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摇摇头说:“良世同志啊,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事情的本质,然后才是其他情感问题,这一点我想你也清楚。”

    李云中的话从另一个含义讲,也是一语双关的,他在很隐晦的告诫苏省长,不能因为感情,因为派系问题,而在一个项目上做手脚。

    苏省长眉头一邹,在他听来,这就不是李云中的劝告了,倒像是对自己的一个批评,这些年李云中也经常批评他,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封疆大吏,已经是在北江省说一不二的省长了,特别是当着季子强的面说这样的话,更让苏省长心里不太舒服。

    再想想,要不是当初自己发起的那轮攻击,就算是李云中,现在也只能在省长的位置上徘徊,他应该对自己有足够的感激和尊重才对。

    不过这都是在苏省长内心中的一些想法,他的脸上依然是笑呵呵的,连连点头说:“这话也对,呵呵,看来我是有点钻牛角了,来来来,喝茶,喝茶,今天风清月明了,我们只谈风月,不扯工作。”

    他掩饰的很好,不过李云中和他在一起工作多年,对他的理解也足够深刻了,像似看透了苏省长的心意一样,李云中也感到有点沉重起来。

    李云中是有自己的很多顾虑的,常言道,没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自从自己登上了北江省書記的位置,不管从自己的认识上,还是从自己的思想中,都和过去有了很多微妙的变化,自己不再单单是代表一些人,一部分了。

    自己代表的是整个北江省几千万人,自己不能在简单的考虑一些问题,更不能重蹈覆辙的去走过去几华领导的老路了。

    自己最好的方式那就是维持住北江省的大稳定,大团结,这很难做到,但自己一定要往这个路上走,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其他人会不会这样想呢?包括苏省长等人,他们的想法能不能跟上自己的思路,这一点很难说啊?

    多年的权利斗争已经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形成了惯性的斗争思维,一下就让他们改变是很难做到的,刚才自己已经分明从苏省长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种不以为然的神色,这很可怕,他们是自己的老班底,老基础,要是连他们都和自己有了隔阂,以后的工作更难展开了。

    “良世同志啊,请你要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现在我们的位置有了改变,很多事情要重新定位。”李云中语重心长的说,他真的不希望这个事情引起自己和苏良世的分歧。

    苏良世肯定是很理解李云中这话的意思了,应该说在很多时候,李云中的想法他都能感受到,但正因为他理解了李云中的话意,他更是心中有点紧张起来,他不希望李云中看透他的想法。

    苏良世说:“書記啊,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任何时候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你,配合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李云中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嗯,那就好,那就好。”

    季子强在他们的对话时候根本都插不進话来,不过季子强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里格外的其实和高兴,一点都没有收到冷落的感觉,在苏良世和李云中谈话间歇中,季子强就提前告辞了。不管是李云中还是苏良世,他们都只是点点头,没有过多的挽留。

    走出了李云中的家里,季子强这才打开了手机,还没坐上车,就听到手机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阵短消息的提示音,上车之后,季子强一看,都是电话关机之后打進来电话的提示短信。

    最多的当然是远在新屏市的老婆江可蕊了。

    季子强就没有启动汽车,坐在驾驶座上给江可蕊回了一个电话:“可蕊啊,你有什么事情吗,看你打了好多次电话的。”

    “你怎么关机了,我担心你啊。”江可蕊说。

    “我有什么担心的,刚才在李云中書記的家里,谈工作就没开手机。”

    “奥,那就好。”

    “不会吧,你好像是在查岗。”

    “嘻嘻嘻,我就是查岗呢,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在那呆着,不开玩笑了,我给你说个事情啊,刚刚接到老爹的电话,我们聊的时候,我问了一下王封蕴書記和季副書記的情况。”

    季子强一下认真起来:“快说说。”

    “知道你关心,所以就准备第一时间告诉你的,王封蕴書記在工业部去了,顶替了过去工业部的那个张部长,季副書記在水利部做了副部长,不过水利部三个副部长,他排在最后了。”

    “这样啊,不错,不错,王書記到工业部很好啊。”季子强高兴的说。

    “嘿嘿,你是不是在想以后北江市工业上什么问题你就可以找他了。”江可蕊一下就看透了季子强心里的想法。

    季子强让江可蕊说准了心思,就脸厚的笑笑,心里想,要是王書記早几天调到工业部去,老子上次就不用学人家名侦探柯南了,还跟踪了好一会成厂长,老子直接一个电话过去,就把成厂长镇住了,让他老老实实的听我的招呼。

