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是征询,但那些领导和代表都不是傻子,都听出了这位新季書記的弦外之音——他要高标准、高要求的把大桥建设成峡川的标志性建筑,便都唯唯诺诺的称赞季子强的远见卓识,一致赞成季子强关于把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提议。

    这样季子强心中也多少有了一点底气。

    今天这个会开得有些突然,季子强事先没有跟杨喻义通气,这让杨喻义很不自在。他认季子强故意的这样做,就是想在他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来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通过大桥的新方案。但杨喻义不愧是杨喻义,为在会上压倒季子强,他还是想尽办法做了充足的准备,一早他接到会议通知后,就要自己的一些心腹们设法弄清了今天参会人员的名单,要他们根据名单一一去做工作以取得支持。

    当然了,他要他们做工作时千万要注意方式方法,别太露骨了。

    很多人都明白,这次专题会是外地新季書記与本土市长的一次较量,得罪哪边都不讨好,都不想参加这样的会。可是,市委办公室在通知时说得很明确,这次会议非常重要,任何人不得迟到缺席,也不能请人代会。

    这就让很多人在今天是抱着小心翼翼的态度来的,他们了解杨市长的威力,却也领教过了季子强的强硬手段,所以每个人都很是担忧,生怕自己成为这轮争斗的牺牲品。

    季子强今天开的既然是讨论大桥的专题会议,议程就相当的简单了,在季子强介绍了北江大桥的一些情况并阐明了他的看法后,由与会人员自由发表意见并阐明理由。

    杨喻义作为市长,先发了言。他的发言,主要是把北江大桥原来的设计方案所作的工程预算和现在要建成标志性建筑所作的预算進行了详细的对比,最后得出的两者差是3600多万元。

    杨喻义这一招很精明,他的发言,仅仅是在数字上進行对比,既没有否定他一贯主张的老方案,也没有否定季子强要建标志性建筑的提议,他扔给与会者的是一个选择题:作为北江市多花3600多万去建一座桥是否真的值得?很多人都不敢轻易发言,会议就有些冷场。

    “大家怎么都不说话了,怎么一个个看起来都蔫蔫的,是不是昨晚打麻将打了通宵太晚没有睡觉啊?”

    季子强说到这马上把笑容收起,换成了极为严肃的表情,“北江市的麻风太浓了,满街都是麻将馆,很不好。清源同志,我建议你们公安部门好好地整治一下街头的麻将馆,说是娱乐,实是赌博,你们都给我去查查,该抓的抓,该关的关,该罚的罚,绝不能心慈手軟。还有,市纪委和市监察局也要对城内的茶楼、咖啡馆这些场所進行严查。同时,要发文到各县去,狠刹赌博之风。据群众举报,我们有不少同志经常出入这类场所玩牌打麻将,对待这类不思進取的同志我们要严惩不怠,北江市委、市政府绝不允许这些场所成为我们干部赌博的避风港。”

    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書記的邬清源和市纪委、监察局的领导都说这事他们回去后就立即進行布置。

    说完赌博,季子强又把话题回到了北江大桥上:“大家有什么意见就说嘛,开这个会只是想初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至于北江大桥到底怎么建,什么时候建,以后市常委会上还要進行专题研究的。”

    说完这些话,季子强看了发改委主任吉琼玉一眼,说:“琼玉同志,你带个头,发表发表意见嘛。”

    吉琼玉没想到季子强第一个点的“将”会是她,有些意外,又有些受宠若惊,季子强点名要她发表意见,自然是另有深意的。

    吉琼玉是一个40多岁的女人了,人很精明,长的也算不错,当初刚毕业到了政府的时候,正是青春美丽的一个妙龄少女,那时候追她的人可多了,但她偏偏就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一心想在官场混个风起云涌的,所以最后挑三拣四,挑了一个大家都人为配不上她的男子,但这个男人的老爹当时确实北江市的一个很有份量的领导。

    按吉琼玉的说法,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自己想要在官场混,自然就不要指望再找个什么白马王子去恩恩爱爱了,你还别说,从结婚之后,吉琼玉就开始進步了,从一个乡镇的计生员起步,一点点的又从科员到科长,再到副局长,局长,这样一步步蹬了上来。

    有得自然会有失,官场上一马平川的吉琼玉,却在家庭和婚姻生活中饱受艰辛,先是老公经常在外面嫖风浪当,给她惹出了很多事情,后来这个老公又染上了毒瘾,这一下就把家底败完了,单位上也因为吉琼玉的公公离休了,也就不再顾忌什么,直接把吉琼玉的老公就开了,蛋挞老公还经常逼着吉琼玉给钱,有好多次让吉琼玉连死的心都有了,根本是不敢回家。

