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片刻之后,江可蕊也跟着起床了,这就是她的好。她绝不会因为“闹”而耽误任何事情,但是,如果一个女人,一点儿也不“闹”,整天像个男人一样一本正经的,那也就不称其为女人了,也就没有了一点儿作为女人的可爱了;同样,“闹”过了头,“闹”得男人根本做不了事,“闹”得男人烦了厌了,也会适得其反,引来男人的反感。

    这样的道理,也同样适用于男人。如果一个男人,整天一本正经的板着个脸,一点儿情趣也没有;或者像个娘们儿一样腻腻歪歪,拿不起放不下,那么,作为女人,也会受不了的,任何事情都要适可而止,都要掌握个“度”。

    江可蕊就是在这些方面做得挺好,所以她既能为季子强分忧,又不失温柔可爱。此刻她起了床之后,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昨晚上他们两人是相约要到郊外去转转的,所以季子强没有让江可蕊做早饭,便说:“我们下去随便吃点什么吧?”

    “你吃什么?”她问。

    “水饺吧。”季子强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吃过水饺了。

    “好,要不再加两个荷包蛋,昨晚体力有没有透支啊?”她轻笑道。

    其实昨晚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她在给力呢。

    “可以。”季子强笑着,边刮胡子说:“你安排吧。”

    江可蕊总是可以如此细致地给季子强关怀。而往往越是细致的关心,才能更显出一个人对你的在乎程度;反过来说,若是一个人总是对你太过粗心,不能体贴你的身体,不能体会你的心情,那么,即便他(她)的表面工作做得再好,话说得再好听,都是没用的,都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他(她)其实,并不怎么在乎你。

    这个周末对季子强来说是很愉快的,他在周末里,就陪着江可蕊,本来还有好几个应酬,但季子强都推掉了,或许正如人们说的那样,小别胜新婚啊,只有短暂的分别,才能更激发彼此的牵挂和渴~望。

    良辰美景虽好,却也是短暂的,江可蕊又离开了季子强回到了新屏市,季子强也在这个春天的早上到了北江市市委的办公室,他一面品着茶,一面倾听着秘书小刘对今天的工作安排汇报,心思却没有完全在这里。

    因为季子强已经从周末的纏绵悱恻中返回了现实,一旦回到这里,所有繁杂而沉重的东西都涌向了季子强的心头,首先,就是杨喻义不断的挑衅自己的权威,这一点是必须要抑制住,自己也展开了几次抗击,但显然,杨喻义他们并没有对自己的警示有多少惧怕,现在他们还要在北江大桥上面做文章。

    对这场权利保护战,季子强是一定要努力并势在必得,只有通过这一场双方投入了巨大实力博弈的胜出,才能让杨喻义等人,以及更多的人理解到自己的决心和实力,才能让那些坐山观虎斗的人们意识到自己才是未来北江市的真正王者,这一点很重要。

    而自己让车本立发起的攻击,不知道经过几天之后是否已经开始,这几天季子强也一直没有在给车本立去电话了,他不想让自己在车本立的面前显得迫切而紧张,自己要展示给他的是淡定,从容,莫测高深,绝不能让他以为帮了自己一次就可以妄自尊大。

    在对人的驾驭上,季子强有自己一套很深的理论,这个理论不是书本上可以学到的,也不是找一个师傅就能教导的,这完全是一种对人性的理解和对权利的天赋。

    “季書記,你看这个安排有没有什么需要变动,调整的地方。”

    小刘的话一下就打破了季子强正在苦思冥想状态,季子强有点愕然的抬头看了看小刘,才一下明白了过来,他忙摇摇手说:“先这样吧,现在你把文秘书长找来,我还有几件事情和他商议一下。”

    小刘就点头离开了。

    季子强在小刘离开之后的一两分钟时间里,又一次的進入了刚才的沉思默想,他似乎已经有了一个预感,事情应该就在这一两天便会展开了。

    季子强的想法一点都没有,就在文秘书长踏進季子强办公室的这个时刻,在距离不远的省委李云中办公室里,李云中愤愤的把一份谏言书扔在了办公桌上。

    李云中的脸色阴霾密布,这份谏言书是刚刚由秘书送到了这里,而且秘书还说,这个谏言书已经出现在了省委和省政府的很多部分,这本来是不足以让李云中生气的,但问题在于,谏言书中写到的很多话让李云中无法置若罔闻。

    季子强当然缺钱了,现在方案是通过了,但后面的事情具体还有许多,特别是和省政府要钱的时候,苏省长能不能拨付,他会不会卡自己的脖子?这都是极有可能的?

