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了,自己要在看看他,看看这个曾经让自己拥有的,真正的那男人变了没有,没变,他还是那样的深邃和淡然,还是那样帅气和潇洒,看来啊,男人总是能把痛苦很快的甩开,不像自己,依然活在那个久远的梦中。

    季子强用带着磁性的语调说:“我等你好久,很担心。”

    “我知道,他今天突然回家了,我实在走不开,更不好对你打电话。”

    “你很怕他?”

    华悦莲紧了紧衣领,说:“怕,怕他的冷漠,怕他的猜疑,怕他的无耻。”

    季子强就没在说话了,他早就理解华悦莲的痛苦,可是有什么办法?自己不能帮他,一点点都没有办法帮他。

    好一会,季子强才说:“季書記到北京去了吧?你怎么没去?”

    “我想去,去不了,他也没去,他下海了,在北江做起了生意。”

    “这样啊,没在政府上班了。”

    两人又没有说话了,后来华悦莲说想去一个很别致的地方吃饭,季子强没有问哪里,就随着华悦莲的指引,到了北江市郊区的一个山庄。

    这里有一个湖,湖上光影流动,一艘艘画舫游船飘荡在湖心四周,四面的黝暗里,青山的轮廓若隐若现。

    季子强和华悦莲就点上了几个简单的菜,要了一艘画船,农庄的服务员把饭菜都放到了船上,船上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他们让船就在湖面上随风飘荡着,一面吃饭,一面看着月色。

    天籁般的歌声在湖面上飘动,远远的几点光影点缀湖面。一片静谧,小船在湖面上飘动,不知过了多久,湖面上的灯光一点一点的熄灭,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时间仿佛凝固一般。

    一道烟花划过夜空,惊鸿一瞥里,华悦莲看到岸边那架秋千上堆满了红玫瑰,艳得象血一样的红玫瑰。这颜色刺得华悦莲心里一疼。

    岸边,又是一道焰火忽地在夜空中燃了起来,像流火一样蔓延开去,流光飞舞,星火四溅,渐渐燃成了一个心形,象天幕一样挂在湖边,肆无忌惮的燃烧着,将这夜空照亮。静静的湖边,焰火燃烧的声音清脆入耳,华悦莲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焰火渐熄,湖面又回复到黑暗之中,华悦莲几乎都没有吃饭,她无语泪先流。季子强转过脸去,瞧了别处,他心里痛。

    华悦莲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依然是那么清秀单纯,多年前就挡不住他的笨拙与青涩,重逢更觉他单纯之外添了一份无法抗拒的温柔,对每个女人都是致命的温柔。自己多少次情不自禁的陪着他做梦,虽然知道总有一天要醒来,可是还是愿意能做多久就做多久。有时候恍恍惚惚竟以为这梦可以永远不醒。

    静静的看着季子强吃饭,听着季子强汤匙搅动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各怀心事,两人一时竟然无话可说。

    在季子强躲闪的目光里,华悦莲看到了他的疼,华悦莲的眼睛里不禁有些迷离,这杯中的红酒竟然如烈酒,让华悦莲有些醉意。

    “你想知道我这几年的故事吗?”华悦莲迷离的的眼神直直的逼过来,季子强只能再躲,想知道吗?季子强不知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季子强清晰的记得,自己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教过,两条直线相交后,会有一个点,然后越走越远。相隔不见如参商。那时候的季子强就觉得一阵凄凉。

    季子强忽然无边无际,天外飞仙的说了一句:“你生活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华悦莲脑子里搜索着,家人、工作、情感、朋友、音乐,都是,可也都不是:“我现在生活里最重要的就是回忆里的你。”

    季子强面无表情,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的接着说:“不是的,是别人的眼光。”

    华悦莲知道他说得对,自己不是个能抛开一切的人。华悦莲低了头。

    季子强从小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想:如果他是保尔,他一定会娶了冬妮亚,革命嘛,让别人去吧。在季子强这里,爱,是一种信仰。可是,这一次,季子强觉得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死掉了,死掉的是爱情,因为他已经没有权利再去爱谁了。

    微暗而昏黄的月光让华悦莲的面容显得愈发精致美丽,季子强想起三个字:隔岸花。

    不由的叹息,季子强终于开口了:“如果有一天不开心了,记得来找我,我永远是你的朋友,但仅仅是朋友。”

    这话似告别又似约定,华悦莲听不出季子强是悲哀还是平静,不由的问:“那时你还在吗?”

