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好,小张有个亲戚在局里有点关系,虽然他帮不上小张多少忙,但他还是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小张,让小张有了准备,所以小张在惊吓之余,找到了杨喻义的女儿,他们是中学的同学,关系谈不上多好,但也不坏,小张依靠着同学之情,在加上丰厚的礼品,总算打动了杨喻义的女儿,让她把这篇报道送到了杨喻义的手里。

    这人走运了啊,门板都是挡不住的,杨喻义刚好那个时候准备对公安系统动点手脚,就接着这篇报道,做了一番文章出来,拿掉了北江市的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而作为张鹤园县公安局准备收拾小张的局长,在看到连杨喻义都对这篇文章很感兴趣之后,也不干轻举妄动了。

    这样过了不久,杨喻义过去那个秘书下去做领导了,杨喻义就点名把小张要到了身边,从此之后,小张就身价倍增,所以他从心中是万分感激杨喻义的。

    小张是个注重团结的人,可能是他从小都喜欢体育的缘故。体育就是这样一种东西,你对它了解得越透彻,你就对人情世故越谙熟。体育是要讲究技巧的,你从中可以悟出很多为人处世的技巧。作为体育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团结,小张对它有着深刻的了解。为维护这个团结,小张想到了吃饭,这是他多年来的经验,饭桌上的吃喝总能让人关系更進一步。

    小张找到了一个聚餐的好理由,那就是给自己过生日,这样就更有喜庆的气氛了。

    今天小张请的客人不少,有北江市政府的几个秘书,还有自己的几个同学,另外还有一个是张鹤园县公安局治安科的小科长,这个叫邬叶荣的科长为什么能坐在这里呢?按说他级别太低了,但在座的没有人敢小看他,他除了在几年前和小张在鹤园县关系不错之外,关键他还有个很厉害的伯父,那就是北江市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書記邬清源,有了这个亲戚,基本上不管是谁,都可以在北江市横着走路了。

    大家为小张点燃生日蜡烛,在“happybirthdaytoyou”的歌声中,小张许了个愿,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屋里充溢着热情和欢快的气息。小张为大家分起了蛋糕,但他自己不沾奶油,只能来一小块纯蛋糕。

    接下来,开始上菜了,小张和大家端起酒杯,在小张的一席话后,酒宴正式开始。小张热情地招呼大家吃菜,但他更喜欢招呼他们喝酒。过不了一会儿,他就会说,“男同胞们,端起你们的酒杯,干!”

    他们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开始听小张讲他的酒史。早就听说小张酒量很大,这次终于听到他自己的版本了。

    从一个人最大的兴趣中,你绝对可以看出他的性格,他说:“我上大学时还滴酒不沾呢,那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能喝。工作之后我才开始喝酒。开始就喝一点,后来越喝越多。有一次,我和王局长,李县长三人一块喝酒。王局长,李县长那时都是有名的能喝的,两人谁也不服谁,就约定来个比赛,我就陪他们喝,做个见证,前面放着三箱啤酒,24瓶一箱的。我们就这样干喝上了,看看谁先憋不住,要上厕所。

    一瓶一瓶,我们开始了。开始谁也没事,大家都谈笑风生的。10瓶过后,我发现王局长有些反应了,神态有些不自然,又喝了3瓶,李县长再也憋不住了,说,‘我认输了,我上厕所去了’。

    我和王局长又喝了点,我说,‘王哥,咱还比吗?’王局长说,‘咱比什么啊!’他也上厕所去了,我们就没再喝了。”

    大家都啧啧地赞叹着小张的酒量:“真厉害,太厉害了……”

    从小张的酒史中可以看出,他起初是不喝酒的,而后由于工作关系,不得不喝起了酒,然后酒量越来越大,小张对此颇为自豪,他也许觉得能喝代表自己是真正的男人、是豪爽的人。

    但身边的邬叶荣倒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能喝根本不能代表什么,只能说明小张的身体素质好。小张的身体素质确实好,虽然他很瘦,但据说他上大学时各种体育项目都玩得很出色,有时甚至能和专业运动员相媲美呢!

    环境真是一种有意思的东西,它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性,甚至改变他的人生观。官场的环境就改变了小张,让他从滴酒不沾变成了酒徒,但邬叶荣心中一直有个隐隐约约的疑惑,他记得小张好像并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的生日,记得曾经给在鹤园县给小张过过一次生日的,那次大概是夏季。

    但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邬叶荣也不能很肯定这一点。

    吃完饭时间还早,在其他客人都散去之后,小张却把邬叶荣留下了:“邬科长,我们再说说话吧?”

