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好,在谢部长停顿之后的发言中,总算是说道了王稼祥的问题:“同志们,另外我们还设想啊,给北江市加强一下领导班子的力量,下一步的北江市工作量很大,所以我们提议,把新屏市的王稼祥同志调到北江市来担华副市长,给北江市增加一点新的血液,大家看看怎么样?”

    季子强总算是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这就好啊,看来李云中对这次会议还是做了很多准备,因为至少从苏省长的表情中没有看到他的惊讶,应该是李云中已经提前给他通过了气,从目前看,李云中上来之后还是足够小心的,他走了一条中间道路,在平衡苏省长和季子强两方的分歧上,做到了左右兼顾,不偏不倚。

    谢部长讲完,几个常委就陆陆续续的谈了谈自己的看法,总的情况看,没有谁说出偏离主题的言论,基本都是赞同这次调整的。

    季子强也做了发言,在讲话中,他和其他的常委论调也是一样,对谢部长他们组织部门的建议做了干脆的肯定,表示自己赞同这个方案。

    苏省长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来,这次调整,实际上他已经获得很大的成功了,他根据自己的权利和影响,拿到了他本来想要的那几个位置,至于王稼祥这个调整,并没有损害到他多少利益,所以他也不愿意节外生枝。

    会议应该是很成功的,但季子强还是心中多少有点遗憾,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啊,怎么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结束了,但想一想,要是真的不如此平淡,恐怕麻烦就大了,还是平淡一点好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季子强就想到了这句歌词。

    散会后季子强到李云中办公室去汇报了一下工作,却见苏省长和刚刚提升为常务的韩副省长也在李云中的办公室,季子强就一起给他们三人做了一个汇报,李云中和苏省长也都表示了对北江市的关注和支持,两人对季子强也同样的给予了鼓励,特别是苏省长,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就好像对季子强很喜欢一样,但季子强自己知道,这不过是假象。

    季子强还专门的给分管交通的韩副省长谈北江大桥的事,季子强说:“韩省长啊,我刚到北江市,还不熟悉环境,工作千头万绪,希望大桥工程能得到省长你的大力支持,特别是缺口资金方面,希望省长你能够协助解决。”

    这个韩副省长,要说也是和李云中,苏省长一派的,他和季子强认识已经很久了,季子强还在洋河县的时候,这个韩副省长就知道季子强,不过他一直对季子强不是很感兴趣,可是现在季子强的情况变了,换句话说,当年那个小小的县长,现在已经成为了省委常务,和自己也是不相上下,他心里很不舒服,却也不得不对季子强客客气气的。

    韩副省长弹了弹烟灰,说道:“子强同志啊,你说的这个事情省政府也做过研究,支持是肯定的,但怎么支持,能给多少支持?现在还要看苏省长的安排,这样吧,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的和你联系。”

    季子强其实也不指望一次就获得省里的支持,而且从韩副省长的话中季子强也听出了里面更多的是客气和应付自己的成分,但话也只能先说道这里了。

    他告辞了李云中書記几人,就打算到谢部长那里去坐坐,现在的季子强已经在省委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了,一个新進的省委常委,谁能不关心,所以在谢部长那里,值班的干部一见到季子强,就忙客气的站起来,陪着季子强到了谢部长的办公室。

    谢部长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回家了,看到季子强,就重新坐下,说:“子强,新屏市的事情是你想的招数吧,还不错,王稼祥到省城来,也可以帮衬一下你的。”

    季子强也说:“是啊,我现在一个人在北江市,感到有点孤单,对北江市的很多东西都听不到,看不到,总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可以理解,刚到一个地方就是这样,特别是你一来就是担负了主要领导,这样的感觉会更明显的,你放心,我会尽快的通知下去,让王稼祥到北江市来。”

    “谢谢部长,谢谢部长。”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对了,还有一个我想咨询一下你,最近柳林市洋河县有个调整,一个是张宝林,一个是林逸,你熟悉吗?”

    林逸?当这个名字一出现在季子强的耳朵里,他就不由的想起了洋河现那些风风雨雨的事情,特别是林逸,自己怎么能不熟悉呢?包括她的身影,笑声,都仿佛历历在目。

    “张宝林我不熟悉,但林逸我知道,这次他们是怎么调整?”

