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这样一说,车本立也是有点忧心忡忡的,这个情况他也想到过,但现在也只能拖啊,别的好办法哪有呢?

    “是啊,是啊,我也有点怕拖不了太久他们另作打算啊,所以今天专程过来给書記你汇报一下,看看季書記你有什么好一点的方法吗?”

    季子强想了一会,还是轻轻的摇摇头说:“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事情还是比较棘手的,本来李云中書記现在就有些犹豫。。。。。。”说到这里,季子强停住了,这个关于上层的一些话,自己还是不要和车本立多谈为好。

    车本立听的也是一惊,事情比自己设想的还要麻烦了,如果真如易局长说的那样,苏省长在支持他们,现在李云中書記又有些犹豫,季子强一个人能顶得住吗,要是杨喻义他们在联合一些企业的老板,给省里施加一些影响和压力,事情真的就有点玄。

    车本立说:“那现在也只有和他们抢时间了,看谁先到位,对了,要不我们也可以这样,我现在就回去联系一些老板,我们弄一个签字谏言,就说新方案更好一点。”

    季子强微微的摆摆手说:“不行,那样的话,只会加快易局长他们的步伐,他们会组织更多的人给省里谏言的,这样俩个截然相反的意见都出现在省里,不仅对我们不利,还会把水搅浑。”

    想到这里,季子强也是粟然一惊,会不会是易局长已经发现了车本立和自己最近走的近,就是享用这是试探他一下?季子强犹豫起来,在这里不管做什么事情,自己也都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实际上这是他谨慎多虑了,易局长哪里有那么高的水平。

    但不管他有没有,季子强是不得不防备一下,本来大桥的新方案就是正确的,但水搅浑了,反而让人不好判断,这只能更加的让大桥的方案复杂起来。

    车本立就愁眉苦脸的看着季子强,也一时没有了主意。

    季子强站了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走动了一会,还是微微的叹口气,对车本立说:“这样,你先回去吧,能拖几天算几天,我在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办法。”

    车本立站起来,点头说:“那行吧,書記你在考虑一下,我等你的消息。”

    季子强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看着车本立的离开,季子强就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杨喻义果然够老道,他总能给自己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危机,在此刻最为关键的时候,他打出的这张牌是一定具有巨大的威力的。

    因为李云中書記本来已经很犹豫了,正如宫老先生说的那样,李云中書記要顾全很多东西,他要维护北江市的稳定,他不希望自己刚刚上任北江市就闹得乌烟瘴气的,这样的考虑站在他的角度来说是绝对正确的。

    现在不能有一点点的外力出现,一点稍微的影响,就有可能让李云中書記的天枰倾斜向对方了,但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怎么才能阻止杨喻义等人的行动呢?

    季子强在这个早上想了很多种方式,但每一个方法在他推敲之下,又都根本禁不住验证,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是一筹莫展,所以这顿饭吃的也很无趣。

    中午季子强也没回去,就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下,下午上班之后,季子强本来想再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情,但办公室里却来了一个让季子强根本没有想到的客人,这就是当年季子强在洋河县做副县长的时候认识的那个粮食局的赵科长。

    季子强像是久别重逢一样和热情的握住了手赵科长的手,问长问短,见到他,季子强就有一股子对故乡留恋的情感,赵科长是很腼腆的,他说自己现在已经是洋河现粮食局的副局长了,这次到省粮油总公司来报一个计划,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过来看看季子强。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说:“这有什么好犹豫的,你是不是怕我官当大了就不认过去的朋友了,呵呵呵,你太瞧不起人。”

    赵科长很不好意思的说:“不是,不是啊,我是怕季書記工作忙,没时间接待我的。”

    实际上赵科长确实担忧过,感觉现在季子强已经是副部级的大领导了,哪里还记的一个远在偏僻山区的小小的副局长呢?

