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过多久,寂静的街道突然传来一声急刹车的声音,苏厉羽不由向窗外望去,诧异的看到季子强从汽车走出,快步向店里走来。

    季子强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附近的药店,他买了胃药,止疼药,消炎药,他能想到的,一网打尽。然后季子强又问店里要了一杯热水,他将热气腾腾的一杯水,以及一小塑料袋的药放在苏厉羽面前,温柔的说:“吃药。”

    苏厉羽注意到季子强满头的汗,对于这个一直对自己冷冷冰冰,退避三色的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苏厉羽局促不安,她本能的抗拒。

    “谢谢,我很好。”她脸上毫无表情,目光冰冷的说。

    “我想让你更好。”季子强微笑着。

    一个“更”字,美妙的感觉如闪电一样一闪而过,但有一股陌生的东西突然占据了她的心,怎么也挥不去,苏厉羽觉得真的不需要这个“更”字,一开始有的就有,一开始没有的真的会因为时间或者其它而增多吗?她怀疑。一开始她注意到了他,但一点也不在意他,可如今自己却期盼着能见到他,她需要他,只是需要他出现,没有更。

    苏厉羽审视着季子强的目光沉默不语。

    季子强笑了:“照顾好自己,我真有点为你担心了。”

    苏厉羽不再说什么了,他默默的拿起药。。。。。

    再后来,季子强坚决的把苏厉羽送回了省委家属院,苏厉羽深深的呼吸,看着季子强隔着窗玻璃,冲她灿烂的微笑着挥手告别。

    苏厉羽微笑着向季子强挥手,季子强的汽车快速消失,他就这样微笑着来到她面前,又微笑着离去,留下一片空白,苏厉羽的心却从此乱了!

    季子强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钥匙伸進锁转动三下的声音,随着一束光门开了,季子强走進屋,用脚将门关上,屋内又漆黑一片,可以听到走动的声音墙壁上投射出他的身影在移动,,很快桌上的台灯亮了,一小束光线只能照亮眼前的东西

    季子强站在桌前,缓缓的把衣兜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掏出来放在桌上:车钥匙,圆珠笔,钱夹,香烟,身份证。

    他离开桌子,脱下外套,并快速走到窗前打开窗,窗前的鸽子飞走了,一阵风扑面而来,季子强注视着对面的建筑群,几乎所有的窗子都紧闭着。对面的窗子里,一个看上去并不年轻但还有点姿色的女人正在换衣服,他看到她的小腹已明显有赘肉,她把头发锔成红色,与她的年龄和身材一点都不协调。

    一瞬间女人看到了他,女人匆匆走到窗前恶狠狠的将窗帘拉上,季子强有点无趣,他离开窗子,打开电视,倒在沙发上开始挑频道。

    电视屏幕上首先是一年轻漂亮的女人在沙滩上奔跑,跑了15秒左右,屏幕上打出某洗发水的广告。换了频道,一个胖男人正在用做作的语调采访一个又高又瘦的名人,胖男人喋喋不休的提着各种古怪的问题,名人只做简单地回答是或不是。

    他快速换台,电视屏幕上变成了电视剧,剧中的人说着肉麻的台词搂抱在一起。他眯着眼注视着电视屏幕,换台,精彩的拳击比赛,一个把一个打的鼻青脸肿。四周是乱糟糟的吵闹声,还有解说员歇斯底里的评说。屏幕上的图像飞快的变换着。扑哧一声,电视机关闭了。

    季子强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起身脱衣服,向浴室走去。心知道,洗澡是让自己彻底放松的方式,他甚至觉得自己一天洗几次澡有点洁癖的嫌疑。

    在蓬头下,他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这是一副如此健康的身体,精瘦结实,毫无赘肉,但已不再年轻,他很清楚。松弛的肌肉明显感到它在老去,它不再细腻,它开始皱了,粗了,厚了,弹性虽然依旧,但明显不如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皮肤下,清晰的脉络,流水从上面缓缓的流淌。

    季子强关掉蓬头,他拿起浴巾将身体擦干,顺势在腰间一围走出浴室,来到客厅。打开冰箱,发现只剩下一罐啤酒了,他拿出最后一瓶啤酒,猛的灌下去,非常的痛快。

    这时他注意到镜子中自己的身体,他来到镜前,审视着自己。镜中的自己略带疲惫,那是长期休息不足的结果,他的肚子上曾经令他骄傲的6块腹肌已经荡然无存了,他放下手中的啤酒,爬在地上,试图要做俯卧撑,但仅仅撑了没两分钟,他便放弃了。

