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宫老,我去见季書記的时候,发现他似乎很喜欢这幅字。我在想,这幅字是否另有深意呢?您对古诗词有研究,所以特地过来请您帮我解解。”

    “这诗确实特别。但不是古诗,应该是季書記自己的诗,他自然是有所用心的。诗的原意我也就不说了,我给你点提示吧。你是聪明人,回去慢慢琢磨吧。”

    说毕,提笔在纸上写下这么一首诗:一纸任命赴北江,人地两疏步艰难。。。。。

    宫老先生放写完,车本立已经明白了诗意的大概,当即从皮包里数了1000元放在写字台上,说:“我懂了,谢谢宫老指点。”

    宫老先生拿起钞票追到巷口,可车本立的车子已抛下一缕青烟扬长而去。

    此时季子强也正坐在车内,身子向后靠着,闭着眼睛想着心思。他们正在赶往省政府。

    秘书小刘坐在前面,奥迪a8轿车汇入了街路的车流。尽管外面已是依然的寒冷,可是车内的空调却制造了一片温暖如春的天地。虽然因为视角的原因,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刘,一时间还无法看到季子强的表情,但是,他能够感受到,此时这位霸气十足的年轻高官,一定在思考着什么重大问题。

    “小刘啊,你觉得车本立这人怎么样?”

    小刘闻声一回头,却见季子强依旧闭着眼睛,就说:“没怎么接触,还不好下结论。但从侧面了解了一下,很多人说他为人有些霸道,但对朋友还是很仗义的。交际圈很广,从市、县、乡镇各单位各部门他几乎都有熟人,就连省里,他也认识不少领导。”

    “奥,跟杨市长的关系怎么样?”

    “还可以吧,他是北江市的知名企业家,和市里的领导关系肯定是不错的。不过,比较而言,车本立和过去的老書記走得近些,这几年秋書記来了,他好像没拉上关系。”小刘说。

    季子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小刘还是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给季子强做个清楚的介绍:“从车本立的交际特点来看,他好像更注重跟一把手搞好关系,对二把手三把手的交际好像不是很重视。”

    “很现实的一个人。”季子强说道:“跟易局长,李局长他们呢?”

    “关系也不错,他是做房地产开发和路桥工程的,少不了和这些部门打交道,季書記,他来找您,估计是为北江大桥的事吧?”

    “估计是吧,不过他没跟我谈这事。挺精明的,在入正题之前知道先做些铺垫。”季子强笑笑,不过他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对生意人的这种伎俩,早就见怪不怪了。

    说话中,季子强的车子驶進了省政府大院,半个小时前,他给韩副省长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情需向他汇报,韩副省长告诉他,他马上要随省里的考察团去香港考察,一周之后才会回来,要季子强有事等他回来再详谈。

    一周的时间,季子强哪里等得了,北江大桥是用老方案还是用他的提出的新方案建造,这几天就得定下来,不定下来,其他筹备工作也无法跟進,更重要的是,这事拖得越久,不明真相的人就会误以为他拗不过杨市长的势力,那他在北江市的局面就更难打开。

    季子强就把事情说很很迫切的样子,韩副省长同意等他半个钟头。

    一见面,季子强就客气的说:“韩省长,不好意思,耽误您宝贵时间了。”

    他带着歉意把预先准备的资料递给韩副省长,这是一份是关于把北江大桥建设成北江标志性建筑的设计图和工程预算资料,一份是前几天北江市就北江大桥专题会议的会议记要,还有一份是他亲手撰写的《关于把北江大桥建设成标志性建筑的可行性分析》。

    韩副省长接过资料,随便翻了几下,说:“我要出发了,这些资料我带去路上看,看完后打你电话。”

    季子强看了眼手表,自己和韩副省长真正说话的时间还不到5分钟。

    但人家本来就忙,先让他看看资料再说吧,季子强又准备到苏省长那里去坐坐,至少给他也通个气,不要当跟前在他这里挡住了。

    不过上楼一看,苏省长却不在,问了一下办公厅的干部,说苏省长外出检查工作了,季子强只好作罢,返回了市委办公室。

    按现在季子强的设想,第一步要在北江市形成一个统一的思路,第二部就是要让省里同意修改这个方案,因为前一个方案省里已经是通过了的,现在就有了难度,而省里要通过,那也先要得到几个相关厅局和分管交通的韩副省长同意,当然了下一步肯定还要苏省长或者李云中点头,事情才会成。