    季子强摇着头说:“你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我感谢你最后还是来了,真的谢谢你,你让我回忆到很多美好的东西。”

    后来季子强就要安排赵科长坐一坐,吃顿饭的,但赵科长说什么也不敢再打扰季子强了,他说就是想来看看,一会自己就要赶回洋河县了。

    季子强真心的留了几次,赵科长还是执意要走,季子强只能罢手了,让他给洋河县林副县长,还有其他的同志带个好。

    赵科长就都答应了,留下了几包洋河县刚出来的毛尖清茶,心情愉快的离开了。

    季子强在他走后,就打开了一包茶叶,虽然他过去并不喜欢喝清茶的,但这茶的意义不同,季子强亲手给自己泡了一杯茶,闻着那带有芬芳泥土的茶叶,季子强似乎看到了洋河县的山山水水。

    本来是很忙碌的季子强,现在耐心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喝上一口,清新的茶香扑面而来,他发现满嘴的清苦之后是如此的唇齿留香。那样的香气让季子强有了流泪的冲动,那淡淡的香气,让他刹那间温暖起来。

    他慢慢的喝着,每道水的口感,味道都是不一样的,应该说喝茶喝的是种心境,茶具不一定要多好,茶叶也不一定多好,要的只是你去体味那每道水的滋味。这是一个静心的过程,不是牛饮,不是刻意做作,因为那种心里的感觉是做作不出来的。

    小刘進来了,有点奇怪的发现季子强怎么喝的是清茶,这不是他的爱好的,但看到季子强今天却喝的有滋有味的,小刘想,一定是刚才自己带進来的那个乡下的干部送给季子强的吧。

    季子强似乎也看出了小刘的心意,淡淡的说:“这是柳林市洋河县的茶,故乡的茶。”

    小刘‘哦’了一声,难怪啊,他说:“我帮你把茶叶收拾一下,清茶要包好,不能敞气。”

    说着,小刘就找来了袋子,把茶都放進去,密封起来,准备放進季子强的柜子里。

    季子强却摇摇头说:“小刘啊,你跑一趟,把这几包茶叶给秋書記送去,告诉她这是柳林市的新茶。她很喜欢喝清茶的。”

    “那。我们要不要留一点。”

    季子强深沉的属于哦:“不要留,不要留,这就好了。”

    小刘答应着离开了,季子强看着手中的那杯茶水,心中多出了许许多多的幻觉,有时候的季子强是渴望能收到让自己缅怀起家乡的礼物,但还有的时候,他又怕看到,他不想让自己一直活在那些遥远的回忆中,他突然的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多愁善感,是啊,有的东西还是忘记吧,自己何必空留满腹的惆怅。

    但很多东西不是他想忘记就能忘记的,想到了赵科长,季子强就想自己在洋河县的每一次危机,但点点滴滴的回忆像电影的镜头一样,不断的在他脑海中闪现。

    而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一下凝神闭气的在脑海中追寻起了一个迷迷糊糊的影子,那个影子慢慢的也就清晰起来了,季子强记得在过去的岁月里也曾经出现个各种各样对自己的诬告信,联名书什么的,而自己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的平息那些鬼魅伎俩,这次难道自己不行吗?

    不,自己一定是可以化解这个危机的,他开始认真的回想过去自己用过的每一次方法,当然,不可能会有相同的东西,但至少,在这样的回忆中,季子强受到了很多启迪和灵感,他真个心灵也都進入了人我两忘的境地,他的思想在漫游,他的灵魂在游荡。

    再后来,季子强慢慢的举起了茶杯,轻轻的喝掉了杯中残余的一些茶水,他嘴角也缓缓的露出了一缕笑容,不错,那就如此吧,杨喻义你用尽了手段,但你忘记了一种最好的方式,那就是以静制动。

    倘若你一直这样耐心的等待下去,不要乱出招,不要赶尽杀绝,或许我的胜算并不很大,因为我根本都没有改变李云中書記的良策,但你操之过急了,你盲动了,你太渴望胜利的到来了,所以你在这一局算是输了,因为你给了我一个难得的,一举战胜你的一个机会。

    季子强不再迟疑,拿起了电话,给车本立打了过去,说:“你现在就开始联系一些企业老板。。。。。。”

    在电话中,季子强很耐心的给车本立做了详细的安排,车本立在电话的那头听的一愣一愣的,很多东西他是听不懂,也看不透,但他还是决定照办了,因为他知道,对于官场上的很多事情,自己比起季子强来说,那是相差太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