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稼祥开着车说:“有你在后面指挥,难度肯定不大,问题在于这可不是一个收尾副市长管的事情,你这样安排,会不会受到抵制。”

    季子强对很欣赏,不错,王稼祥学会了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应该会有点难度的,但我也观察了一下,按现在北江市几个副市长的工作状态,这两件事情我怕他们不会认真的落实,有你抓,我才放心。”

    “行,只要你那面没什么麻烦,叫我做什么工作都可以。”

    “但你也不要大意,终究过去你一直都没有独挡一面的承担过主要职务,所以还是要多做点心理上的准备。”季子强叮嘱了一句。

    王稼祥很凝重的说:“我会认真,谦虚的做好这些工作的,请季書記放心。”

    季子强很满意的点点头。

    江可蕊就在一面说了:“行了,行了,又不是多复杂的事情,稼祥肯定能成,今天少谈点公事好不好?”

    “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季子强就闭口不谈了。

    一会,季子强他们的车就到了飞燕湖边,这一下就热闹了,他们从车上卸下带来了桌椅,三个女人就开始点上了烧烤的炉子,整理起带来的香肠,肉片,土豆,莲菜等等一会烧烤的菜肴了。

    三个男人都端上了小椅子,各自找上一个位置,钩撒進水里,靠着椅子上一面晒太阳,一面体会着钓鱼的乐趣,真的不赖。

    季子强看王稼祥一直在倒腾他那立不起来的浮漂或者费劲的穿蚯蚓。

    二公子坐在那里,不停地提竿往钩上挂面团,提起来又剩下个空钩,再挂再提,依然只有个空钩,他像是专门来这样喂鱼的,好长时间他是一条鱼都没钓到,只见他不停地换地方,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在季子强的眼里,他们三人现在像几个智障,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然后向这个世界展示出一种名叫钓鱼的状态。

    季子强运气不错,钓上了一条六七寸长的鱼,江可蕊和柯小紫两人就一起沸腾了,过来帮忙抓住,柯小紫说:“今天谁没钓上鱼来,一会就不要吃东西。”

    二公子愁眉苦脸的看了他一眼,说:“就你事多,逼急了老子开车到其他地方买100斤鱼来。”

    柯小紫哼了一声:“买来的算什么,好好钓鱼。”

    季子强取下鱼继续,继续钓鱼也继续观察他们,见他们两人浮漂一动就有人大叫"我上钩了",搞得好像鱼钩在他嘴里一样,尤其是二公子还要加上一声"啊",给他嘴扯豁了似的。

    不过到最后,二公子也是一条鱼也没有,他装备最贵,理论最丰富,牛皮吹得也最大,用的面团都是掺了料酒的,搞到这个局面让他脸上很挂不住,可他又死撑着装出自己很满~足的样子,让季子强和王稼祥笑得脸都抽了。

    算了,不看他们了,几张各具特色的脸,怎比得了春天太阳下的风景,季子强把鱼竿放在脚边,伸个懒腰做个深呼吸,飞燕湖的空气果然没有勾兑过灰尘,闻着舒服的很,抬头看天,竟看见几只鹭鸶,扑通一声,有条半米多长的大鱼跃出水面引得众人一片惊呼。哈!好安逸啊。原来钓鱼的快乐不只在鱼上钩的一刻,还在水、在天、在岸边、在我身边的几个傻小子,关于钓鱼的所有都是那么精彩有趣。

    这精彩得亲自参与了才能体会得完整,就像季子强一样。季子强以前认为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对钓鱼感兴趣,更不可能把它作为爱好。可一旦自己参与其中,并从中找到了乐趣就彻底喜欢上它了。

    这个时候,季子强想起了曾经去成都望江楼的时候,那里有一千古绝对曰: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相信喜欢楹联的朋友对此联已经很熟悉了,自它出世之日起就引来了众多的文人墨客前来应对,一时间妙语连珠,应接不暇。但令人遗憾的是,直至今日,仍没有一个绝佳的下联能与之相匹配!

    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望江楼乃千古名胜,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内涵。而现实中很难找到一处能与望江楼相媲美的古迹或者地名!

    季子强前几日偶尔在网上看到此事,细品一下上联,突然一个地方跃入脑海!--钓鱼岛!继而细一思索,遂得一下联,即:钓鱼岛,钓鱼好,钓鱼岛上钓鱼好,鱼岛不动,钓鱼不动。

    说实话,这个下联对的着实轻松,在想到钓鱼岛的一瞬间,整个下联已呼之欲出了,接着略一斟酌,便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该联,简简单单,平平无奇,并没有太深奥的字眼。甚至,乍一看有点像顺口溜!

