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点都不夸大,前几天那围堵省政府的使其能够你也知道,难道你仅仅认为那是群众的自发行动?嗨,我看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代表群众,更多的群众希望的是把大桥建的好一点,能多管些年,就像现在修街道一样,那个群众希望政府为了省钱把街道修成土路。”

    其实宫老先生还有另一层意思在,那就是是要政府为老百姓做实事,花再多钱老百姓都认,比起把钱花到一些吃吃喝喝,贪污腐化上,修建市政工程是大家最能接受的事情。

    李云中沉默了,他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李云中也有自己的苦处,并不是说他已经成为了北江市的省委書記就可以无所顾忌,随心所欲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这肯定是不行的,上有中央管辖,下有群众的关注,中间还有同僚们各种各样的矛盾掣肘。

    就这次的事情来说,李云中除了确实希望北江市维持大局的稳定之外,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个很危险的苗头,那就是苏省长和自己开始有了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隔阂,北江市闹出的那个群众上访时间,这里面肯定和杨喻义有关系,但杨喻义为什么胆敢如此做,后面也自然是有苏省长的助威。

    所以李云中面临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帮季子强把这事情定下来是正确的,这可以让季子强更快的对北江市展开工作,但这要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影响到大的权利格局,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如此了。

    苏省长插手了,而且插手的还很深,自己在一意孤行的支持季子强,会不会引起苏省长和自己更大的疏远,自己不想就此和苏省长分裂,因为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更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自己还想维持两人多年的感情和关系。

    更重要的是,自己要维护整个北江市的团结,假如稍微的牺牲一下季子强的威望,给苏省长等人一个台阶,他们也许可以就此收手,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苏省长等人不能做得太过,一切都只能在自己许可的范围内出现波澜。

    李云中想了好一会才说:“老先生啊,你说的都对,但事情不是群众想象的那样简单,每一个人都有难处,我也有。”

    “李書記是在做平衡吧?”

    李云中一笑,说:“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做这个工作,官场上,平衡是最重要的一条法则,否则一切都会失控的。”

    宫老先生已经明白了李云中的意思了,只能摇摇头,说:“希望你能如愿吧。”

    李云中也露出了一丝苦笑来,自己能不能如愿,一切还要看他们对阵双方给不给自己面子了。

    就在第二天,省交通厅的厅长下来搞调研,季子强和杨喻义作为北江市的主要领导,也陪了一个上午,就算季子强的级别比人家高,但现在是求人家办事,所以季子强也低调的很,带着厅长去了好几个地方,季子强还特意带厅长去看了北江大桥的选址点,把新旧方案跟厅长一汇报,厅长听完后说:“季書記啊,现在省里的钱也紧张,你们这个项目过去在资金一直没有列入过预算,所以要想很快的解决这个事情,只怕有难度。”

    季子强说:“资金问题可以缓缓,主要是请你们看看方案。”

    厅长其实早就接到了苏省长的指示了,但因为季子强也是省委常委,所以厅长只好多客气一些,话说的也就委婉了:“季書記,对我来说,钱才是关键的。”

    季子强就不得不说了:“钱或许我们自己能解决。”

    “奥,季書記真是很有魄力,呵呵。”

    但后来不管季子强怎么说,厅长也都不敢给他说个什么确切的话了。

    一旁的杨喻义听了季子强说的资金可以自己解决后脸色变了,他有点奇怪,这么大一笔资金,季子强怎么敢说自己解决的话,这事情自己也没有点头呢?难道你市委書記能越过我直接调钱?这应该做不到,但为什么季子强说那样的话?

