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季子强也发现了大都房地产权总的旁边坐着安子若,他们两人看上去听亲密的样子,季子强稍微的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过来。

    安子若也眼光流转着,静静的看着季子强,两人都点头微微一笑,却没有做太多的寒暄。

    人到齐了,宴会也就开始了,宴席上,车本立大谈季子强在过去的一些的“丰功伟绩”,季子强哑然失笑,看来这个车本立最近对自己是做了一番研究的,不然找不到这么全的信息,车本立还大赞季子强提议把北江大桥建成北江市的标志性建筑是英明之举,大势所趋,并抛出北江市要发展,大家都要像季子强書記一样解放思想,放眼未来的言论,让在座的老板们面面相觑,谁也闹不明白,这个在北江市颇有影响力的车本立跟新来的市委書記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举杯换盏之际,季子强也谈了一下北江市的发展现状和他对北江市未来发展的一些看法,其他人大都在附和着,说季書記用北江大桥这一项目打造城市名片,大做提升城市知名度。

    传媒公司的华总说:“北江市委、市政府提出北江大桥新的建设方案是正确的,非常符合北江的实情,建成后将产生良好效果。解决了与北江南北两区协调融合的问题,为北江添上浓墨重彩的关键之笔;在一个也有利于提升北江市的知名度,吸引外商对北江市的关注力。。”华总说完,看看季子强,说道,“季書記,以上只是我一个商人的浅显之见,不当之处,还请季書記指点。”

    季子强很快就接上了口,说:“讲得很好,我真没想到,华总对北江大桥一事竟然剖析得如此深入。”

    季子强赞许地点头说道,带头为华总鼓起了掌。

    这样吃了一会,权总问起了季子强:“季書記,现在修桥的方案定了,不知道资金这一块季書記有什么打算没有?有需要我们出力的地方,尽管说。”

    季子强就笑着说:“承蒙大家的厚爱啊,上次大家也都说到了资金的问题,也都说可以给政府先借资一点,现在啊,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说,资金基本解决了,谢谢大家!”

    季子强说的郑重其事的,但车本立听的有些毛骨悚然,不是吧,这资金怎么就解决了呢?难道真够了,但昨天在季書記办公室的时候,他还说差两千万呢?

    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也有点惊讶,以他对此事的判断,修桥的资金应该还是有点缺口的,不过看季子强的样子,倒不是骗人的,权总连连点头说:“这样呀,看来我们是帮不上忙了,市里这次资金到位的很及时。”

    季子强却摇起了头,说:“可能大家有点误会了,资金并不是市里全部解决了,是最近有几家企业,找到了我,希望由他们赞助,把不够的那两千万补上。”

    这话一说,整个包间两桌子的人都感到错愕不已,在省城难道还有如此豪爽的厂家吗?这有点耸人听闻了,可以说今天坐在这里的虽然不全是北江市数一数二的老板,但作为权老板和华老板,那都是北江市顶尖人物,他们只怕也没有一口气拿出两千万赞助费的勇气,到不知道这个人是何方的神圣。

    华老板也很惊讶的问:“季書記,这不知道是哪个老板有这般的魄力啊,能不能给我们引荐一下。”

    季子强点头说:“可以啊,只是今天不成,人家回去了,改天请他们和大家见上一面吧?”

    季子强说到这里,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一样,又说:“不过以后他们到北江市来发展,你们还要多给点支持,这次他们是先来赞助一下,当然了,也不是白赞助的,他们想要在北江大桥上面做他们的广告,我也不是很懂,好像和王市长在谈大桥广告位的使用权什么的。”

    季子强这话一说,所有的人一下都很明白了,这哪里是赞助啊,分明就是个生意,季子强不说的时候,大家也都没有仔细的想这个问题,现在季子强一说了,每个人就不得不认真对这个问题進行一次思考,不错,新大桥不管是设计的理念,还是投资的规模,都是很不错的,将来上面还有观光台,这肯定会吸引很多的市民前去观赏。

