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见过不讲理的,但还真没见过苏厉羽这样不讲理的,但好像自己还一下找不到回击他的理由了,季子强就有想到了苏厉羽在最后一次对自己采访的时候,说起过的那句话,她说自己以后到了省城,就是他下饭的菜了,看来真有这个意思了,这里可不是新屏市,这个苏厉羽在省城势能呼风唤雨的,自己要小心应对,切不可全军覆没。

    季子强叹口气,开动了汽车,出了省委家属大院,很快就融入到了繁华如昼的省城街道中。

    季子强开着车,心里盘算着找一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能甩掉身边的这个女孩,所以他并没有说话,而苏厉羽坐在黑暗里,突然的她感到了一此的孤独,像个孤独的没有糖果吃的孩子,苏厉羽转过头来,久久的审视着季子强,一点也不回避他的目光。

    她就像个梦游患者,只是端详他,就是如此单纯,而季子强却想,在她雕塑般的凝视中似乎有一种异样的表白,一种能暴露她内心世界的东西。这个美丽的人儿,有大多数女人都羡慕的精致五官。你很容易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一种叫梦想的东西,也很容易发现,梦想在任何时间都不是可笑的。

    车还在跑着,苏厉羽还在痴痴的想着自己内心世界里的东西,那些曾经静静沉睡的昨天在这个夜晚被莫名激活,鲜活而生动。她看见自己小时候在黄昏的田野无拘无束的奔跑,看见流星在绚烂后消失,看见不小心切到自己手时的泪流满面,看见那些熟悉的背影渐行渐远,看见那件自己无比喜欢的衣服最后褪色变旧。。。。。她还想到她的那曾经的,断断续续变换的男友们,有的温文尔雅,有的的飘逸热情,有的深邃,有的沉默和执着,还有的睿智而聪慧。

    但这所有的人似乎都比不上坐在自己身边开车的这个男子,他具有了他们所有人的优点,但又不着痕迹的将这些特性完全隐藏,他像是一杯酒,一杯很浓的酒。

    季子强也有点难以从容的接受苏厉羽的目光洗礼了,他点着一支烟随手打开收音机。

    一个蜜糖般的女声在播报:今天清晨米国对实施了新一轮的轰炸。。。。。

    季子强叹息一声:这个世界怎么了?没完没了的战火,硝烟。侵略披着光鲜的外衣。地球,是什么呢?到底是一个人类相互依存的家园还是人类相互杀戮的坟场?即使随便在某个论坛说句话,都可能会遭致敌意、曲解甚至攻击、漫骂。

    很多人在对世界的自我理解里展示着所谓的立场,把自己扮装成正义或高尚的模样,甚至可以给出这个世界的方向。而在主流与非主流的意识形态里,作为个体,到底是顺应还是对抗?顺应是背叛吗?对抗是忠于吗?背叛的是什么?忠于的又是什么?究竟什么是对的?究竟什么是错的?

    季子强晃晃头,阻止自己想这些貌似深刻其实毫无意义的问题。

    “好了停车吧,我们就在这附近找点吃的。”“你是说在这里?”季子强有点惊讶,这并没有夜市,也没有酒吧,这不过是一条商业大街,但季子强不想去思考苏厉羽的思想,因为她的女人,女人的思维男人怎么能够理解呢?

    季子强在路边找到了一个车位,停了下来,很快的,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头就走了过来:“五元。”

    季子强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兜里拿出了五元钱给了这个老头,实际上季子强的车牌是不需要缴纳停车费的,这是小号车牌的优势,但何必呢?这么晚的天了,一个堂堂的北江市委書記,拉着一个老头去看车牌,有点太无意义,何况身边还有一个高贵的美女。

    “好,现在苏小,奥,苏记者想吃点什么?”

    “我们先转转吧?”

    “你不是很饿吗?”

