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今天季子强也是没有打电话的,不是他想高什么突然袭击,而是季子强怕李云中白天太忙,晚上未必愿意见人谈工作,自己就直接过来,拼着一张厚脸,再说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也不同了,应该能让李云中开门迎客。

    果然的,很快的,保姆就笑着回来说:“李書記在呢,请你進去。”

    季子强道了一声谢,就走進了李云中書記的客厅,進门就看到李云中正盯着自己看呢。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李書記,不速之客来了。”

    李云中‘哼’了一声说:“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给我搞突然袭击啊。”

    “書記你冤枉我了,我是想见你的心情有点迫切,顾不得打电话了。”季子强嘻嘻的笑着说。

    “你就编吧,来来,坐吧,手里拿的什么,不会是准备送礼吧。”李云中开了一句玩笑。

    季子强头摇的拨浪鼓一样的说:“我送什么礼啊,我又不找你谈工作。”

    “真不谈?”

    “真不谈。”

    李云中哈哈大笑说:“那好,我就相信你一次。那你来做什么?”

    “找你喝茶啊,你看看,我这有饼普洱,我们两个是不是可以煮茶论英雄了。”

    李云中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季子强,就接过了季子强手里的普洱茶,还没打开包,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季子强一眼说:“你小子,哪弄的这么好的茶叶,别人送的吧,估计你是不会买的。”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不瞒你说,是一个生意人送的。”

    “生意人的东西你也敢要,我看你季子强是越来越胆大了。”

    “这算什么啊,一包茶叶而已,我又不太懂普洱茶,大不了过几天我给他还两饼回去。”

    李云中是哑然失笑,这小子总是一副无赖的狡诈,不错,真说起来,他搞不好就给人家换两饼普通的茶叶还回去了,但价格只怕就会是天差地别,也就只有他能使得出这样的手段。

    李云中对其他茶叶到不是很爱好,就是喜欢普洱的味道,对普洱茶也是颇有研究的,既然已经拿来,他将就茶卓上的茶具,一面喊了一声那个保姆,开始泡起了茶叶。

    普洱茶冲泡要求更高,第一次冲泡茶叶的热水除了可以唤醒茶叶的味道之外,还具有将茶叶中的杂质一并洗净。第一次的冲泡速度要快,只要能将茶叶洗净即可,不须将它的味道浸泡出来;而第二次以后浓淡的选择就可依照个人喜好来决定。普洱茶即使变冷以后还是风味十足,所以夏天的时候可以弄得冷一些或者是冰过以后再喝。

    饮普洱茶必须趁热闻香,举杯鼻前,此时即可感受陈味芳香如泉涌般扑鼻而来,其高雅沁心之感,不在幽兰清菊之下。

    季子强实际上也多少懂一些,但在这里他就不能班门弄斧了,所以有意的显得孤陋寡闻一些,像一般正常喝饮料时一样,茶水吸入口中,从舌尖沿着舌面滑入口腔,茶水在口腔内停留的时间很短,这种急速匆忙的喝法,在喝茶时叫牛饮。

    这样的喝法让李云中皱起了眉头说:“季子强啊,你知道你这样的喝法叫什么吗?你是蹧蹋了好茶,它们的香醇甘美,像浮云过于太虚,你根本无法享受到。”

    季子强一听,连连的点头,学着李云中的样子慢慢的喝了起来,两人喝了几盏之后,才都余味未尽的放下了茶杯,李云中看着茶几上的紫砂壶,眼皮都没抬以下的说:“子强啊,说说今天想谈点什么事情吧。”

    季子强就笑了,说:“書記,你这不是逼着我汇报工作吗?”

    “你小子能来我这,又是送茶,又是奉承不断的,这黄鼠狼给鸡拜年,能有好事?真是的,有话就说,不然一会我就休息了。”李云中不以为然的说。

    季子强眼光一亮,说:“書記啊,你今天还别说,真的有件好事情呢。”

    “是吗,我洗耳恭听。”李云中把身体全部的靠在了身后的沙发上,看着季子强说。

    季子强就很是认真的说:“嘿嘿,上次你让我帮你办的事情现在有着落了,对了,書記啊,我帮你办成这么大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请我一次。”

    李云中有点迷糊了,看着季子强,他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啊,自己让他帮自己办事情了吗?

