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又是夸张的说:“还有一点就是身边没有你,感觉自己更像孤家寡人了。”

    “呵呵。”江可蕊乐了,说:“几天不见你还学会油嘴滑舌了。你就再坚持坚持吧,再过些日子我就去北江市陪你。”

    “小雨什么时候回来?”季子强有点想儿子了。

    “快了,妈和老爸带他到外面去了,一会就回来。”

    算了算日子,上一次见到小雨是二十多天前的事了,那时他还在新屏市呢。

    时间不长,小雨他们也都回来了,这把季子强高兴的啊,抱着儿子就亲个没完,老妈在旁边忙说:“胡子,胡子,不要扎着他了。”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那里顾的过来,不过小雨到底是大了一点,心里有个记性了,对好久没有见面的老爹也是亲热的很,嘻嘻哈哈的和季子强闹了一会,一家人才坐下来吃饭了。

    一家人吃过饭后,二公子电话就来了,问季子强回来了没有,季子强感到今天坐车有点累了,就说自己有点耽误,明天才能回新屏市呢?二公子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放下电话,季子强就和江可蕊谈起了她调动的事情,告诉江可蕊,她那个省电视台副台长可是谢部长和李云中点名安排的,季子强的意思是让江可蕊赶快的把手上的工作弄完,早点搬家过去:“可蕊,我看你得快一点,不然怕李云中書記他们会多心的,还认为你有情绪呢,前几天谢部长都过问了,我让部长缓一点发文,但老拖着也不行。”季子强说。

    江可蕊说道:“我这面确实暂时过不去啊。”

    “要不我给刘市长说说,工作就交给别人吧?又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江可蕊说:“怎么不重要啊,那是我的心血,你也不要管了,我抓紧赶一下,早点把节目弄好就过去,北江市的事情已经让你忙的焦头烂额了,你哪有时间管这小事。”

    季子强长叹了口气,是啊,这段时间实在是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了,尤其是北江大桥的事,让他忧心啊。易局长他们几个在杨市长的支持下,竟然在专题会上跟他高唱反调,如果他执意要否定原来的方案的话,这些人还不知会出什么招来对付他呢。

    季子强仔细想过了,觉得下个星期无论如何也要把北江大桥的事定下来,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再不定下来的话,更难树立威性。

    这个夜晚就属于季子强和江可蕊了,江可蕊温柔了许多,云般秀发,笑面羞涩,大眼睛像会说话一样看着季子强,好半晌才轻轻道:“我们再坐坐吧。”

    江可蕊没有给季子强泡茶,她端来咖啡,季子强接过,温度刚好,他浅尝一口,他不动声色地打量她,正巧她抬起头来,侧着脸一笑。在这世上,有且仅有一个人,对你而言,她是完美的,而且仅对你而言是完美的。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其完美的对象,而且只有一个,江可蕊实际上应该是季子强心中为完美的对象了,虽然季子强有时候也会开小差,偷吃那么两口,但那更多的是欲~望吧。

    839

    季子强轻轻说:“今夜真是个良辰美景。”

    江可蕊笑了,拍拍她的手:“你很可爱。”

    季子强也笑:“我喜欢看你笑,你那两只犬齿,它们尖得很特别。”

    她十分善解人意的靠近了季子强,两人依偎在一起,看着窗外的夜色。

    飘渺的浮生犹如黑夜里的酣梦,人生只是酣梦里一刹那的风烟,在这么温柔的月色下,一切都变得很恍惚,具有催眠作用,季子强想他是被这月色迷惑了。

    她是那样的美丽,美丽得足以撩动他温柔的目光。

    季子强抓住一只寂寞的柔荑,风儿偃息,天地归宁,就像江海风平浪静,一片水光清澈,季子强突然的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人这一辈子也不过是很短的时间,我们路过的风景,爱过的人,遗憾过的往事,那一场一场又一场的阴差阳错,那些长长人生路上旧日足迹今朝回眸的一径轻寒,犹如一本太仓促的书,没有结局。可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那些过往日子里如荷般怅然的心事,那每一个猝不及防的瞬间,真的可以一笔带过吗?

