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看了一圈之后,工业园区也基本上上都走遍了,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准备回家了,园区的主任哪能就这样让他离开,那是使出了手段,百般的挽留,万般的祈求,但季子强却回家心切,因为今天是周末,江可蕊要过来的,刚才在视察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接到了江可蕊的一个电话,说她很快就到北江市了,只是现在季子强不好明说自己想老婆这话,他只能找一些其他借口搪塞过去。

    后来王稼祥等人见季子强去意已决,便一起给那个工业园的主任解释了一番,说季子强晚上确实有应酬,这才算是摆脱了那个主任的苦苦哀求。

    路上的时候,王稼祥就问季子强:“季書記今天好像没有什么应酬吧?”

    季子强笑笑说:“你嫂子到北江来了,你说我能在外面一个人胡吃海喝吗?”

    王稼祥才恍然大悟,也是笑了起来,说:“既然如此的话,今天我就做东,请你们一次吧?”

    季子强摇头说:“算了,我今天也是跑的乏了,想清静一下,你也早点休息,还有啊,你媳妇那个事情你们考虑好了没有,想到哪个单位,早点定下来,我好给打声招呼。”

    王稼祥说:“这事情不急,让她慢慢想,她不在北江,我还自由一点。”

    季子强一笑说:“就是在一起,你也够自由了。”

    两人说话中,车就回到了市区,王稼祥先把季子强送到了市委家属院,这才带着车返回北江宾馆,他刚来,也没有安排房子,临时在北江宾馆住。

    季子强回到了住的地方,却见江可蕊早在楼上了,两人见面亲热一会,才正常的说起了话来,江可蕊说她那面的节目已经基本完成了,最迟10天半个月就能过来了,不过说到搬家,江可蕊也是头大,家里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又要收拾好几天。

    季子强就说到时候让江可蕊联系一下小赵他们,过去给帮个忙什么的。

    江可蕊说不用了,家里的东西零零碎碎的,别人也不知道怎么收拾。

    两人谈了一会家务事情,也就到了吃饭的时间,季子强问:“老婆,今天你想吃点什么好的,老公请你。”

    江可蕊想了想说:“很久没吃过口水酥鸭了,你请我去最具味道的聚香楼吃一顿吧,那里的口水酥鸭最正宗。”

    季子强‘ok’一声,拉着江可蕊就出了大院,聚香楼离他们住的地方也不远,季子强和江可蕊就没有开车,步行而去,现在家属院是可以停车了,上次因为季子强的车没有進来,事情后来让市委的办公室主任知道,就修改了一下这个规矩。

    一路走去,沿路的绿化搞得不错,路的两边都是高大的乔木,浓荫遮天蔽日的,走在这林木之间,再加上还有那么一点小晚风,季子强还是感到很惬意的。

    江可蕊挽起了季子强的胳膊,一路说着话,来到聚香楼。他们要了个小包厢,点了一盘口水酥鸭,一个香菇青菜,一个虾仁炒鸡蛋,一个辣味鸭脚包,一个西红柿紫菜蛋汤,呵呵,四菜一汤,然后,又要了一瓶红酒。

    江可蕊将两只高脚杯斟上酒,端起她自己的杯子,看着季子强,微笑着说:“来,老公,为我们今天的邂逅相逢,干杯!”

    季子强也配合她,笑道:“好,初次见面,还请江台长以后多多关照。”

    江可蕊的眼神里全是调皮的笑意,然后终于绷不住了,哈哈地笑出来。

    季子强仍自忍住不笑,故作正经地说:“江台长为了何事如此高兴?”

    “好啦好啦,”她一边笑一边说道,“搞得就跟演电影似的,快起鸡皮疙瘩了啦。”

    季子强笑道:“我只是配合你啊。”

    这一顿饭,吃得很开心也很尽兴,一瓶红酒让季子强他们喝了个底朝天,微醺的江可蕊眼睛亮晶晶的,脸颊儿红红的,平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和姿色了。

    回家的路上,她更紧地挽了季子强的手臂依偎着他,那种亲密慵懒之态,似乎在向季子强明确地释放着某种暧~昧与诱~惑的信息,而她丰满柔軟的乳~房,满满地贴在季子强的臂膀之上,也让季子强的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了。

    回到家里,江可蕊说:“我要去洗澡了。”然后便回了睡觉的房间,卧室里卫生间虽然小了一点,但那里正因为小,也很暖和。

    季子强也赶快做起了准备,在外面的大卫生间里,脱下衣服,走進淋浴室,冲起澡来,当水流从头顶洒落下来的时候,全身漾起的是一种惬意放松的感觉。

    洗完澡,回到卧室里,江可蕊还没有出来,看来啊,人家是真的洗澡,季子强就是假装洗了一下,季子强百无聊赖的,躺倒床上,打开床脚下面的电视,才刚刚六点半不到,新闻联播还没放呢。

    但看了一会,季子强觉得忽然有些犯困了,也许人在吃饱喝足之后,就容易犯困吧,季子强闭上双眼,准备养一会儿神,一阵手机的铃声急促的响起,季子强一看,是二公子打来的,他问季子强:现在在干嘛?