    季子强说:“无论何时,你需要的时候,便可以看到我的。”

    “谢谢你!”

    “不客气,但我更希望你能抛弃你对别人眼光的担忧,你其实还很年轻,你可以重新获得你的幸福。”

    “我怕,我怕离婚后我会更孤单。”

    “但你现在很痛苦,你和一个没有爱情的人生活在一起。”

    再度陷入沉默,两个人坐在船上,好在这里的人和他们俩都一样,都在窃窃私语,都在船上幸福或者忧伤,没人注视关心他们,这个城市里,各有各的故事,都忙不过来呢。

    季子强回到家时,还沉浸在刚才的忧伤里,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华悦莲的电话,季子强接通了,一个凶狠的男人的声音让季子强惊讶到了极点,一个字一个字的嘣着:“你听着,华悦莲是我老婆,你想干什么?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知道了我会杀了你,敢勾引我老婆。”

    季子强脑子一时转不过弯,说:“华悦莲呢?你叫她接电话。”

    电话交到华悦莲手里:“你告诉他,你爱的是谁。”

    季子强脑子里电光火石的掠过华悦莲哭泣的眼睛,这时他才算明白这眼泪的含义,华悦莲只能在电话里哭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季子强挂了电话,整个胸口像压了一块铅,心里痛得想吐,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这个可怕的晚上让季子强宁愿自己从来没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他真的无能为力,不管这个男人在怎么混蛋,但华悦莲不愿意离开他,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季子强无奈的摇摇头。

    第二天,季子强要去省里开会,他早早地就起来了,吃过早餐后就和秘书小刘一同到了省委,这是季子强第一次参加的省委常委会,所以他的心情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激动的,想一下也是难免的,全省几千万人里面,就他们十来个人可以参加这个的会议,换着是谁,都会难以淡定。

    季子强跨進了那个小楼的会议室之后,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常委了,应该说除了季子强,其他的这些人都是老常委,他们对这个新近加入的年轻常委,也都给与的必要的尊重和礼貌,让季子强还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季子强一个个的给他们把烟发上,但很快的,季子强就明白,这里的好几个常委都是不抽烟,他也只好克制自己,笑笑把烟装進了兜里,自己也不抽了。

    再过一会,陆陆续续的都来得差不多了,最后是李云中和苏省长。

    他们的到来就宣布了会议开始。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解决几个北江省今年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会议开的很平淡,这些问题也早都在其他的会议上有过酝酿,而且还是工作方面的事情,所以几乎是没有什么分歧的,这应该也是李云中要的结果,这也是他第一次主政北江省的第一个常委会,所以会议的主格调就是要和谐和团结。

    在这几个问题讨论并确定之后,李云中就提出了另一个大家较为关心的议题,那就是包括新屏市在内的几个市的班子配备,涉及到了人事的调整,相对来说,大家就兴趣多了一点。

    在谢部长对这几个市做出了介绍之后,他有把组织部门的想法和安排谈了谈,最后还说到了新屏市:“。。。。。刚才两个市的情况大家也知道了,剩下的就是新屏市的调整设想,我们组织部门是这样考虑的,新屏市增设一个常务副长,另外在补充一个副市长。。。。”

    季子强是肯定最关心这个问题的,他下意思的看了李云中一眼,不知道最后李云中会选用哪个方案,但李云中的脸上是没有丝毫的表情的,好像这个方案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实际上谁都知道,没有李云中的首肯,谢部长的这个方案是无法出台。

    首先谢部长就说到了常务副市长的问题,还好,是季子强力荐的郁副市长担任,不过另一个副市长却不是王稼祥,是过去新屏市的一个局长,这就让季子强有点紧张起来。

    谢部长在谈过了新屏市的组织方案后,停顿了一下,这个时间不长,但对季子强来说却有点漫长了,他不希望谢部长就这样讲完,他希望李云中能够考虑到自己提出的把王稼祥调到省城的想法,可是李云中会不会那样做,季子强不敢保证的,同时,季子强也做好了另一个准备,要是万一最后李云中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自己也一定要忍耐住,毕竟这是第一次省委常委会,自己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