    这个夜晚,季子强轻轻走進江可蕊的尘埃和心事里,江可蕊坐在窗前听季子强讲故事,说自己曾经有过的迷途的惆怅、还有的失败和苦痛,他告诉江可蕊,不管别人给予他的是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只要她在他的身边,那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了。

    江可蕊就一直笑着,听着,季子强从未见过那么美的微笑,仿佛天边第一抹朝露,甘醇甜香,沁人心脾。。。。。。

    后来江可蕊坐在雕花床沿上,红润的苹果脸嬌羞涩涩,长睫毛下杏仁眼低垂,薄薄的樱桃嘴角荡起一丝丝不好意思的抿笑。

    两人滚倒在床上。。。。。。

    次日吃过早餐后,季子强去了尉迟副書記的家里,尉迟副書記也是很感到意外的,两人一直聊,聊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季子强谢绝了尉迟副書記夫妇的挽留回了家。

    “尉迟副書記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回到家,江可蕊见面就问。

    “尉迟書記真是厉害啊,不出新屏市却知天下大事,连我要把北江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事情他都知道。”季子强说。

    “那是,尉迟書記为官这么长时间,经他提携起来的领导分布在北江省其他地市各个单位各个部门,数不胜数,这些人啊,自然会和他经常联系的,能有什么事情瞒得了他的。”江可蕊说道。

    “不错,一个篱笆三个桩,没有人,没有朋友,肯定是一事无成的。”

    “嗯,明白就好。你现在当了市委書記,可得多提拔些有才华有能力但没背景的年轻人,充分调动干部的积极性。”江可蕊说。

    季子强很是稀奇的看着江可蕊,没想到江可蕊现在也有点入道了,对官场的事情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季子强就嘿嘿一笑说:“这个还用得着你教我,在我手里有干部任免权的时候,我就这样做了。”

    江可蕊笑笑,说,“北江大桥的事你打算怎么弄?”

    “这个事情还真是棘手。修建北江大桥的资金缺口很大,韩副省长虽说会大力支持我,但他是副职,能量有限,最后说不上还有麻烦。”

    “省城的事情尉迟書記肯定是知道的,你没问他一下?”

    “没说的太多,这事情我会慢慢的考虑的,你不要操心啊。”

    江可蕊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一会饭好了,一家人吃了起来。

    下午季子强就给二公子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回来了,二公子就从工地上赶了过来,这里季子强又给王稼祥去了个电话,今天的天气很是不错,新屏市比起省城又要暖和很多,季子强和他们商量一下,三对夫妻去飞燕湖钓鱼,出发前季子强就和王稼祥,二公子都说好了的,为了不被人打扰,尽情的享受钓鱼的乐趣,这次自己回来不要告诉外人,免得那些到时侯麻烦,来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拍他马屁,大家都没得好玩了。

    季子强平时的工作比较忙,很少有此雅兴,今天难得一个好天气,季子强就想出去转转,很久没到飞燕湖来了,想一想心里还是挺挂念的,季子强也不求吊起多少鱼来,他的心态也早早地進入了享受的状态。

    季子强没有带车,他坐的是王稼祥的车,路上季子强就问:“怎么样,老爷子那里说通了吗?”

    “这几乎不需要说服老爷子的,他听说我要到省城去跟你混,老爷子就连连的点头,你知道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吗?”

    季子强摇摇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江可蕊和王稼祥媳妇一眼,生怕王老爷子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

    王稼祥呵呵的一笑说:“老爷子说:跟着老虎有肉吃,跟着小狗去吃屎,和季書記一起,你小子将来一定能混出个名堂。哈哈哈。”

    季子强有点发蒙了,这老爷子说的也太那个啥了吧?不过想想也是,话丑理端,这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一个道理吧。

    车上的几个人都笑了,季子强就对王稼祥说:“那你就准备一下,最近过去,至于你媳妇,可以稍后考虑一下,安排个好一点的工作,对了,你是教师吧,到时候想继续做教师也可以,想搞行政工作也成,你们商量一下。”

    王稼祥的媳妇就甜甜的对季子强笑笑说:“谢谢季書記,现在我也有点懵,想好了让王稼祥告诉你。”

    王稼祥的这个媳妇长得还是很漂亮的,一副嬌滴滴的没人胚子,就是性格上对人有点冷,没有王稼祥这样的活泼,不过这样也好,相处起来话少,不用多招呼她。

    季子强就点头说:“成,你们在好好想想,稼祥,你去了之后我准备让你把修建北江大桥和北江市的工业抓起来,没难度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