    而整个大桥也就有了设立广告的巨大价值,这可是了不得,不要说可以让自己的企业和大桥一样成为北江市的一个品牌,就是包下来所有广告位,也是能挣很多钱的。

    对在座的人来说,他们也都具有超前的思维和敏锐的嗅觉,但这一次他们有点忏愧了,为什么本地的企业没有发现这个商机,到让人家外地的人看准了。

    同时,华总和权总也在心中暗笑季子强,这个季書記啊,没有一点的生意头脑,还真以为人家是免费赞助的,我们就说吧,这个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话也说回来了,季書記可能就是搞权谋斗争是高手,对经济领域这一块还是有点嫩的。

    季子强说完了话,端起酒来,说:“不过我还是感谢你们,虽然事情最后没有让你们帮上忙,但你们的心意是好的,这一点我会铭记在心,以后啊,不管你们各位遇到了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的,也尽管说,我一定会鼎力相助,大家一起,干了这杯。”

    季子强刚说完话,正准备和大家一起干掉这杯酒,却听到省城传媒大王的华总说:“且慢,季書記我有一句话要说。”

    季子强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很客气的说:“奥,华总有话要讲啊,请请,我们现在都是朋友了,有什么只管说。”

    华总迟疑一下,斟酌字句的说:“刚才季書記说需要你帮忙的话,你会鼎立相助,这话。。。。。。”

    季子强一口接过来:“这话没一点问题啊,肯定的要鼎力相助,难道华总有什么事情要我协调吗?”

    “嗯,嗯,是啊,是啊,有点事情的。”华总迟迟疑疑的说。

    “有就直接说嘛。”

    华总一横心,就当着大家直接说了:“是这样的季書記,我想问下你们和哪个准备赞助的企业谈好了没有?”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事情刚大概的说了一下,我就交给王稼祥市长负责了,嗯,你们稍等一下,我问问。”

    季子强拿出了电话,煞有其事的就给王稼祥打了过去:“喂,稼祥啊,我任啊,我想问下,你和那几个准备赞助的老板谈好了没有。”

    王稼祥莫名其妙的说:“赞助什么?”

    季子强说:“嗯,嗯,怎么,他们要大桥广告权啊,给他们就是了,那个你定吧,这样的小事就不要问我了,行,尽快落实,好好。”

    “喂喂,季書記,你在说什么,你喝酒了吗?”这真让王稼祥是糊里糊涂的。

    “说了你决定,还来问什么?行了,我挂了。”

    季子强挂掉了手机,留下王稼祥在那面傻傻的发呆,不过王稼祥何许人啊,稍微的反应了一下,也就心中明白过来了,好你个季子强,看来又在外面招摇撞骗弄钱了,把我就当成了一个托了,不过很快的,王稼祥也就感到了这是一个商机,季子强如果真用这个办法,说不上真能把修桥的资金弄出来呢。

    不说王稼祥在那面哈哈的独笑,这面季子强装上了电话之后,说:“华总,那面王市长还在谈呢。”

    华总眼光闪动着说:“季書記啊,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说?”

    “当然可以啊,说吧。”

    “我觉得既然这事情是北江市的事情,大桥也是北江市的大桥,最后让外地的企业進来赞助,好像让我们这些人很丢脸啊。”

    其他一些人也即时的领会到了华总的意图,都纷纷说:“是啊,是啊,这传出去恐怕就不是北江市的笑话了,说不上还会成为全省的笑话,区区的一座小桥,还让外面的人赞助,那把我等看成什么了?”

    这话一说,到让季子强有点不懂了,他痴痴的看着华总几人,说:“这。。。。。是啊,是啊,可能会有一点难听,但你们也要理解一下市委和政府,这不是因为缺钱吗?所以请大家见谅。”

    权总就摇着头说:“季書記,我们知道大桥缺钱,但这个事情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来進行,我们也可以赞助的,对不对华总。”

    华总连连的点头说:“是是,钱这个东西啊,也不能看的太重了,有时候名誉比钱更重要,季書記,所以我建议,要是你们和对方还没有正式定下此事,那就给我们留点面子,不就是差2000来万吗?我包了。”

    权总和另外的几个老板都咳嗽了一声,华总就呵呵一笑说:“当然,在座的要是愿意,这个下来我们弟兄们都好商量。”

    权总这才点点头说:“是啊,华总挑大梁,我也跟着多少要出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