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权鸿永也点头说:“是的,季書記有什么需要,尽管的吩咐,你还是二公子的朋友,我们的关系就又近了一层。”

    季子强也就一一的感谢了几句。

    这些人也都不是等闲之辈,话说到了,意思表达了,很快就转换了话题,绝不会在一件事情上反复的纠纏,既然是做人情,那就要做的大大方方。

    华总转头对其他人说道:“各位,两位大美女一来,我们这里是不是立刻就有一种蓬荜生辉的感觉啊?”

    大家都嬉笑这点头。

    华总又道:“来,两位美女,你们首先要感谢一下权总,因为是他盛情邀请你们两位来的哦!”

    权鸿永道:“不错,是我力主邀请的,但电话,总归还是你华总打的吧,要感谢,我觉得首先还是要感谢你华总才对啊!”

    呵呵,两位老总打起了嘴仗,看似他俩起了分歧,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目的,是逗两位美女玩呢。

    两个女子,果然是常在场面上混的,没有一点的惊慌与局促,各人各端起面前的一杯酒,颤巍巍嬌滴滴站起身来,一人面对季子强,一人面对权鸿永。笑吟吟分别说道:“二位领导,老总,您们的意思我们明白,这样吧,我们分别敬二位一杯,既感谢权总的邀请之情,也感谢季書記的大驾光临,如何?来,我们先干为敬了!”说罢,微一扬脖,就都喝干了各自杯中的酒!果然海量!

    季子强和权总也不甘示弱,叫一声好,纷纷也喝了各自杯中之酒。

    两个女子又分别敬了一圈酒,席上气氛顿时就火热起来了。

    及至后来,她俩又与二公子玩起了猜拳行令,就更热闹起来了。

    大家纷纷放开了量,到后来,六瓶茅台竟还不够,又添了两瓶,然后,又换啤酒。

    待至席散之际,权总早已喝得烂醉如泥,由他的司机搀着出门了,其他几位,也都喝得差不多了,脚步也都有些踉跄,华总倒还好,因为这两个美女不仅不会灌他酒,在关键的时候还帮他喝了不少,所以他现在还在招呼他的手下将这些人等一一安全送回家。

    至于季子强自己,则是故意留了量的,一来,他还要清清楚楚的回家去陪陪江可蕊,二来,季子强本身在今天酒桌上的地位最为显赫,没有人敢过于针对他,就连两个美女,虽然坐在季子强的左右,但也不敢太过张狂的对季子强,毕竟这是北江市的市委書記。

    季子强本来还有一个想法,想和华总,权总等人好好聊聊,希望通过他们对北江市有更多的了解,更希望通过他们的影响力度,为自己在北江市以后的工作扩展空间,不过,后来看他们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恐怕现在跟他们说什么也是白搭,而且,初次见面,有的话也不好深说。

    华总再三挽留,说自己还准备的有其他节目,但季子强觉得今天恰到好处也就可以了,最后还是离开了。

    当车子驶离北江市的繁华大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钟了,夜色阑珊,月色惨淡,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少,渐渐地,浓重的夜色中,就只剩下一条笔直的大道,只剩下大道两边昏黄的路灯,只剩下季子强开着车沿着这夜色中的大道向前奔驰。

    季子强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说:“可蕊,你休息了吗?”

    江可蕊说:“还没有,等你回来呢,你在哪儿?”

    季子强说:“我在回家的路上了,一会就到!”

    江可蕊忙说:“你喝酒了吧,开慢点,好吗?听话!要不然,我就永远不理你了哦!”

    呵呵,季子强想,这丫头,还让我听话呢,看来,有句话说的没错,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了,会把他当成三种角色来爱,一种是父亲,使她有了依恋和依靠,一种是爱人,那是她对于异性的心理与生理的需要,一种是孩子,她会给他以疼爱和保护。

    江可蕊听不到季子强说话,着急起来:“嗨,我说你听见了吗?”

    季子强笑道:“我听见了,我已经开慢了嘛,这你放心了吧?”其实,季子强并没有放慢速度。

    “嗯,”江可蕊说,“听话就是好孩子嘛,呵呵,要是敢不听我的话,回来以后看我怎么惩罚你?”

    季子强笑道:“你怎么惩罚啊?”

    江可蕊说:“嗯,让我想想啊,”

    季子强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江可蕊歪着头睁着大眼睛在那里思考着什么的可爱表情,过了几秒钟,她又说,“我想出来了,我有两种方法惩罚你!”

