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公子就一把拉着季子强,走進饭店大门,高挑漂亮的迎宾小姐微笑侍立。

    進得门来,首先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没有一张餐桌,就是一大厅,一盏水晶镀金的大吊灯,四周壁上是玉兰花型的壁灯,然后四个墙角又是四盏射灯,交织出一个灯火辉煌的天地来。沿大厅墙壁周围,摆放着一盆盆高大葱郁形态好看的植物,又使整个环境现出一派生机来。只一张大老板桌,摆在大厅的中央,桌后是两把真皮座椅,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从着装上就可以看出是大堂经理级别的人物。

    迎宾小姐,从门口站成两排,足有十来个,一直通向一个汉白玉和大理石修成的宽阔气派的台阶,那台阶坡势平缓,淡雅剔透,与金碧辉煌的大厅正好形成相得益彰相映相衬的效果。

    季子强感到,这样豪华的酒店,在省城也是不多见的,看来,这老板,在省城也应该是个人物了。

    季子强和二公子顺着那台阶,跟在一名服务小姐身后,上得二楼。

    二楼又是一个大厅,布满餐桌和正在就餐的人群,足有四五十张台子吧,现在一般上档次的酒店都要有这么一个大厅的,一方面,方便人们吃个便饭什么的,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可以举办婚宴或公司单位聚会什么的。

    大厅的旁边是一条长廊,走進去,别有洞天,原来是一个个的包厢。

    二公子说了包厢的房间号码,服务小姐径直领他们走过去。这时二公子的手机响了,是他的那个朋友打来的,问二公子到哪儿了?

    二公子说:“我已经到你们门口啦!呵呵。”

    两秒钟后,季子强就看到前方一个包厢的门打开了,出来了四五个人,一见到季子强和二公子,为首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就加快脚步迎了上来,口中说着:“哎呀,是季書記啊,欢迎欢迎!”

    照例是一一握手寒暄客气,二公子将季子强介绍给他们:“这是北江市新来的季書記,”又对季子强介绍了那个为首者:“季書記,这位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北江市传媒大王华总。”

    于是两人又握手客气一番。这个华总身材匀称,腿长,肚子有点吐出,但穿上西装之后,不管是派头,还是气质,都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季子强却一眼就断定出,这是一个眼镜腹黑男。

    华总也将他旁边的人介绍给季子强:“季書記,这位应该你认识的,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还有省宣传部的张处长,省政府办公室苏主任。”

    应该说这几个季子强都认识的,省宣传部的张处长和省政府办公厅苏厅长偶尔季子强也是遇见的,只是这个苏主任实际是个排名第二的副主任,他们和季子强级别还是差了那么一些,只能算是点头之交,那个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到时前几天在车本立家里见过一次。

    至于这个北江市传媒大王的华总,季子强还是没有太多的印象,对省城,季子强还没有太熟悉,也不知道这是二公子客气的称呼,还是此人确实很有实力。

    但很快的,季子强就知道这个华总应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实力派人物了,因为季子强是从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对这个华总的异常恭敬判断出来的,权鸿永在北江市已经算地产界的龙头老大了,他能如此对待华总,那就可想而知,

    大家客气着,纷纷進入包厢分宾主落座,自然又是互相谦让一番,季子强就居中而坐,左右两面是华总和二公子,在华总的身边就是北江市的地产王权鸿永。

    然后话总就吩咐侍立在旁的服务小姐上菜吧,酒是茅台,已经摆在了桌子上了的,六个人,六瓶茅台,华总说:“今晚我做东啊,所谓客随主便,今晚大家都得听我的哦,这桌面上的酒都是要消灭的哦!各位拿出点海量出来啊,开怀畅饮吧!”

    二公子闻言,也似乎豪气大增,说道:“华总说的是,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晚理当放开了喝!”

    这时,几名服务小姐鱼贯而入,鱼鳖虾蟹,时鲜蔬果,特色菜肴尽皆摆上桌面,一名长相清秀的服务小姐开启了一瓶酒,挨个儿给各人面前的水晶高脚杯依次斟满。一时间,包厢内菜香四溢酒香飘荡,气氛立刻就上来了。

    季子强却见二公子摇头晃脑的不恨安分,就问:“你怎么了?”