    季子强看到李云中有点茫然的表情,就用夸张的口气说:“不是吧書記,你该不会过河拆桥,不认帐了吧。”

    李云中‘哼’了一声:“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让你帮我什么事情?”

    “这真是的,事情办成了你就忘了,早知道我就不办了。可惜我费尽心机啊。”

    李云中疑惑的看着季子强,这样看了几秒,突然的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眼光中露出了惊喜,说:“你说的是那个臭小子的事情吗?”

    季子强嘿嘿的笑了,说:“不是他的事情还能是谁的?”

    李云中眼中的喜悦是无法掩饰了:“快说说,他们是不是同意了?”

    “这话说的,什么同意不同意,据最新情况来说,柯小紫应该已经是怀上了。”

    “这。。。。季子强,有点太夸张了吧。”

    “这有什么好夸张的,你现在就打个电话给啸岭问问,他应该是这两天带柯小紫检查身体呢。”

    李云中就不再理季子强,拿起了电话,不过想了想,又放下了电话,对季子强说:“你给他们两人打,不过调成免提,我听听。”

    季子强暗自好笑,也不多说什么,把自己手机拿出来,打开,因为刚才進来的时候他是关上电话的,他不想自己和李云中谈话的时候有电话進来干扰谈话。

    季子强摆弄了一会手机,调成了免提,一个电话给柯小紫打了过去:“小紫啊,我季子强,我就想问问,你检查了吗?是不是有情况了。”

    电话那面传来了柯小紫的有点嗲的声音:“嘻嘻,刚检查过了,确实有了,但现在男孩女孩还看不出来。”

    季子强‘且’了一声说:“我了个去,这才多久,你就想看出男女来,你以为你在研制速成产品啊,再说了,不管男女都是你们的骨肉,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

    “没有啊,季子强,我可是喜欢女孩的,不过这次还得谢谢你啊,你这方法真管用,啸岭傻兮兮的,每次以为带个套套就保险了,呵呵,他哪里想到我每次都把套套上面掐个洞呢。。。。。。”

    季子强头上就冒汗了,奶奶的,自己身边可是坐的省委書記啊,这丫头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季子强忙打断了柯小紫的话,不让她在继续的说下去了:“额,这就好,最近多检查,多注意身体啊,来人了,我挂了。”

    说完,季子强也不等柯小紫说再见,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继续把电话关机,这个时候的季子强他是有点心中发悚的,好一会才讪讪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李云中,李云中的脸也是有点红,表情尴尬,似笑非笑的样子,但最后到底是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季子强骂道:“你这小子真是无赖的到家了,这样的招数也能想出来。”

    季子强很是一本正经的说:“任务艰巨啊,我苦思冥想了好长时间,才想出了这个。。。。。”

    “打住,打住,少来这套。”李云中说到‘套’字,也是哑然失笑,摇摇头说:“好吧,不管怎么说,这事情你办的漂亮,我欠你一个情,改天补上。”

    “为什么要改天补上啊?”

    “你什么意思,总不能我现在就请你出去吃饭吧?”

    “也不用请我吃饭,我们换种你最喜欢的方式。”

    李云中莫名其妙的看着季子强说:“我最喜欢什么方式?”

    “我给你汇报工作啊,这应该是你最喜欢的吧。”季子强现在感觉李云中的情绪也已经调到最佳状态了,自己可以和他谈谈北江大桥的事情了。

    李云中皱了一下眉头,说:“是不是关于北江大桥的修改方案啊?”

    季子强暗自一惊,看来李云中早就知道了今天自己意图了:“李書記真实明察秋毫,不错,我想谈谈大桥方案修改的问题。”

    “嗯,你说吧。”李云中脸上已经收敛了所有的微笑,進入了惯常的办公状态了,实际上李云中早就听说了北江市关于大桥的分歧,也知道季子强在北江市这些天来使用的所有措施,他更清晰的知道,北江大桥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方案的变更问题了,这其中多多少少的夹杂了一个权利争斗,所以他一直没有表态,他还想在看看双方的表演。

    但现在季子强费尽心机的绕到了这个问题上,李云中就不得不开始思考一下自己应该给出的态度了,自己已经是北江省的第一人,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位置也决定了自己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无法采取模棱两可,含含糊糊的态度,自己都不拍板,那谁还敢拍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