还会跟他说个笑话逗他一乐。

    一家欢喜一家愁啊,杨喻义的心却是乌云密布,一点都快乐不起来,好多天过去了,他还是烦啊,真烦。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堡垒,连一个北江大桥工程都没能守住。

    尽管他和易局长、李局长他们想尽了办法,想抓住北江市财力有限,资金缺口太大这个问题大作文章,阻止市里通过北江大桥新的方案,而且自己还动用了基层的力量,准备给季子强来个群众运动。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结果却还是让季子强获得了胜利。

    更让杨喻义感到气愤不已的是,连北江市颇有号召力的车本立也做了“叛逃”,他的背叛,无疑又把那些尚在观望中的人一下子推到了季子强的那边。让北江市的局面更为岌岌可危。

    就在昨天,他才听到小张给他的汇报,小张说:“杨市长,车本立一直在帮季子强,帮他联系企业老板,帮他四处活动。”

    “你是说车本立?他和季子强走的很近?”杨喻义有点难以置信的问。

    “是啊,不仅走的近,而且还很近。”这是小张的原话。

    杨喻义看着小张,好一会才说:“但那个给省里送上去的谏言书是易局长安排车本立组织人写的。”

    “问题就在这里了。”小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有点沮丧的。

    杨喻义不想再说什么了,他挥挥手,让小张离开了。

    显而易见的,杨喻义明白的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是因为易局长的无能,也不是那些企业老板的愚昧,而是整个谏言书就是一个局,一个季子强为自己精心打造,量身制作的一个圈套,他利用了自己想一击必中的心理,他看透了北江市高层人物的心态,他恰到好处的让那个谏言书点燃了李云中的怒火,迫使李云中做出了一个对季子强有利的表态。

    杨喻义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但他除了对季子强更多的恨意和惧怕之外,他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现在,北江市大桥的新方案已经通过了,自己也举了手表示赞成,自己已经无力回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