    苏厉羽一翻白眼,说:“是很饿的,我下午都没吃饭呢。”

    季子强调侃了一句:“这句话很时髦的,美女都在减肥。”

    “我肥吗?”苏厉羽挺了挺胸膛,很快地就带给了季子强一种压迫的感觉。

    季子强忙说:“没有,没有,你刚好。”

    “这不就结了,我们走吧。”说完,苏厉羽就扭头走了,季子强看看她的背景,也很无可奈何的跟了过去。

    季子强很少逛街的,来到省城也不断的时间了,细想一下,几乎没有好好的逛过一次街,现在他自然会发现一切迎合浮华物质生活的事物在省城都很发达,美容院、名牌专卖店、古玩店、装饰店、布艺店、家具、画铺、珠宝、瓷器、水晶工艺品——凡是可以使生活舒适而豪华的东西在省城是应有尽有。

    一切都将走向更奢华、更富丽、更繁忙,同时也将会有更多的人拥有这一切。

    季子强对这一切既不热烈而又无谓,自己生来就不是享受这种奢华富裕生活的,自己不能像阔人那样生活,因为彼此的追求是不同的,但季子强也是知道,很多人都在天天想着怎样才能变得富裕而不过于奔劳;怎样才能不被没完没了地工作所奴役,而活得充实快乐;怎样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又不会被饿死。

    “好了,我们就在这吃点东西吧。”苏厉羽停住了脚步,对季子强说。

    季子强抬头一看,这是一家麦当劳店,他这个时候才真的相信了,苏厉羽确实饿了:“你就吃这个?”

    “是啊,我是真的饿。”

    “那好吧,好吧。”

    他们走了進去,季子强是不太习惯吃这万一的,苏厉羽没有勉强他吃,她自己要了一杯咖啡,一个汉堡,这就是她的晚餐。

    店里广播里播放着林依莲的<至少还有你>;“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直到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为了你,我愿意。”

    一瞬间她愣在哪儿,低着头一动不动。当她抬起头时与对面的一个季子强目光相遇,不需要躲避,也不想掩饰,她直视着他的目光苦涩的笑了笑,从一开始她就告戒自己,不要过分的需求任何事物。只有这样自己才是独立的,她不需要任何人。她很孤独,正因为孤独,她是自由的,要随兴之所至自由地作为,自由的给予。一旦有什么事情期待于她或有求于她,她就退避三舍,她以这种方式保持着她的独立,直到高正的出现将一切击碎。

    如今,在她的生活中,却慢慢的燃起了一种渴望,她的独立性在烟雾中消失了。她心中时常恍惚不定,她感到自己开始对某一个人有了向往,觉得他是唯一可以给她温暖的人,当然,这个人就是面前的季子强,不过苏厉羽却努力的让自己不要这样作茧自缚,因为明明季子强就是一个不可能存在于自己生活中的人。

    但冥冥中自己和季子强之间仿佛真的存在一条看不见的绳子,自己和他总是会有一种奇异的缘分,苏厉羽觉得仿佛这是天神特意安排一样。

    她脸色淡然,漫不经心的吃起了汉堡,季子强则是有意的回避着苏厉羽的目光,季子强已经发现,今天的苏厉羽少了过去的活泼,多了几分忧愁,他不想走進她的世界,所以季子强开始对進進出出的顾客关注起来。

    乍一看,季子强才有点诧异了,现在来到这个夜店的几乎都是成双成对,大部分也都是年轻人,他们梁上洋溢的甜甜蜜蜜的笑容昭示着他们的幸福,自己和苏厉羽到底算什么呢?难怪很多客人都会看上一眼自己和苏厉羽,他们应该在想,这一定是这个男人也的小蜜了。

    这个发现让季子强有点惶恐起来,他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还抬起一只手来,尽可能的,自然的遮住自己的半张脸。

    再后来,他认为苏厉羽应该吃完了,他抬起头来,但显然的,苏厉羽有点不对,季子强审视着苏厉羽,苏厉羽脸色苍白,她掩饰着自己的疼痛。

    季子强再也顾不得被别人看到了,他关切的问:“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苏厉羽摇摇头:“没事,一会就好。”

    “那里不舒服,告诉我。”季子强的语调并不高,但却让你有种不可抗拒的威力。

    “胃疼。”她乖乖的告诉季子强。

    “吃饭不定时对胃最不好了。”

    “没事的,我经常会胃疼?”苏厉羽对季子强的关心有点抵触,因为她不适应。

    “经常疼就算正常吗,瞎说。”季子强摇摇头,站起来转身离去。

    苏厉羽莫名其妙的看着季子强快速消失的背影,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深呼吸,学会沉默不叫嚷,不抱怨,跟自己较劲,不可更改的东西终究不能改变,她将只能以自己的方式,面对回避不了的问题。

    但在这样一个难熬的夜晚,她突然渴望被他紧紧拥抱。因为他是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与爱无关,仿佛只有在这个男人怀中,苏厉羽才会感到安心和塌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