    他起身看了看没喝完的啤酒,犹豫了一下,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他扔掉空啤酒罐,孤零零,**裸的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一会,他便把书盖在了脸上,希望能尽快睡着,最近他常常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同时容易惊醒,这是长期生活不规律精神紧张造成的,但季子强希望自己今天能很快的入睡。。。。。。

    这个夜还有很多人都难以入眠,首先是苏省长,他从李云中家里回来之后一直都闷闷不乐的,今天李云中对北江大桥的表态让苏省长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起来,他明明已经答应过北江市的杨市长,说可以帮他完成一次对季子强的狙击,但现在事态的演变可以超出了他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了。

    李云中的表态很含蓄,也很低调,但这一点都没有降低他表态的份量,季子强手里有了李云中这尚方宝剑,不要说杨市长无法抵挡,就是自己,也有些爱莫能助了。

    苏省长很烦躁的关上了电视,他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转了多少圈了,最后他还是有点颓废的坐進了沙发里。

    他对自己自言自语的说:“冷静一点,好好的想想。”

    这样连说了几遍之后,苏省长就慢慢的变得心平气和了,他开始有逻辑性的分析起目前北江省的局面了,他知道,自己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形势,不管是李云中的态度,还是北江省的权利变换,这些在新的班子组成之后,肯定都会有许许多多微妙的调整。

    对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位置,新的布局,新的开始,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副省长了,自己要做出一些自己的考虑,从现在开始,逐渐的组建一支自己的队伍,建立一个独立的派系,收集一些贴心的嫡系,这应该是自己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固然,自己是不会轻易的离开李云中的,但不得不想到,李云中本身也在变化,他过早的收敛了他往常的锋芒,变得谦和而善于平衡,他还对季子强情有独钟,一点都没有想到季子强不是羊,而是狼这个事实本质。

    李云中放下了他所有的防卫,开始变的大度而善于接纳,这是很危险的,官场上,从来都没有和平和永远的均衡,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了东风,李云中可以不防,但自己绝不能不防。

    苏省长展开了浓眉,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拿起了茶几上的固定电话,拨出了一组数字。

    很快的,电话就通了,电话的那头传来了杨喻义清楚的声音:“苏省长,你好,我杨喻义。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啊。”

    苏良世嗯了一声说:“睡不着啊,想找你聊几句。”

    “奥,是什么事情让苏省长都难以入眠?”杨喻义在那面笑着说。

    “你啊,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替你发愁了。”

    电话那头杨喻义一怔,心中就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忙问:“怎么了,苏省长,是不是情况有变?”

    “是啊,我刚从云中書記的家里回来。”

    “难道云中書記也支持季子强的新方案?”杨喻义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忧,他不得不担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自己这一盘就算彻底的输了,后果也是不言而喻的,自己输的不仅仅是大桥的修建方案,自己输的是整个北江市的大势。

    这个结果是很可怕的。

    苏省长斟酌字句的说:“你猜对了,云中書記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他已经支持季子强的新方案了。”

    好一会,杨喻义都愣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嘴里喃喃的嘀咕了几句谁都听不懂的话。

    “你说什么?”苏省长皱了一下眉头。

    “唉,苏省长啊,云中書記怎么就能支持季子强呢,这不是一个方案变化的问题,这后面有季子强更深的企图,难道云中書記就看不出来吗?”

    “你都能看的出来的问题,云中書記能看不出来吧,笑话!”苏省长没好气的回答。

    “但问题是他看的出来,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苏省长眼光一闪,呵斥了一声:“你怎么说话的,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也很同情你,为你在担忧,难道这还不够吗?你还想怎么样?”

    杨喻义也觉得自己这句话有点过分了,自己说的可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所以他忙转换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说:“对不起,苏省长,我这心里一急就有点口不择言了,你也知道,我这个性格。”

    苏省长长叹了一声,说:“我当然理解你,也很想帮你,我也试着那样做了,只是现在看来我已经有点爱莫能助了,云中書記的性格你也知道,一但确定的事情很难随随便便的改变的,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