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正在想着这些问题,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季子强一看是个新号码,就不想接,这个时候打手机的都是些半生不熟的关系,不是探听信息,就是托付办事,这样的电话可接可不接。如果真是铁磁的关系,大多会在上班时间,或直接到家里,到饭店。

    季子强就发现了,市委里面的很多人即便手机响成炸弹,也不会有人提醒,屋里人多的,接听电话会说一些暗语,挂着长或者主任头衔的一人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手机贴在腮上,说着的是“怎么了小花猫,又谗了?”这是冷了老情人或新情人如胶似漆的口气。

    季子强虽然不是如此,但这样的不熟悉的号码,他还是会犹豫的。

    但电话却一直像个不停,让季子强不得不接:“喂,你哪位啊,找谁。”

    要是认识的号码,季子强会很快报出自己的名字,但这样的号码,他想先听听。

    “季書記,是我,洋河县的林逸啊。”

    林逸?季子强一下就坐正了身体,这到很有点意外,季子强忙说:“林逸啊,哈哈哈,怎么换了个号码,差点不接你电话了。”

    “嗯,我手机没电了,这是秘书的手机。”

    “奥奥,你最近还好吧?”

    对面林逸说:“我在赶往省城的路上,首先对季書記表示祝贺,在一个想晚上见个面吧?就不知道季書記方便吗?”

    季子强却突然的有了一个感觉,觉得这个时候林逸到省城,或许是有目的的,而她来找自己,也许不单单是为了诉诉旧情,因为对林逸来说,现在是个很敏感的时刻。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所有官场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会紧张起来,毕竟一个人的机会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季子强想了下说:“你走到什么地方了?”

    “今天开会忙,所以走的晚,离开柳林市几十里了,估计再要一两个小时就到了。”

    季子强觉得自己应该直接一点,和林逸不用绕弯子:“你是不是准备来省里活动县长?”

    林逸绝没有想到季子强会这样问,她一下愣住了,说真的,她确实是想来找找关系的,在省城市委,她还是有几个朋友,但这些人由于身份的限制,未必能帮上她多少,所以她就想到了季子强,现在的季子强已经是省委常委了,自己找找他,比谁都强,而且也是好久没有见季子强了,林逸还是有点想法的。

    “季書記,你也知道这事情了。”

    “是啊,我无意见听说的,所以问问你,是不是冲这个来的。”

    “嗯,有这么一个意思,不过也不好为这事惊动你,主要想去看看你。”林逸有点嗫嚅的说,对季子强这个男人,林逸是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他总是很飘忽,他的想法,他的考虑根本都不是自己可以猜测的,她更怕随着季子强地位的提升,在这些问题上会是另一种态度。

    季子强点点头,觉得林逸还算诚恳,就说:“如果是为这件事情而来,我认为,你最好不要节外生枝,既然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我肯定没有袖手旁观。”

    那面的林逸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了,她应该是很激动,没想到远在省城的季子强依然没有忘记自己,从他的话中也清晰的表明了,他已经帮自己把这事捋顺了。

    838

    好一会,林逸才说:“谢谢季書記,但我还是想去看看你?可以吗?”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摇头说:“这个时候,你最好不要乱跑,等过了这段时间,顺道办事的时候来吧,我一定热情的招待,你看好吗?”

    林逸也明白,这是最好的选择了,现在自己正是风头浪尖上,到省城会很敏感,会让人猜想的,万一露出什么破绽,白白的浪费一次机会不说,还给季子强带去麻烦。

    “嗯,那行吧,我这就返回去,谢谢你。”

    “不用这样客气,放心的工作吧。”

    季子强有点感慨的挂上了电话,想到当初洋河的事情,想到那次醉后的夜晚,自己和林逸的一段纏绵,季子强现在自己都感到有点荒谬。

    他摇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有转到了下一步的北江市的人事调整上去了,不过季子强觉得还是不要操之过急,自己对北江市的了解还不够。。。。。

    不过,还没到人事调整,季子强就迎来了一次巩固地位的绝好机会。也就是那次会后的第三天吧,季子强办公室来了位非常特殊的客人,这个人就是车本立,人称“立哥”。

    车本立在北江市也算得上个数一数二的人物,光他的身份就有好几个:北江市远通路桥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北江市在水一方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北江市骨科医院最大股东,连续多年的北江市优秀企业家、知名企业家等等。

