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邬叶荣眼中闪过了一丝惶恐来,因为恰好,鹤园县就是今天这上访的两县一区中的一个,而自己也刚好就是治安科的科长,这些上访集会,本来就是自己职责范围中的事情,现在出了这事,也不知道会不会让自己背上黑锅。

    邬叶荣有点慌乱的看着小张说:“张秘啊,要不你帮我打听一下,这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公安局里面。”

    因为邬叶荣现在正在努力的准备進步呢?为那个副局长的职务,他使了不少的力气了。

    小张摇摇头说:“这事情我肯定不好打听,你也知道杨市长的脾气,谁敢在他面前乱说话。”

    “可你不是他的秘书吗?”邬叶荣还是不想死心的说。

    小张连连的摇头,说:“秘书怎么了?秘书更要忌讳很多东西,这样吧,我看你干脆找找你的大伯问问情况,要是真波及到你们那个层面了,让邬局长保保你?”

    邬叶荣就摆起手,说:“开玩笑呢,他能帮我,每次见了我都是一阵的批评,那老古板要是法律允许大伯杀侄儿,恐怕他能我枪毙了。”

    小张就忍不住笑了,这个情况他也是知道的,邬局长只要见到自己的这个晚辈,准定是没有好话,邬叶荣次次到北江市来,都是不敢和他这个在北江市极具权威的大伯面前露面的,小张这样说也不过是让事情显得真实一点。

    邬叶荣和小张一面谈着话,一面就走了出来,他见小张好一会没说话,就有说:“张秘啊,你到是帮我那个主意啊。”

    小张就站住了脚,很认真的说:“办法到是有一个,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魄力?”

    邬叶荣就把胸膛拍的蹦蹦响,说:“这什么话,只要事情能让市委和政府的领导高兴,我什么都敢做。”

    小张也就想了好一会,才说:“那好,我教你一个办法,你回去之后,马上对今天早上到市里来闹事的人做一个处理,该罚款的罚款,该拘留的拘留,这样一搞,就算将来市里领导要秋后算账,也是算不到你的头上,说不上啊,你还能因为这个举动获得上面领导的欣赏呢。”

    邬叶荣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说:“你觉得这样做靠谱?”

    “肯定靠谱呀,上面领导不喜欢的事情,你帮着他们出气了,谁还能怪你不成。”

    邬叶荣也是连连的点头,他也是早就知道,从政路上,想要飞黄腾达,那就要敢于出奇招,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这样一想,他心里也不再恐慌了。

    天已经很晚了,送走了邬叶荣,小张就给杨喻义去了个电话,很简单的说:“市长,该说的都给他说了,应该问题不大。”

    杨喻义也是一直没有睡觉,在家里等的有点发急了,但听到了小张的这句话之后,他一下就轻松了许多,他的第二步棋也已经开出了,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待对方的回应。

    本来他完全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但在今天早上会后,他却听说那三县一区的几个领导都跑到了季子强办公室承认错误了,这让杨喻义很不爽,再后来,当他让这几个领导回去之后再加一点力气,让这些人在闹闹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这几个领导语气中流露出畏惧和敷衍。

    杨喻义不是一个没有脑筋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靠这几个人了,一个是这几个人自己不能逼的太急,这样会适得其反,现在北江市的格局很微妙,在对这些手握重权的县,区领导面前,自己还不能太过专横了,那样搞不好会把他们逼到季子强的阵营去,自己要从现在开始换种更柔和的方式来和他们相处。

    在一个,以他们现在惊弓之鸟的状况,恐怕就算硬撑着帮自己办了这事,事情只怕也会办的拖拖拉拉,难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所以杨喻义很快就想到了自己的秘书小张,由他出面,定能为自己完成这第二步计划。

    小张的能力自己还是相信的,关键这一做,除了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之外,还能给季子强制造一个强大的对手,因为自己也可以肯定的说,季子强事后不会放过那个鹤园县的邬科长,而打了小的,大的就心里不舒服,呵呵,这是绝对的。

    这就好,这就好,自己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季子强今天晚上睡的也是不错的,虽然他也知道杨喻义背后一定会有一点动作,但季子强感觉,杨喻义不可能闹出太大的动静,自己也做好了应付他攻击的所有准备,自己并不惧怕他什么,所以季子强晚上还稀奇古怪的做了一个很绮丽的春梦。。。。。。

