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就是一个搞法律的人,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自己是不能不知道的。

    他犹豫起来了,季子强没有催他,季子强拿起了茶杯,慢慢的喝起茶来,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勉强郭局长做的,一切都要靠他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自己只能等待,也许还可能是失望。

    但这样的等待没有多长时间,郭局长站了起来说:“我现在去邮局”。

    季子强欣慰,也有点感动,多好的同志啊,他也站了起来,走到了郭局长的身边,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季子强亲自为郭局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他们再一次的握了一下手,两人都没说什么,连告别的话都没说。

    也或者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机会说告别的话了,因为哈县长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正向他们走来。

    季子强先看到了哈县长,他就热情的招呼说:“哈县长,今天不忙啊”

    哈县长笑笑,看了一眼郭局长说:“怎么两人又一起研究案情了”

    季子强很坦然的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暗叫一声糟糕。因为在哈县长随口的一句招呼中,自己在点头,但郭局长却在摇头,这不由的季子强心里一阵发紧,他忙说:“也算不上研究,就是我最近在白龙乡,想了解一下案情的进度。”

    哈县长呵呵的笑着说:“你个小季啊,一天尽是想着工作,我想问下周末你回市里吗,给一个朋友带点东西。”

    季子强说:“不一定的,你带什么东西”

    哈县长就说:“不一定啊,那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然后哈县长就转身离开了,郭局长也看了一眼季子强,赶忙走了。看着这两人离开的背影,季子强的心还在继续的下沉,事情不是表面的这样简单,哈县长本来应该是找自己有事情的,他绝不是让自己带东西,那只是他随机应变的一个临时的借口,他为什么要搪塞自己,显然,他从自己和郭局长在那一瞬间截然相反的表现中生出了疑虑,对于一个善于察言观色,思虑慎密的哈县长来说,一点点的怀疑,都会让他认真分析的。

    季子强想的一点都不错,哈县长回到了办公室,关上门,拧住那稀疏的眉毛,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一种狼性的嗅觉,让他对刚才季子强和郭局长截然不同的反应起了疑心,他们为什么会惊慌

    为什么明明在研究案情,但自己问起来的时候,郭局长又要去否认,季子强后来对他们两人在一起的轻描淡写的解释是不是有点多余,是不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种的迹象汇聚在一起就让人不得不心存疑虑了。

    他们两人背着自己想干什么难道自己和范晓斌的一些问题引起了他们的怀疑吗但自己自认没有什么破绽让他们看出啊,也难说,这个郭局长自己到是很了解,不过季子强就不好把握了,他超越常人的精明和狡诈,让人本来就防不胜防,在他对这个案件参与的每一天里,自己杜是提心吊胆,总感到危机重重。

    怎么办怎么办

    哈县长被难住了,他既自信的认为他不会有什么问题,又老是担心季子强会查出什么,在矛盾中哈县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这个压力是季子强带来的,想一想,在没有季子强来到洋河县的那些日子里,自己过的多么悠闲快乐,无拘无束,有了季子强,自己接二连三的损失人马,还一次次的在华书记面前表现了自己的无能。

    现在对自己来说,已经到了重大的关头,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黑暗重重。

    看起来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在他季子强还没完全掌握主动的时候,击垮他,赶走他,不为别人,就为自己,该出手了。

    哈县长下定了决心,他站起来,来回的疾走几步后,决定先到华书记那里去探个口风,从表面的判断上,季子强和华悦莲好像已经结束了,但有的事情局外人看起来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看不透的,还是落实一下为好。

    哈县长叫来了秘书,对他说:“你马上帮我买2斤好茶去,另外通知司机,让他加好油,我一会要用车。”

    秘书也有点意外,今天还有一个会议的安排,但哈县长叫加油,那肯定就是出长途了,他小心的问了一句:“供电局那个会议”

    哈县长不容置疑,简单干脆的说:“推掉。”

