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车本立说:“胳膊与大腿存在变数,自然胜负也就存在变数,现在省里的看法是变了,但这并不是最终的结果,我们还是可以做点工作的。”

    季子强当然在做工作,昨天去见了几个领导,还见了宫老先生,这都是工作,但这些工作季子强是不会给车本立说的,所以他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车本立说,“季書記,今天您没别的安排了吧?”

    季子强反问一句:“是不是我没安排你就准备安排我啊?”

    “我哪有那个胆来安排您这个書記啊。季書記,我想介绍一些人给您认识认识,不知道書記赏脸不?”

    季子强想了想,又问了一下秘书小刘,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安排,小刘说早上有两个会议,下午还约好了几个局长汇报工作,只有下午下班之后才有时间。

    季子强就对车本立说:“情况就是如此了,如果确实是对北江大桥修建有用的话,那就安排在下午我听完汇报之后怎么样?”

    车本立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那就等下午在联系。

    季子强看着车本立离开,摇摇头,虽然他也知道这个车本立在北江市有点名堂,但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季子强还是想拭目以待,要是他真的能帮自己在北江大桥的事情出一些力气,那还是值得一试。

    到了下午5点左右,季子强忙完了工作,就让小刘联系了车老板,一起离开了市委大院,

    季子强透过车窗放眼望去,宽直的临江大道车流如潮,人来人往,大道两侧,矗立着一幢连着一幢的高档写字楼和住宅楼,看来这几年叶眉还是做出了很多成绩的,小车驶离北江大道,经过了几个红绿灯后,驶進了紧临北江河的“望江花园”别墅区,在一幢欧式别墅前停了下来。

    “季書記,刘秘书,请吧。”车本立下车招呼着季子强。

    季子强满腹狐疑,不知道这个车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了,“望江花园”是省城很有点名气别墅区,季子强有几次路过这里,但進入望江花园里面还是第一次。

    “这里是?”

    “嘿嘿,是我家啊。”

    季子强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车本立把自己邀请到了他的家里,但季子强从来都是一个不拘细节的人,既来之则安之,也就没有什么犹豫,和车本立一起進了庭院,上了楼。别墅里豪华得如同好莱坞电影布景,大型水晶吊灯直垂下来,缨络几乎一串串地碰到客人头顶,晶光灿烂,两公分厚的长毛地毯使脚步声销匿无踪。一進去,季子强就看到了几张陌生面孔,车老板逐一向季子强介绍了那几位陌生人,一介绍,季子强才知道,这几个人可不简单,个个都是北江市各行各业精英人物,有做房地产的,有做路桥工程的,有做传媒广告策划的,等等,这些人,可都曾为北江市的成功开发,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然了,他们个个也都赚得盆满钵满,不用说,他们和车本立的关系也非同寻常。

    而在这些人中,季子强却看到了一个他最感意外的人,这个人就是安子若。

    安子若已经和季子强好久都没见过面了,她还是那样漂亮,一条浅色连衣长裙,戴了一条圆润的珍珠项链,凹凸的身体曲线外惹眼,双眼仿佛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缕淡淡的笑容。

    她就在远处看着季子强,静静的看着。

    季子强常从电影上看到这样的镜头,在激动人心的旋律中,两个久别重逢的人四目凝望,悲喜交集,接着便紧紧拥抱,热泪盈眶。。。。。这种场面见得多了,对重逢时千篇一律的眼泪便生了厌倦,但此刻,季子强却突然的有了这样的一个感觉。

    安子若款款的走了过来,她向季子强展示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这纯稚无瑕的笑靥像一道阳光,射進了季子强阴霾已久的心空,季子强被这眼神震颤了,那曾经魂牵梦萦的,漆黑明亮的眸子,灵活得象在山涧旁快乐追逐的小鹿,每一次起跃都能激荡起季子强心头无穷无尽的回味,然后便是绵延不绝的深深惦念……

    当然,这事实上只是季子强内心的一个感觉,他稍微的恍惚了一下,就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你还好吧?”季子强问了一句。

    安子若点点头:“我很好,你呢?”