    但他绝没有想到,就在一天之后,形势的发展却出人意料的发生了一个变化,就在季子强正在召开一个纪检会议的时候,季子强的手机短消息提示音响了一下,季子强起初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又响了一次,季子强在讲完话,轮着别人讲话的时候,打开了手机。

    这一看季子强吓了一跳,短消息是秘书小刘来的,小刘没有参加这个会议,但他知道季子强在开会,所以就把这个突发情况给季子强传递了过来,另一个消息是文秘书长的,文秘书长是在这个会议室的,不过他和季子强坐的一排,坐在最靠边上,季子强没有看到他几次表情的提示。

    他们都告诉了季子强一个消息,前两天到北江市来闹事的一些人,刚才到省政府去闹了,文秘书长也是转发的别人给他的短信,不是很清楚,但秘书小刘写的很清楚,他说这些人基本都是鹤园县的群众,好像上次到市里上访的其他一个县和一个区的群众没有人来,但虽然是一个县的群众,可是规模也不小,把省政府大门都封堵了,后来出动了警察,才把这些人赶跑。

    据说苏省长给杨喻义市长大发雷霆,要求北江市立即停止关于大桥方案的研究,先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

    季子强心头火起,这个鹤园县的领导是不是有意的和自己为难,那天还来态度诚恳的承认了错误,今天又挑唆群众到省里闹事了,看来是铁定了心要和自己过意不去。

    季子强就对坐在自己身边的,主持会议的纪检委書記田展照小声说:“我有点事情先回去处理,会议你继续召开。”

    纪检委書記田展照心里还在奇怪的,这次会议集中了全北江市四县四区的所有纪检干部,季子强也早就说要亲自参加的,现在还没开完,他怎么走了?

    但田展照書記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点点头说:“下午的总结发言你能来吗?”

    季子强小声说:“省政府那面出了点状况,我要处理一下,说不清时间。”

    田書記也一下变了脸,说:“那你快去,这面我顶着,没问题。”

    季子强站起来,对早就一直看着他的文秘书长招一下手,带着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会议室,一出会议室,季子强就问:“文秘书长,到底是什么状况。”

    文秘书长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信息很模糊的,好像是鹤园县公安局昨天采取了什么行动,抓捕了好些个到北江市闹事的群众,这一些就把矛盾激化了,今天到省政府去了都是这些人的家属,他们一个是要公安局放人,一个是要求北江市停止大桥的更改方案。”

    季子强当场有点憋气,这鹤园县公安局真是有病啊,市里都没有处理,他们处理什么,还抓了人,要是想抓人,还等着这些群众回到县上啊,自己在那天就抓了,真是乱弹琴。

    两人一面说着话,一面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还没坐定,就听到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看是红色保密的电话,也没有回避文秘书长,就接了过来:“喂,我季子强啊,请问。。。。。奥,李書記,你好,你好。”

    电话中就传来了李云中严厉的声音:“我好什么啊,你北江市的人差点连我省委都围了我能好,你怎么搞的,群众不理解可以慢慢的做工作啊,怎么能说抓就抓,有你这样处理问题的吗?”

    “是是,我知道错了,我们工作没做好,给领导添麻烦了,但書記啊,我是冤枉的,我没让他们下面抓人。”

    李云中不以为然的说:“你没让抓?那他们公安局怎么抓人了?现在我就告诉你两件事情,第一,马上放人,没有什么条件好讲的,第二,暂停北江大桥的调整方案,先稳定群众的情绪。”

    季子强一听有点急了,说:“李書記,这个事情和大桥调整方案没有直接联系。。。。。”

    李云中有点不耐烦的说:“你在开什么玩笑,群众不是就冲着大桥的调整方案来的吗?就算你的方案可行,但群众的情绪和思想工作也要做好,稳定,懂吗?下个月就是两会召开了,你要这样闹吗?暂停大桥修改计划,就这样。”

    李云中很生气的把电话压断了,季子强拿着话筒傻傻的看了好一会,就在前天晚上,他自己还很乐观的想着这件事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但谁料想的到,就一两晚上的时间,事情又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大转变,对自己支持的李云中,现在却对自己出示了封杀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