    季子强说道:“我在外面有事,您说。”

    二公子说:“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我约了几个朋友,估计以后对你比较有用的。”

    “奥,都是谁啊?”季子强问。

    “我认识的人,能是等闲之辈吗,对你的工作肯定有帮助,你来了就知道了,来不来啊?”

    季子强就犹豫了一下,说真的,这个时候他真不想出去了,自己钢枪已擦亮,战斗就要打响,现在出去错过了战机岂不可惜。

    但想想自己在省城也确实外援很少,能多认识一些朋友对以后的工作开展是大有好处,正如二公子说的那样,他认识的朋友还是比较有层次的。

    季子强就答应了,说:“好,我马上过来!您在哪儿?”

    “我在省委家属院门口等你啊。”他答。省委家属院离这里不远,季子强说:“好,20分钟内我会赶过来。”

    挂了电话,江可蕊已经出来了,沐浴后的江可蕊粉嘟嘟,红扑扑的脸上更多了一些妖娆魅力,她问:“老公,你要出去。”

    季子强对江可蕊说:“实在不好意思,二公子说给介绍几个朋友,我过去坐坐,你先乖乖的在家等我。”

    江可蕊微笑道:“没事的,你去忙事情吧,路上要小心点儿。”

    说罢,却偎过来,偎到季子强的怀里来。

    季子强轻柔地抱住她,在她的脸颊上印上一吻,她却又仰起脸儿,嘟起小嘴儿,双眼微闭,一脸嬌憨之态,呵呵,季子强知道她的意思,便伸过唇去,吻住了她的柔嫩如花的嘴唇,冷不防被这丫头张开嘴儿,一口就咬住了季子强的嘴,疼死了,却又不能说话,只能“嗯嗯”地叫,挣扎,她却开心地格格地笑。

    好不容易挣脱了,季子强赶紧照镜子,还好,没肿,只是有点儿红。

    江可蕊笑道:“没事的,咱手下------不------是口下留情了哦!”

    季子强边往门外走,边说:“老婆,我怕了你了!”

    她更加开心地笑,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儿,让季子强是又爱又怕,唉,这丫头,自己的克星啊!她有时候温柔可爱起来,像个小女生般全是性情;可是做起事来,却又常常连许多男人也望尘莫及自叹弗如。

    季子强想,这就是她的特别了,那些个小女生,也许温柔可爱有余,却又常常成熟睿智不足;许多三十岁以后的女人呢,熟是熟了,却又常常熟得过了头,熟透了的,甚至全是剽悍,刻薄,挑剔和幽怨。

    但江可蕊不一样,她总能恰到好处的让你有一种新奇和幸福的感觉。

    季子强拿上了江可蕊的车钥匙,下了楼,开车径直前往省委家属院去,春天的黄昏,因为天黑的迟,七点多钟了,天空还是铺满着色彩绚丽辉煌斑斓的晚霞,路灯次第亮开,行人熙熙攘攘,车流如水如潮。

    好在路上没堵车,车子10来分钟就到了,二公子的车果然就停在省委家属院的外面,还没等季子强下车,二公子就在自己车上对季子强招招手,说:“跟上我的车。”

    说完车就启动了,季子强也只好把车跟了过去,两部车一前以后的就跑了起来,返回头,转过这个大学,再跑了一会,就在前面的一家饭店,二公子的车直接到了饭店停车场停下。

    这是一家看上去怪大怪气派的饭店,现在,似乎任何地方,都不缺乏像样的饭店,这好像也是作为一个地方硬件设施的一个重要条件和标准吧。

    季子强也在门前的停车场停好车,问二公子:“到底见谁啊,我总要知道个名字吧?”

    二公子嘿嘿的一笑说:“见了知道了。唉,你这人,走啊,走啊,怎么站住了,好好,告诉你吧,是一个大老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