    后来也是逼急了,就要离婚,但老公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吉琼玉找到了北江市当时的老書記,给组织汇报之后,市委很是重视,也帮吉琼玉想了一些办法,让妇联等几个机构一起出面,这才让吉琼玉和老公离婚了。

    离婚后的吉琼玉也轻松起来,不过她的官途雄心依然不减,好多次,她都用女人的敏锐感觉,帮她找到了最为合适的坐标,这一路走来,就到了北江市举足轻重的发改委主任位置。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发改委主任啊,发改委主任的权利非常大,主要是资金投入和项目管理方面的,很多地方项目都向发改委申请资金的。同时它还兼顾着综合研究,拟订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進行总量平衡,指导总体经济体制改革的宏观调控部门。

    比起那些大局的局长们,一点都不含糊,就是有的副市长,也未必有这个发改委主任的实权大。

    季子强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在他刚来的时候,就听到叶眉介绍过吉琼玉,说这个女人能力强,工作泼辣,不过就是有见风使舵的毛病,可以用,但不可以交心。

    为了今天的会议顺利展开,昨天季子强找吉琼玉谈了话,对她是夸赞有加,说她有在乡镇担华领导职务的经历,有着丰富的农村基层工作经验,又在县里分管过开放型经济工作,人这么年轻,在北江市新一轮的“工业兴市”的大战略当中肯定会大有作为的,鼓励她好好干。

    对吉琼玉来说,这无疑就是季子强给她释放的一种信息,她知道季子强需要人手,需要支持,而自己也更需要依靠,可谓是一拍即合。

    现在季子强要她发言,用意再明白不过了。

    吉琼玉深吸了口气,说道:“我认为现在的北江市虽然在省内不错,但和发达城市的省会比,工业发展过于缓慢,经济总量不高;另一方则是我们北江市没有拿得出手,值得在别人面前一夸的东西。我们应该借南北两个新区开发这一契机,高标准高要求地建好北江大桥,把北江大桥建成北江市的标志性建筑,而不仅仅是一座通车通人的桥梁,使未来的北江大桥成为展示我们北江市的一张最好的城市名片。”

    这个时候,杨喻义心情复杂的看了吉琼玉一眼,对这个女人,杨喻义是有些顾忌的,倒不是说她那个早就离休的公公,而是这个吉琼玉捏着杨喻义的一个短处的,在好几年前,在吉琼玉还是发改委副主任的时候,一次杨喻义他们一起到国外考察,杨喻义把洋酒喝多了一下,最后有些失态,他借着酒精的壮胆,厚着脸皮到了吉琼玉的客房,调笑一阵,就突然动起手来,吉琼玉也是半推半就的,这人到了国外,好像也放松了不少,看着杨市长把自己的两~腿~分开,看着这杨市长上去偏偏不下真功夫,蜻蜓点水似地故意撩拨她,把个吉琼玉撩拨的又扭又摇,脸上却是失望的神色,正要消火,杨喻义忽地发一声吼,发疯发狂地使出了崩山的招式,足足弄了半个小时,威风依旧不减,把个吉琼玉推搡得如水如泥。

    吉琼玉就哭了,说:“我前十年白活了……市长啊,你叫我当了一回真女人。”

    吉琼玉的前夫有个怪毛病,两个人在一起时,三五天也能对付一次,尽管每次都是不腥不淡,毕竟露水也是湿的,只是不能出去,出去几天回来,反倒不能干房事了。吉琼玉猜他是在外边眠花宿柳的,回来之后两口子必定要吵吵嚷嚷闹一场,偏偏丈夫当时又是个企业上的外销经理,出去是随时都有的。

    后来老公吸毒了,那话儿就更不得力,让吉琼玉经常不腥不素的很难受。

    但那次之后,杨喻义回来却感到后怕了,首先是吉琼玉索要发改委主任的位置,再后来吉琼玉的老公吸毒很缺钱,经常到单位找吉琼玉要,这就让杨喻义越来心里越担忧了,怕万一有一天这个吉琼玉出了问题,自己也就跟着倒霉,而且两人接触多了,杨喻义发觉这个吉琼玉在政治上的野心也是很大的,自己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的各种要求了,所以杨喻义就开始和她疏远了,两人为这事情也争吵过几次,虽然彼此都不敢翻脸,但关系也是越来越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