    邬叶荣是有点不想留下的,他的家就在鹤园县,鹤园县作为北江市的一个直辖县,本来离省城就不远,一两个小时就能赶过去,虽然邬叶荣喝了点酒的,但他一点都不会担心自己会因为醉驾惹上麻烦的,不管省城的那个交警队,他都有熟人,所以他想早点回去。

    “我们扯了一晚上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老子还要赶夜路回去的。”邬叶荣大大咧咧的说。

    小张一把拉住他,说:“你急个锤子啊,是不是急着回去和兄弟媳妇赶作业啊。”

    “哈哈,你小子,我没你那么饿涝,我明白还上班呢。”

    小张说:“上班算什么,谁不上班,是这样的,你难得来一次省城,一会我带你出去玩玩,怎么样?”

    邬叶荣眼中就冒出了一点光亮来了,心里也很奇怪的,这个小张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招待过自己,平常他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今天怎么有点反常?

    “真的假的?”

    “我能骗你啊?”小张早就知道这个邬科长的毛病,他什么都可以放下,就是对女人放不下。

    “嘿嘿,那好啊,我们一起去。”

    “废话,不一起去我怎么请你,走吧。”

    两人就一起出了酒店,

    在他们吃饭的不远处,有一条街整个开的都是发廊,发廊里多的是不同年龄和档次的按摩女,当然了,小张和邬叶荣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他们当然要挑一家档次高的地方了,在做好了干坏事的准备后,小张带着邬叶荣轻车熟路地到了那条开满发廊的街巷。他们抱着美好的想象一路来到了“飘一飘”按摩店。

    这个店是这里最高档的一家了,不管是装修,还是里面的姑娘,在这条街都很拔尖,但这也应该算是快餐类型,或许小张今天也刻意的选用了这种方式,他要在邬叶荣的到满足之后,和他相商一件事情。

    作为小张,他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宴请邬叶荣,更不会为了他而自掉身价的来陪着他一个县上的小科长寻花问柳,小张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而且这个任务还是杨喻义亲自交代,必须完成的。

    发廊的长沙发上共坐了10多个年轻姑娘,在邬叶荣看来,她们都很顺眼,可当邬叶荣坐定以后,他就又改变了当初的想法,因为她们的脸型和嘴巴各有千秋,而适合他心意的只有一个。

    “靓仔按摩是吧?告诉大姐你看上哪个了?”徐娘半老且模样好看的一个女人见邬叶荣盯着眼前一排姑娘发呆,走上来跟他搭讪。

    邬叶荣见她的身段性感得可真像条泥鳅!搞得他差点就说出:“我看上你啦!”

    但他还是没有说出。

    最后,她见看着他盯着一个叫珍珠的姑娘两眼发呆,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于是她就冲珍珠喊:“珍珠你有福气,靓仔看上你了!”

    靓仔是他们南方人对年轻男人的恭维称呼,邬科长是很不习惯也不喜欢,但既然有了珍珠做陪,他也就不跟这徐娘半老的家伙一般见识了。

    当这个半老徐娘问起小张的时候,小张笑笑说:“先安排他,我一会在挑。”

    邬科长疑问的看了一眼小张说:“你什么意思?”

    “你玩你的,我买包烟,不会走的。”

    “奥,那就成。你快点啊。”

    邬科长在珍珠的引领下,一路走到隔壁房间的二楼,路上她没同他说一句话,房间很干净,摆了两张席梦思床铺,灯光有点黯淡,让邬科长有点厌烦的感觉。但一看到珍珠雪白的脖子,他的厌烦感也就没了。

    他们彼此很快就掉進了看不见的深谷里,继而又被无形地抛到了山峰上。一切结束时,他和这个女人躺着相互使劲喘气和微笑。

    出来之后,邬叶荣果然看着小张夹着一支烟正在大厅烦躁的走着,见他出来了,小张像是被解放了一样,过来看着他笑笑说:“怎么样,还成吧。”

    邬叶荣嘿嘿的笑了两声,说:“还想行吧,怎么,你没有弄弄。”

    小张摇摇头说:“刚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杨市长的,我就一下没有情绪了。”

    “奥,什么电话啊,还能让大秘书忧心忡忡。”邬叶荣有点好奇的问。

    小张眼中闪过了一丝忧虑,说:“今天你们几个县的群众到市委大闹了一场,引起很多麻烦了,恐怕你们这几个今天上访县区的干部要倒霉,季書記和杨市长都大发雷霆,准备严惩闹事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