    现在季子强最担心的就是苏省长这一关了,不得不说,目前的北江市大桥方案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季子强和杨喻义角力的工具,走到现在这一步,不管是季子强,还是杨喻义,两人都已经没有多少退路了,谁的方案通过了,也就预示着谁在北江市具有更大的权利份额,当然,这个份额是一个综合实力的对比,不是单纯的职位高低。

    基于这个观点,季子强也必须要考虑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自己和杨喻义的角力中,会不会出现第三方的牵制,而这个第三方也极有可能是苏省长了,因为谁都知道,杨喻义的后台就是苏良世。

    同时,季子强还要考虑到苏良世对李云中的影响,如果这两个北江省的大佬都形成了一致的想法,自己这个方案想要通过就有点问题的。

    单单是杨喻义带着北江市那一堆手下,季子强并不太畏惧,自己有北江市市委書記这个金字招牌在,就一定能制约杨喻义,但杨喻义肯定也会在这场权利的保卫战中奋力拼搏的,要是这样的话,他也一定会找到苏省长,这就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季子强决定,自己还是要提前坐坐李云中的工作,以免腹背受敌。

    季子强拿起了办公室的电话,给二公子挂了过去:“李老板啊,最近工程進展怎么样?”

    二公子一听是季子强的电话,就笑着说:“我修新屏市的路,和你北江市什么关系,你操那么多的心干什么?”

    “嗨,你这话说的,不知道本人现在的身份了是吧?”

    “哦,哦,知道了,知道了,你是省委常委啊,新屏市也能管。”

    “呵呵,知道就好。”

    “拉倒吧,你就是省委書記了,干我吊事,说吧,是不是又有什么问题。”

    这个二公子是从来不给季子强留面子的,季子强当然也是不会在意他的口气,这小子,就这毛病,拽起来二五八将一样,季子强问:“你还在省城吗?”

    “我早就回到新屏市了。”

    季子强本来还想搭着二公子一起到李云中家里坐坐的,现在一听二公子不在省城,就只好不提这事情了,说:“那刚好,明天是周末,我准备回一趟新屏市,到时候请你吃饭啊。”

    “嘿嘿,是不是省钢的事情办成了?想感谢我?不过我还是没有弄懂上次你让我请成厂长他们两人是什么意思?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季子强也嘿嘿的一笑,说:“这事情有什么好说的,下次,下次详谈。挂了,开会了。”

    季子强就挂断了电话,这个事情季子强是不想到李云中办公室去谈的,一个是李云中那里每次很忙,每次谈话时间也短,很多想法都不能完全说清楚,在一个,官场上的事情,在办公室去十次,比不得到家里去一次,那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季子强想了想,决定哪天瞅着李云中不忙了,自己亲自到李云中家里坐坐,先打个预防针。

    第二天上班忙过一阵之后,季子强就让司机送自己回新屏市了,他来省城也是好多天了,心里不仅是想江可蕊和老妈他们,更是惦记着自己的儿子,另外也想和江可蕊商量一下她工作的事情,上次电话中只是简单的给江可蕊提了两句。

    一路也没有太耽误,季子强就回到了新屏市的家中,先把司机安排到了竹林宾馆住下,季子强是不敢让自己的小车在家属院露面的,怕招来太多人,让自己今天难以招架。

    季子强進门四处一看,家还是那个家,却倍感温馨,卧室那熟悉的装饰得像一团紫色的雾,四处是鲜花,一张篷床引人遐思,这些天来,季子强想象中的温柔乡就是这个样子。

    季子强看看客厅墙角一盆人那样高的鲜花,累累百来朵花蕾,含苞待放,像是也在迎接他一样。

    他很舒适的往沙发上一靠,说:“终于回到家了。”

    妻子江可蕊笑了下,说:“你在北江市不也有个家么,怎么说这话?”

    季子强说:“不一样啊,新屏市的家才是真正的家。”

    “哪里不一样?”

    “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每个人都冷冰冰的。我虽身为北江市的書記,可总感觉那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我的。”

    “慢慢就好了。”

    季子强在省城的处境,江可蕊都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