    然而看似简单,却又不那么简单!

    钓鱼之不动,是说,钓鱼人专注于垂钓的逸趣当中,心无旁鹫!哪怕身边骇浪滔天,他依然波澜不惊,如如不动!这份深沉的定力,以“不动”二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望江钓鱼,千古不动!一副活生生的水墨画跃然在季子强眼前,暗合了中国古文化天人合一之哲学境界,以不变应万变,因为万变本就不离其踪,只要抓住了事物的本质,仍凭它上串下跳,也逃不出如来的手掌心!

    季子强蓦然的,就有了一种少有的信心,虽然北江市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但自己一定能够拿下它,掌控它,那里将会成为自己叱咤宦海的一个巨大的舞台。

    后来他们就在这里美美的吃了一次烧烤,虽然味道说不上很好,但至少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这几对夫妇,如果不是今天这样的情况,根本都不可能吃上这样的食品,不管说他们在北江市多么举足轻重吧,但至少在这个新屏市,他们还是具有不可估量的权威。

    在吃东西的时候,季子强就和二公子说倒了北江市的大桥问题,季子强说:“昨天本来是想到你家拜访一下你老爹,但你不在省城,我就先回来了。”

    二公子说:“最近工程很忙的,要是你真很迫切的话,,我明天就跟你一起回去,你这事情也不是小事情。”

    季子强心里也是急,但考虑到二公子自己项目的事情,也犹豫起来,他知道,二公子能这样说话,肯定工程是很紧张了,自己不能总想自己的事情,季子强就摇摇手说:“这也不好,我知道你工程上事情多,我抽时间自己过去吧。”

    二公子就拿起了一个烤好的鱼片,咬了一口说:“你看吧,要是感到为难我就回去陪你,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等些天回去,最近抢一下工期,马上就是春雨季节了,对施工影响很大的。”

    “嗯,嗯,好的,就这样吧,我先试试,不行在约你。”季子强说。

    江可蕊拿起了一个竹签,上面是烤好的羊肉,她递给柯小紫说:“你也吃点肉啊,看你这么苗条的,光吃青菜,也不怕营养不良啊。”

    柯小紫摇着头说:“没胃口,不想吃。”

    二公子一听就接上了话:“对了,看你最近食欲很差啊,你多吃一点吧,好像我在虐待你一样。”

    柯小紫嘴一撇,说:“就你还想虐待。。。。。”刚说了几个字,柯小紫就感到一阵的反胃,站起来,到一棵小树下就干吐起来了。

    慌得二公子赶忙过去,一面给她在脊背上拍着,一面说:“怎么了,怎么了,不是肚子吃坏了吧?”

    柯小紫只是摆手,说不出话来。

    江可蕊和王稼祥的媳妇都走了过去,看了一会,也没见柯小紫吐出什么东西来,两人就抿嘴一笑,江可蕊开玩笑的说:“嘿嘿,柯小紫,你莫非是有情况了。”

    这一说,连柯小紫都是一愣,脸上有了惊喜之色。

    二公子懵懵懂懂的问:“你们笑什么呢?说什么呢?什么有情况了?”

    江可蕊瞪了二公子一眼,说:“傻兮兮的一个人,小紫肚子里估计是有货了。”

    二公子真的有点傻了,看着江可蕊,好一会才说:“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呢?我们都是有措施的。”

    柯小紫就一下抬起了头,说:“你以为有措施就是百分之百的保险啊,你不知道现在伪劣产品横行吗?每次我让你注意一点,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

    二公子那个恨啊,怎么能这样呢?一盒套套才多钱啊,这玩意难道也有人造假?

    季子强就看着这几个人忙活,嘿嘿的笑着,他和王稼祥自然是不好过去帮忙了,不过那面的情况他可是什么都听的明明白白的,季子强也估摸着柯小紫是有情况了。

    一会柯小紫不干吐了,涮了口,又到了烧烤旁边,不过她这次是吃起来了,一面吃,一面还偷偷的给季子强使个眼色,满眼都是感激的样子,季子强有点害怕了,不敢去看她,娘的,你怀上就怀上,老看我干什么啊,又不是我整的,一会还让二公子起疑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