    秘书就不再说什么话,悄然离开,赶忙出去采买菜叶了。

    下午上班的时候,哈县长已经来到了柳林市,刚才从洋河县离开的时候,他给华书记打过一个电话,说想给华书记汇报一下工作,华书记答应下午可以见他。

    哈县长的小车缓缓的开进了市委大院,在这来的一路上,哈县长都没有停止过思考,很多问题他要造作准备,车停下来了,哈县长看看时间,和华书记说的时间还有一会,哈县长就提上茶叶,又让司机从后备箱拿出一条香烟来,说:“你就在这等我,估计时间很快我就下来了。”

    说完话,哈县长就往华书记的办公室走去了,到了楼上,哈县长显示见到了华书记的秘书,这个秘书叫肖鑫,哈县长到了他的办公室,见面两人寒暄了两句,哈县长就把那条烟拿出来对肖鑫说:“肖秘书,也没什么好带的,你留着抽。”

    肖秘书客气两句,也就收下了,对一般来见华书记的人,肖秘书都是心里分了档次的,根据你的职位高低,根据你和华书记的关系好坏程度,这样的区分是必要的,华书记不是谁相见都能见到的人。

    对于哈县长,肖秘书一贯很谨慎,这个哈县长和华书记的关心好就不说了,关键是哈县长属于比较阴沉的那类人,肖秘书在官场多年了,时常的告诫自己,对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得罪,有句话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

    肖秘书放下了香烟说:“你稍微的等一会,一个县委的书记正在里面给华书记汇报工作,他一出来我就带你进去。”

    哈县长客气的笑笑说:“没关系,我和书记约的时间也没到,就是想先上来看看你。”

    肖秘书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也笑笑说:“谢谢哈县长惦记。”

    哈县长就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说:“对了,肖秘书,华书记的闺女最近在市局上班了吧,我好久都没见她了。”

    肖秘书说:“上班了,在市局法制科上班。”

    哈县长“奥”了一声又问:“我有个同学的儿子是留学生,小伙子不错,我想给华悦莲介绍一下,不知道她现在谈没谈男朋友,要是没有,到可以见见。”

    肖秘书看了他一眼说:“你真应该多关心下她,过去好歹也是你们洋河县待过的,不过要说介绍男朋友的事情,我看暂时算了,好像她最近心情不好。”

    哈县长点点头:“这样啊,那以后在说这事了。”

    哈县长已经探清了自己想要打听的事情,看来这个季子强和华悦莲确实谈蹦了,不然肖秘书是最了解华书记家里情况的人,季子强要是依然和华悦莲在谈,他应该是知道的。。

    这样一来,哈县长的心情就宽松了很多,那么,下一步对付季子强不仅不会有阻力,还可以为华书记立上一功

    他们两人就又聊了一阵子,肖秘书听到了华书记那面的门响,赶快站了起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那个汇报工作的县委书记耷拉着脑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走了过来,肖秘书和他打个招呼,请他来坐坐,这个书记很郁闷的推辞了,看来一定在里面挨刮了。

    肖秘书局进了华书记那宽大的办公室里,先给华书记添上了茶水,一面收拾刚才那个县委书记的茶杯,一面小声的说:“书记,洋河县的哈县长在那面等了一会了,你看是现在见,还是稍微等一会。”

    华书记用手指掐着双目中的鼻梁,闭上眼睛说:“我先打个电话,过10分钟你带他进来。”

    肖秘书点头,又把两个烟灰缸拿到卫生间清理了一下,才悄无声息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哈县长一见他出来,就赶忙上前问:“肖秘书,怎么样,华书记有时间吗”

    肖秘书说:“十分钟之后进去。”

    哈县长就下意思的看了看手表,也不说什么,又坐了下来。

    肖秘书也不在招呼他了,知道所有要见华书记的人,在进去钱都会调养一下心绪,考虑一下待会进去后的应答,所以现在不用打扰他们,他就自己拿起了一份报子,随便的翻看起来。

    两人默不作声的干坐着,这样过了十分钟,哈县长就站了起来,肖秘书也没看表,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也站起来,说:“哈县长,那我们现在进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