    “哦?两种方法?说说看?”季子强说道。

    “一种,我就使劲咬你,咬遍你的全身,咬得你遍体鳞伤,咬得你全身都是一个个奥迪车标,哈哈!”她边说边开心地笑。

    她说的奥迪车标,就是四个o型的口印交错连接排列在一起,有一次做那事的时候,高~潮疯狂的当儿,她就即兴给季子强的胸前来了那么一个奥迪车标,半个月才渐渐淡了印迹的。

    季子强说:“那,还有一种呢?”

    江可蕊说:“还有一种嘛,就是罚你每天都要唱歌给我听,而且每天都要唱新歌,不准同一首歌唱第二遍的,呵呵,累死你,烦死你。”

    季子强感叹道:“天啊,主啊,神啊,上帝啊,这两种惩罚都是我那个那个地!”

    “哪个哪个啊?”江可蕊在电话那头嘻嘻地笑。

    季子强故意说:“都是我非常愿意接受,非常觉得是享受的事情啊!”

    江可蕊气得在电话里说道:“好好,今晚回来,我就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季子强哈哈大笑。

    忽然,前面一辆大货车不知从哪条岔路上冲出来,季子强赶紧猛打方向盘,那辆大货车也措手不及,耳边响起了尖利刺耳的刹车声,季子强的手机也掉到脚下去了。。。。。

    还好,有惊无险,大货车刹住了,季子强则从距离大货车的屁股不足50厘米处与这个庞然大物擦身而过!

    季子强吓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一大半!再不敢开快了,放慢了速度,俗话说:“十个车祸九个快”,人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车子的反应也是需要时间的,速度太快了,一旦遇到情况,只能是反应不及出现事故,而车子出的事故都不会是小事故。

    当季子强重又平稳地行驶在无人的街道上时,季子强有一种捡了一条命的感觉。

    他从脚下拾起手机,竟然还在通话状态,他放到耳边,江可蕊已经在里面哭开了:“怎么了嘛?你怎么了嘛?怎么不说话啊?”

    季子强的心里一热:“老婆,没事儿,一点事儿都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再有十分钟,我就可以到家啦,我就可以见到你啦,别哭,没事的。”

    江可蕊还在电话里抽抽搭搭:“下次,不准你喝酒了还开车,不准你深更半夜开车,不准你再这么吓我了,我会受不了的。”

    季子强的心里温暖着:“好好好,我都答应,一定下不为例,呵呵。”

    “你还笑,人家都吓死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开车吧,回来再找你算账!”她挂了电话。

    十分钟后,季子强把车停在了楼下,看自己房间的灯还亮着呢,季子强抬腕看了一下表,晚上十二点零九分。

    季子强一進门,江可蕊就扑到季子强怀里来了,一口咬住季子强的胸口,使了那么大的劲,疼得季子强全身一麻,但季子强还是忍住了,他紧紧地搂住她,用右手轻轻地撫摸着她的头发,左手则轻拍她的后背,像哄着一个孩子。

    季子强抬起她的脸来,发现她已是满脸的泪,一副梨花带雨不胜哀伤的样子,惹人怜爱。

    季子强心里一軟,他吻住了她撅起的红润小嘴儿,她将她的小舌头伸進了季子强的口中,他们深吻在一起,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

    江可蕊的身体在季子强的怀中和季子强的吻中迅速地有了反应。

    江可蕊说:“我想要了。”

    季子强说:“我也想要。”

    季子强一弯腰,抱起她,向卧室走去。

    夜色掩盖了许多忧西,**尽情地膨胀,连喘息也总是那么跟不上,他们像两条从水中遗落在岸上的鱼一样,终于累得不死不活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

    这一觉睡得好香啊,季子强睁开眼,江可蕊却还要季子强再搂她一会儿,呵呵,昨晚那么大的劲儿,现在却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好吧,再搂她一会儿吧,此刻,怀里拥着江可蕊柔軟温暖的身子,季子强跟到很惬意,似乎这里就是天堂。

    江可蕊也像是很满意的样子,“嗯”了一声,说:“来,亲我一下。”

    季子强一笑:“好吧。”便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江可蕊说:“这还差不多。”自己先笑了起来。

    季子强笑着摇头:“好啦,老婆,闹够了吧,我先起来刷牙,要不你再躺一会儿?”

    她点头:“嗯!”

    季子强起身下了床,穿上衣服,去卫生间里刷牙洗脸刮胡子,脱离了她温柔的怀抱,季子强觉得自己才渐渐進入了那种做事的状态。怪不得过去皇帝有了美女就不早朝了呢,温柔乡,既可以成为男人风雨漂泊中停泊休憩的港湾,也可以成为男人沉溺其中无心做事的“鸦片烟”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