    “过去洋河县的县长调动了,补一个县长,柳林市提出了这两个候选人,还没定呢?”

    “奥,这样啊,需要我建议一下吗?”季子强嘿嘿的笑着说。

    谢部长若无其事的笑笑,说:“你说呢?”

    季子强就明白了,这显然的是谢部长准备送自己一个人情了,虽然现在对于季子强他们来说一个县长根本都算不得什么,但谢部长的这份人情是可贵的,季子强必须接纳。

    “部长啊,反正那个张什么我是不认识,但林逸是我当初手上提起来的干部,人很不错,识大体,有原则。。。。。”

    谢部长就摆摆手说:“嗯,嗯,我知道了,今天你就不用回去了,我请你吃饭去。”

    “好,吃饭去。不过这两天我胃不舒服,不能喝酒呵。”季子强赶忙说。

    “酒你就别想了,别说你胃不舒服,就是你胃舒服我也不会给你喝的,我们可是严格执行禁酒令的。你这个市委書記在自己的地盘上不会使用特权喝酒吧?”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不会,当然不会,我是将军,凡事自然要起表率作用。”

    “好,你自称将军,那就当个好将军吧,打造出一支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来,借改革之风,举全市之力,把北江市这座城市的经济搞上去,建设搞上去,人民的生活水平搞上去。”

    “谢部长的教诲,我一定谨记于心,并将为部长你所提目标的实现尽我所能,努力奋斗。”

    谢部长很满意的点点头,真不错啊,这个季子强,自己是亲眼见证了他从一个副县长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不简单啊,谢部长心中感慨着,说:“好,很好。”

    说是请季子强吃饭,实际上也就是小伙食上加了几个菜而已,半小时不到,季子强他们就吃完了饭,为了不打扰谢部长的中午休息,吃过饭后,季子强就辞别了谢部长。

    上车之后,小刘就对季子强说:“季書記,建设局杨局长、交通局易局长和财政局李局长他们已经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问您什么时候回去。”

    “嗯,知道了,这几个人现在急了。”季子强有点不屑的说。

    但季子强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这几个局长,自己治治他们也就行了,自己初到北江市,以后工作上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配合的,再说他们跟杨市长的关系不一般,只要他们不过分,能不得罪就尽量不得罪吧,昨天会上自己的威风也耍够了,效果也达到了,做事情啊,还是不要赶尽杀绝的好,只要他们诚服了,哪怕是假城府也成,只要工作不给我捣蛋,我也未必一定要把他们从局长的位置上搬下来。

    打压的过狠,反倒让亲杨派的领导团结一致了,那样自己工作的阻力会更大,更不利于工作的展开。

    车子直抵市委大院。在办公室门口,季子强见到了恭候多时的交通局易局长。

    “易局长,你不待在交通局跑我这干什么来了?”季子强瞪这眼说道,也不管易局长什么反应,径自向办公室大步走去,季子强想,这脸色还是要给他摆摆的。

    “季書記,我是来跟您做检讨来了。”易局长垂头丧脑地跟在季子强后面,一边给小刘使眼色,要小刘帮他说说话。

    小刘知道季子强正在气头上,他哪里敢多嘴

    “说吧,找我什么事?你刚才说你是来作检讨的,你又没犯什么错误,作的是哪门子检讨啊?”季子强屁股往椅子上一坐,两手摊在办公桌上。

    “季書記,昨天接到刘秘书电话时,我确实是有事情脱不了身,所以就叫副局长替我去大桥选址现场。”易局长不知道季子强已经掌握了他不到现场的实际情况,还在撒谎,“書記,是我考虑不周,我应该推掉应酬,跟您去看大桥选扯点的……”。

    季子强没想到到这个时候他还跟他睁着眼说瞎话,左手一挥,说道:“你回去吧。”

    易局长愣在那,不知道季子强什么意思,为什么打断他的话,为什么这么急着赶他走。嗫嚅着道:“書記,我……”。

    他的话又被季子强打断了:“你说是来做检讨我才让你進了办公室的门,要知道你是来跟我编故事的,门你都别想進!”

    易局长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季子强已经查清了自己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