    这一次自己挫败了杨喻义的计划,实际上也是挫败了苏省长的一次打压,他能高高兴兴的支持自己吗?显然,用脚都能想的出来,他不会的,就算全省所有的人会惧怕李云中,但苏省长应该是其中最不惧怕李云中的人,他有这个资格。

    但就在前几天季子强和省城传媒大王的华总喝完了酒之后,季子强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决定不再问这些人借钱了。

    车本立很认真的在电话的那头想了好一会,最后还是人为季子强一下肯定是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就算省里给拨付一些,但从来上面的钱都不会给够的,作为北江市必须自筹很大一部分。

    “季書記的意思是钱够了?”车本立很不解的问。

    季子强说:“不够,刚才你不是也算过了吧,少说还差两千万呢?”

    车本立更不懂了,说:“季書記,那你到底是什么想法,你确定不借钱了?”

    “是啊,不借了,但要他们赞助啊。”

    车本立在对面差点吓了个坐蹲,好一会才说:“不是吧,赞助啊,这有点高难度了。”

    “是有点难度,但也不是太高吧,这样,你联络一下他们,抽时间我们一起聚聚,我来说这个话,不让你为难,你就帮忙组织一下,怎么样?”

    “書記,你真有把握?”

    “还不好说啊,边走边看吧。”季子强嘿嘿的笑着,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但能不能成,就要等和他们这些土豪们见面之后才能确定。

    第二天的中午,车本立在北江富豪大酒店,摆了两大桌的酒,宴请北江市的一些大老板,其中也有省城传媒大王的华总和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

    所有的客人進来都甚为惊异:“车老板,你把我们请来,电话里也不说什么事情,在搞什么名堂?”

    车本立笑笑,说:“没什么事情,只是请你们这些土豪们过来喝喝酒,吃吃饭,聊聊天。”

    大家当然不信,你车本立是再精明不过的商人了,这么兴师动众宴请大家,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看你的关子能卖多久。”华总和权总都这样说。

    看看人也差不多到齐了,却只上点心不上菜。大家看首席还空了个主宾位置,便知还有重要客人没到。那位重要客人是谁呢?大家心头又多了个疑团。很多人问车本立,但车本立却总是避而不答,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始终没有把包袱抖出来释解大家心中的谜团,直到季子强最后的出现,这个谜团才真正解开。

    大家一起站起来欢迎着季子强,刚才还有的人心中有点不大耐心的,现在也都烟消云散了,因为这个客人值得等,等他到来同席把盏是难能可贵的一次机遇,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更为重要的是,大家也都听说了省委和省政府文件的事情,作为对北江市政坛一向热切关注的这个老板们,已经肯定了未来北江市的权利走势,季子强能在第一个回合大败杨喻义,也说明了季子强的强悍和实力,以后的北江市他会成为新一代的霸主。

    所有的人,是的,应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敬仰强者的,也都愿意交接和靠近强者,就像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愿意靠近美国一样,并不是说美国会给他们带来多少实际的利益,关键的一点是美国足够强大。

    这也就是中国有句老话,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你强大了,富裕了,自然你的朋友也就多了。

    而季子强刚好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强大。

    “不好意思,刚从省政府办完事回来了。”季子强坐上首席的那个空位,说,“我来北江市也有些时日了,昨天车老板找到我,发出邀请,说和大家一起坐坐,我便应允了。谢谢车总这些年来为北江市的发展建设出了不少的力,流了不少的汗。他也是我们市的知名企业家,路子多,人脉广,以后市里的招商引资工作,我这个書記还得仰仗他多给我们介绍些客商,多拉些项目呢,至于各位,我更是很仰慕的,都是土豪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