    杨喻义是怀着满腹的疑虑送走了厅长。

    季子强在厅长走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找找李云中,在争取一下,但没想到,李云中带着批评的口吻说道:“今天就不批评你了,你们闹得那么大的事情,你还胆敢又跑来找我,对了,好像你还想找人帮你做说客啊,我看你越来越胡闹,一切工作都要量力而行,要多征集、收集群众、干部的意见和建议,不能一昧孤行,强行上马。”

    季子强也是有点紧张,看来宫老先生已经找李云中说了这个事情,但现在看来,自己满怀希望的这一招也不管用了,老先生还是没有说动李云中啊。

    季子强只能说:“是是是,我回去后一定统一好思想。”

    李云中有声色俱厉的说:“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如若再惹出什么麻烦来,那就不仅仅是简单批评你几句的事了。”

    季子强感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自己还要好好的想点办法出来,没有李云中書記的点头,这个大桥方案谁都不会轻易吐口,没有省上的同意,自己就算是手中有钱,也修不成啊。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开始苦思冥想起来没了。

    这其间他还个宫老先生去了一个电话,问了问情况,宫老先生就把自己对李云中的理解给季子强说了说:“季書記,看来李云中書記也有他的难处,你们现在把他夹在中间烧烤着。”

    季子强也就在这恍然之中明白了李云中的为难了,是啊,自己和苏省长带给了李云中很大的困惑,他一时半会根本都不能下定决心帮那面,因为不管是自己,还是苏省长,都具有一定的份量,李云中不愿意舍弃一方,除非自己和苏省长有那么一方做的太过份了,李云中才有可能出面干预。

    理解了这个情况,季子强就对自己的方案忧虑更多的担忧。

    而身在北江市政府的杨喻义,也是一样的额感到困惑和不解,季子强不是一个喜欢吹嘘的人,这一点杨喻义已经感受到了,但季子强他哪能从什么地方调集到足够的资金呢?

    在好长时间的思考后,杨喻义突然想到了活跃在北江市的很多企业家们,这些人总是喜欢挖空心思的交接市里的领导,会不会在这些人中有人想做一下政治投机呢?要知道,帮助季子强度过了这次难关,对每一个生意人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收获。

    想到这里,杨喻义粟然一惊,自己万万不可马虎,现在虽然是苏省长对自己做出了强有力的支持,但万一季子强剑走偏门,鼓动和联络一部分企业家们对李云中等省委领导施加压力的话,事情就会出现变化,这个季子强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弃这次争斗的,他也不是一个能随随便便就认输的人啊。

    杨喻义感到自己的脑门上有了些许的冷汗了,自己差一点点就大意了,宦途搏击,一招错,就招招错啊。

    杨喻义叫来了张秘书,对他说:“小张,最近你多留意一下那面的情况,还要留意一下那些在省城有影响的企业家们,关注一下他们对北江大桥的看法。”

    小张眼光一闪,也有点惊讶的说:“市长的意思是他会从这些地方下手?”

    对这个秘书,杨喻义很多事情是不回避他的,这个秘书跟了自己几年了,也是经过多次考验的,他就说:“现在还不好确定,但我有这个预感,小心一点无大错啊。”

    小张就悄然的点点头,他不用杨喻义在说多清楚了,杨喻义的好多想法,他都能心领神会,这也是杨喻义对小张最满意的地方,和聪明人打交道感觉是不一样的。

    小张在离开了杨喻义的办公室之后,就动用气了自己在北江市的各路关系,张开了一付大网,收集起相关的信息了。。。。。

    对小张的办事能力,杨喻义是很放心的,也就在他安排了小张打听消息之后不到两天的时间,小张就给杨喻义带来了一个让他惊讶的消息,小张说,在北江市已经有几个企业家准备给季子强资助修大桥了。

    这个消息对杨喻义来说是可怕的,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钱的问题,在这个事情的背后,代表着一种真正的民意,自己要不赶快把这件事情搅黄,一但大部分的企业家们联起手来,自己就难以抑制。

    是的,必须把这些人分化一下,让他们摸不清形式,看不懂套路。

    杨喻义静静的想了好一会之后,就给秘书小张又安排了一个任务:“你去联系一下交通局易局长。。。。。。”

    小张连连点头,他也深知,自己的任务对杨喻义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他在离开了杨喻义的办公室之后,准备晚上约一下易局长了。

    交通局易局长最近在省党校進修,今天上午党校只安排了一节课,其他时间都是讨论,讨论等于放风,交通局易局长忽然想起自己的好久都没有和老板娘花花一起亲热了,他就从党校溜出来,到了交通局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