    早些年车本立看房地产赚钱,又注册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投石问路地在外地开发了几个小楼盘,房子居然全都售出去了。去年得知北江市要开发南、北新区,他又在北江市两侧动工开发起了占地面积最大的楼盘“北水花苑”,并扬言要把“北水花苑”打造成北江市占地面积最大、建筑面积最多、绿化面积最广、小区管理最规范、生活环境最宜人的小区。

    由于他的身份多,自然钱也多,车本立自己一辆7系宝马,妻子一辆现代跑车,至于有多少房产有多少存款,那恐怕只有车本立自己知道了。

    一个人头衔多、又有大把的钞票,自然也就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在市里,他是市委们、市政府领导的座上宾,到了村里,他又是村書記、村长的座上宾,可谓是大小通吃,黑白两道都很有面子,有了社会地位,包揽工程就容易多了,就拿北江市的村级公路硬化来说,至少有1/4的工程落入了车本立的手里。

    但车本立并不满足。他一直希望头上能再多一个头衔,即北江市人大代表,但却总不如愿。连续被确定为正式候选人,公示时都被选民联名给搅黄了。理由很简单,车本立是多次入狱的刑释人员,一次因为打架斗殴入狱五年,出狱后没多久因调戏并打伤一个ktv女服务员再次入狱一年。

    没能选上人大代表,一直是车本立心中的一件憾事,每每人大会召开之际,车本立就万分地感慨。不过,车本立并没有死心,他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和别人代表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步入北江市人民代表大会会场的。

    这次车本立来找季子强,不是为了人大代表的事,他去找季子强有两个目的,一是拜会拜会这位新上任的市委書記,摸摸新書記的性子,为以后搞好关系打下基础。二是想了解些北江大桥的情况。

    这是块肥肉,早在去年他就蠢蠢欲动了,现在又听到风声说北江大桥要重新设计,增加投资,他就更想咬下这块肥肉了。

    虽然他在北江市很有面子,但要见季子强却是费了些周折。接连找了三次都没见着季子强的面,不是季子强不见他,而是季子强确实有公务纏身抽不出时间。

    当然了,上任也有一段时间的季子强对这个车本立在北江的地位也是知道的,车本立跟省市的一些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季子强也是有所听闻的。

    所以,当今天车本立来找他,季子强不可能拒之门外的。

    这个车本立是个不简单的人,没什么文化,但却非常精明,也非常细心。见了季子强,闭口不提北江大桥的事,他不想一见面就让季子强认为他是奔着工程去的,所以见了季子强后,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给季子强留了张名片就匆匆告辞了。

    从進门到离开,不过短短3分钟,但就是这3分钟时间,他记住了一个细节——新任市委書記办公桌对面的墙上那幅字是新挂上来的。

    他敢肯定,季書記肯定是非常喜欢这幅字的,而且,他有种预感,这幅字里,一定暗藏着季書記的某种情愫。他试着读了读那首诗,无奈识字不多,根本无法通读全文,他便记住了诗的题目,打算回去请人帮忙译解。

    车本立要找的解诗人是宫老先生了,车本立好宫老先生的关系不错,虽不是至交,但也是常打交道的。见了宫老先生,车本立把诗名一说,宫老先生就皱着眉头问他这首诗是不是在市委書記的办公室里看到的。

    车本立当即明白了,季子强办公室挂的那幅字就是出自宫老先生的手。他有些奇怪,这个宫老先生怎么会给新任的市委書記题字呢,他可是一向很少给官场中人题字,尤其是高官。

    原来的老市委曾想要宫老先生的一幅字,他都拒绝了。老書記让车本立代求,也被他拒绝。

    “宫老,季書記办公室的那幅字是你写的?”

    宫老先生点点头。

    “您不是一向不给官场中人题字的么?这一次怎么?”

    宫老先生说:“我确实是不想题的,但一个朋友为季子强开了口,我也就只好从命了。”

    宫老先生说的那个朋友,车本立当然心知肚明,那就是文秘书长,他们两人可谓是忘年之交,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说服宫老先生为领导题字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