    算了,不想这些了,季子强又和江可蕊稀里哗啦的说了一些很没意思的话,什么自己想了啊,到处都想,有个地方特别想什么什么的。

    接着是叶眉的一个电话,季子强也回了过去,叶眉也听说了北江市大桥的事情,特意问问,提醒季子强找一下李云中書記。

    季子强就把情况给叶眉说了,说自己刚从李云中几家出来,李云中書記已经是表态支持新方案了。

    叶眉听了也很宽慰,看来季子强在北江市的这次较量中能暂时领先了,这对季子强以后开展工作是大有益处的,叶眉又说:“对了子强啊,封蕴書記调到工业部了。。。。。”

    叶眉的话和江可蕊差不多,说季子强以后北江市有什么事情就可以直接找王封蕴書記了,但季子强却心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特别是当叶眉每每把王封蕴称为‘封蕴’的时候,季子强就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什么拨动了一下,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再后来,两人又谈了一会,才挂断电话。

    季子强的手机里还有另外的几个电话,季子强都一一的回了过去,也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大多是问候,等这些电话打完了,季子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前面一辆小车对着他的车停住了,但这个司机有点贰,车停着,大灯却是不关,直直的强光照在季子强的车上,脸上,让季子强只能侧着头,眯着眼,但这还是枉然,外面就是一片耀眼的白光,什么也看不见。

    搁在多年前,季子强还是秘书的时候,说不上季子强就下去问候对方的全家了,现在季子强是官当大了,涵养也深厚了,被人家如此曝光他也能忍受下来,所以季子强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两句,就低下头去,等人家车开走了自己启动车子回家。

    但很气人,对方的灯光就是不熄灭,季子强等了一会,心里就生气了,虽然不至于勃然大怒吧,但不舒服还是有的,季子强想了下,启动了自己的汽车,一下打开了自己奥迪大灯,这可是很厉害的强光氙气大灯,季子强一扭远光,自己的车灯就直射过去,把对方的灯光压住了。

    季子强心里呵呵的笑着,和老子比灯光,老子这车是什么车,奥迪a8,照死你。

    正在季子强得意的时候,他的车门就被一下子拉开了,传来了一个气呼呼的声音:“季子强,有意思吧,欺负我灯没你亮是吧?”

    季子强侧头一看,哎呦一声,原来站在身边的是苏厉羽小姐,季子强愣了一下,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我就说这是谁啊,这么牛的,原来是苏小姐啊。”

    苏厉羽刚回来,远远的就看到了季子强的车,季子强的这个车牌那是很醒目的,对北江省上层早就熟悉的苏厉羽当然知道这是谁的车,灯光一晃,他就看到坐在里面正打电话的季子强了。

    苏厉羽就准备欺负一下季子强,把车开过来,停在季子强的前面,自己却悄悄的到了季子强的车边,想看看他会是一个什么傻样。

    现在没想到季子强的车灯比她的还牛,只好自己露面了。

    “你乱叫什么呢?谁是小姐啊,小姐能進省委家属院吗?”苏厉羽装着生气的说。

    季子强就忙改口:“奥,奥,我错了,是苏大记者,你刚回来啊,对了,你老爹还在李云中書記家里,我从那才出来。”

    “我又不找他。”说着话,苏厉羽就坐了上来,又说:“你来省城好多天了吧?”

    “是啊,好多天了,我还奇怪呢,这些天没见你露面。”

    “唉,说起来生气,让我跑外地采访了半个月,累死了,昨天才回来。”

    季子强关掉了自己的大灯,但这里一关,那面的灯光就强大起来,季子强说:“去把你灯关了,一会没电了,启动都是麻烦。”

    苏厉羽就又下去,关掉了车灯,锁上门回到了季子强的车上,季子强有点奇怪的说:“你把车门锁上干什么?”

    苏厉羽更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说:“难道我出去采访半个多月,你不慰劳我一下,请我吃个夜宵什么的?”

    “嗨,你采访那是你自己的工作,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请你吃夜宵。”

    “你是不是北江市的書記?”苏厉羽问。

    “是。”

    “我是不是北江市的市民?”

    “是。”

    “那不就结了,你是我们的公仆,我是主人,这主人让仆人做什么,仆人还能找借口不成,开车,来丝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