    “也不错吧,你怎么也在这里。”对安子若突然的出现,季子强还是有些不解。

    安子若就看了车本立一眼说:“他今天可是说请客的,我听说你要来,也就来了。”

    车本立也很稀奇的看看季子强和安子若,说:“你们两人认识?怎么不早说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我总不能把我所有认识的朋友都告诉你吧。”

    “额,这到也是,但要早知道安子若和你熟,我也就不用当初三顾茅庐才见到書記你了。”

    安子若也笑着说:“你一个土老板去找市委書記,不三顾茅庐怎么体现出你的诚心呢?季書記,你说是这个理吧?”

    季子强说他并没有要车本立三顾什么茅庐的意思,只是碰巧车本立前几次去找他时他都有事脱不开身而已。

    安子若说:“季書記,用不着跟他解释,没事的。这人太顺了,你就该多多折磨折磨他,多让他碰碰钉子,这对他没坏处,一个人太顺了,容易孤傲清高,不好。”

    季子强和车本立哈哈大笑起来,又说了几句,车本立说:“你们先聊着,我安排一下。”

    其他那些人见季子强和安子若很熟悉,也都很识趣的没有过来打扰他们。

    季子强还是有点想不通,问:“你和车老板很熟?”

    “嗯,过去在生意上来往还是比较多的,年前我在省城弄了一块地,准备做房地产的,也是他给帮忙的。”

    “你要在省城发展?那洋河的温泉山庄呢?”

    “洋河的温泉山庄已经很正规成熟了,我在不在没多大关系的,省城这块地我早就看好了,年前买了下来,不过暂时还不能动工。”季子强点点头,说:“好,多种经营是不错的选择,对了,你感觉这个车本立怎么样啊?”对这个车老板,季子强心里还是一直有点不太放心的,刚好遇到了一个自己最信得过的安子若,季子强就想从侧面了解一下。

    安子若就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要说啊,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义气的,虽然身上有一些生意人的通病,但对朋友不错。”

    季子强听了安子若的话,心里才对这个车本立完全的放下心来,说:“嗯,这样啊,我们接触的不多,你在省城来了好久了吧?怎么不和我联系?”

    “也没有啊,刚来一天,就听他说要请你,我想在这见你也是一样的。”说这话的时候,安子若似乎在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季子强紧了一下眉头,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车本立又回到了大厅,招呼大家一起坐下,对季子强说:“季書記,今天我约这些朋友来,都是希望可以和季書記你谈谈北江市的建设啊,季書記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也给大家说声,我们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对不对?”最后几句话,他是对其他人说的。

    大家都一起点头,说:“是啊,是啊,季書記有什么要求只管说。”

    对这些生意人来说,要是能够在市委書記这里拉上关系,那以后自己在北江市就能风调雨顺了,所以这样的机会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

    车本立环顾了一下身边的黄总、林总几人,说:“季書記,凡事只要能下得了决心,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林总、黄总、周总他们不是外人,当初要不是他们鼎力相助,北江新区是不可能在三年之内开发成功的。现在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解决。”

    季子强实际上最近几天也有点担心资金问题,看目前这个样子,苏省长未必会痛痛快快的支持北江大桥的修建,所以自己也要做好几手准备,今天遇到这些大老板,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后备选项,季子强也是客气了几句,说:“承蒙大家如此的热心。我很感激啊,以后肯定会有借助大家的地方,我就先表示谢意了。”

    其中的黄总、林总等人就说:“要是季書記修大桥的资金有什么问题,给我们说声,我们大家一起凑凑,多的不敢说,但三两千万还是问题不大的,到时候一分钱行息都不要。”

    安子若也在旁边点点头,说:“算上我一份吧。”

    那个黄总就笑着说:“安老板准备拿出来多少?”

    安子若伸出三个指头,说:“三百万怎么样?”

    几个老板都拍手较好,说安子若有魄力。

    一个保姆模样的女孩沏了一壶茶上来,车本立说,“来来,大家尝尝这茶怎么样?”

    季子强端起一杯闻了闻,说:“云南普洱。好茶,好手艺!”

    “季書記,您不知道吧,立哥家请的保姆在茶艺、烹饪方面可都是進行过专业培训的。”环宇房地产开发公司的黄总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沏的茶这么到位了。”季子强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