    二公子小声说:“我却总觉得还是缺少了一点什么。什么呢?女人!美女!这一桌子的大男人,都是草啊,怎么着也该有那么一两朵鲜花吧,就算是点缀吧也好。”

    季子强就瞪了他一眼,说:“你小子,小心柯小紫收拾你,对了,她怎么样?孩子正常吧?”

    “且,看你说的什么话?我的孩子能不正常吗?她已经到省城来住了,我给她请假不上班,休息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至于吗?”

    这时候华总端起杯子,说:“来,首先为我们的幸会相聚干一杯!特别是季書記能光临此会,更让我高兴啊。”

    但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却摆了摆手道:“华总啊,慢着,我怎么觉着,你这酒席上还缺少一样大菜啊?”

    华总睁大眼睛道:“缺少什么大菜?你权总尽管说出来,只要这酒店里有卖的,你尽管点就是了!”

    权鸿永哈哈一笑道:“这酒店里恐怕点不着,但你华总却可以办到。”

    华总道:“哦?那快说,是啥?”

    众人也都起了兴趣,望着权鸿永,其实季子强的心里已经猜出了**分,但他只能微笑不语,不能说啊。

    权鸿永笑道:“你华总难道没听说过‘秀色可餐’这个词吗?这一桌子的大老爷们,没有个把美女,喝酒有劲吗?你说这是不是一道大菜呢?而且,你华总的传媒公司里美女如云,华总还不是随叫随到,这是不是又是你华总最容易得到的呢?”

    大家闻言,都不觉笑起来。

    华总更是哈哈大笑:“你小子,到哪儿都忘不了这道大菜,不过说的也真有道理,好好,我这就打电话,调兵遣将过来!”于是抓起桌旁的手机按起号码来。

    权鸿永说道:“鲜花不要多,一两朵就好了,多了就喧宾夺主啦!”

    华总说:“知道啦,你可真是专家啊。”

    大家又是大笑。

    华总拨通了电话,说:“喂,锦文啊,你把那个准备选秀的安梅带过来,对,你们两个人一道过来,马上来,快点啊,等着呢!。。。。。”

    权鸿永打趣道:“大家看到了吧?华总不请就不请,一请可就是参加全国比赛的美女啊,他呀,这叫真人不露相,呵呵。”

    华总道:“哪儿,过奖了过奖了,论起来,你权总才是师傅呢,来来,咱们先喝着,两位美女20分钟内就到,那可都是海量呢。”于是又举起了杯子。

    众人也都端起杯子附和,共饮了一口。

    省宣传部的张处长说:“前几天我看报纸上这样报道,说论起喝酒来,男人永远不是女人的对手,一方面,女人可以撒嬌赖皮,男人就不能那么做,另一方面,女人的体内可以比男人分泌更多的可以分解代谢酒精的物质。”

    二公子也道:“是啊,我见过许多女的,都挺能喝的呢。”

    众人说话谈笑品尝菜肴之间,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果然,约20分钟左右,就听到了敲门声,随即,两位身材高挑时尚嬌媚的女子飘然而至,令人眼睛一亮。

    华总忙招手道:“来来来,两位大美女,来,坐这里坐这里!”

    于是这两个女子便袅袅婷婷地走到季子强与华总和二公子之间早已预留好的座位坐了下来,对季子强就形成了左右合为,两个美女美目流盼,玉手轻举,裙裾有声,整个包厢里刹那间就好似充满了绚丽的光辉和妩媚的气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

    华总就对两个美女说:“今天你们要好好的和季書記喝几杯啊,季書記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以后我们在省城混,少不得要仰仗季書記提携了。”

    季子强淡淡的笑着,说:“彼此,彼此,以后我也有很多的地方要仰仗大家。”

    华总就点头说:“刚才二公子一说到你要来,权总就提起了你们说的北江大桥的事情,我老华没什么说的,只要季書記修桥缺钱,缺多少,我给你补多少,一分钱利息不要,三五年不还也可以,怎么样?现在酒都还没有喝醉呢,我说的话不是醉话。”

    季子强心中也是暗自一惊,这华总真的很是有魄力了,敢如此说话,实在是要有雄厚的实力,季子强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好,有华总这句话,我华某就感激万分。”

    “季書記真的太客气了,权总也给我说了新大桥方案,我认为这是季書記你有眼光,现在做事情就是要有超前意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