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人在惊慌失措中就一起找到了杨喻义,希望他能帮帮他们,对他们来说,自己也是为了杨市长出气了,现在弄出事情了,杨市长肯定应该帮忙。

    但杨喻义怎么帮他们,他不可能说不去党校学习,也不看说不让副职管事,他只能好言相劝,安慰他们一会,说自己在想办法。

    这三人有点失望的离开了杨喻义的办公室,一商量,算了,干脆去给季子强承认错误,求他原谅得了,自己态度好一点,装的可怜兮兮一点,看能不能混过去。

    财政局的局长就说:“这次我们得不到季書記原谅,以后大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我们要尽快当面向季書記会错,言辞要诚恳,还有,安排好谁先谁后,别三个人撞到一起,弄得跟事先商量好了似的。”

    交通局的这个局长易平就自告奋勇的说:“要不我先过去,给大家探个虚实?”现在他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生怕自己检讨落后了。

    其他的两人一听也成,那就让她先过去了。

    交通局的易局长到了市委,在市委大楼的走廊里,遇到了季子强的秘书小刘,小刘看看这局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易局长,是找季書記吧?”

    易局长忙说:“是啊,是啊,季書記在办公室吗”?

    小刘说:“易局长,您来得可真不巧,季書記刚走不到十分钟。”

    “啊……?”易局长嘴巴张得老大,愣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好,过了那么几秒,易局长又问道:“刘秘书,那季書記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回来了,易局长该不会忙得连时间都忘了吧,再过二十分钟可就下班了。再说,季書記爱人今天过来了,说不完他现在已经回家了。”小刘说。

    易局长只得客气几句,转身下楼,在停车场,遇到了赶过来的其他两个局长,他们就在车上等着。现在看易局长下来了,就都下了车,想打探点情况。

    “季書記不在。”易局长垂头丧气地说道。

    这两个局长听了就很失望,做检讨那是有个时间性的,你越往后拖,最后的效果就越差,让人家觉得你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来的,最后恐怕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要不晚上去家里找季書記吧。”一个局长提议。

    易局长不同意,说:“季書記爱人过来了,晚上去打扰不合适。”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明天上午再去找季子强,拿定主意后,三人打算打道回府,这时,刚好小刘路过这里。

    财政局李局长就忙说:“刘秘书,晚上有安排么,没安排的话今天我作东,请你吃顿便饭,由易局长他们作陪。”

    这饭小刘那里敢吃,这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屎)啊,季子强知道了还不要了自己的命,小刘想也没想就委婉地拒绝了:“我看下次吧,今天我还真有事情。对不起了各位,我先告辞了。”说罢钻進一辆车子,走了。

    李局长叹口气,这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自己堂堂财政局的局长,现在连一个小秘书都请不动了,他摇摇头,很是感慨的说:“唉,算了,走走走,他不吃我们吃去。”

    其他两个局长问:“谁请客啊?”。

    “我请我请。”杨李局长很不耐烦的说。

    “要把老大叫上么?“易局长问道。

    李局长摇着头说:“别叫别叫,他心情糟得很呢,说不定等下又得骂我们。”

    “那就不叫吧。“

    三人就各自上了各自的车子,往效区的一家农家饭庄方向开去了。

    季子强确实是离开了,他早就料到了这几个人回来找自己的,他才不想给他们这样好的机会,你们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现在出事情了,就像来道个歉,检讨一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自己至少要让他们难受一下的,没有这么快就把他们放过了的道理。

    所以开完会后他回了趟办公室后就离开了。

    但季子强并不是因为江可蕊要到北江市来而急急忙忙的刚过去,今天不是周末,江可蕊是不会来的,问题是就在刚刚结束会议的时候,季子强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的号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季子强的手机上了,但季子强还是一下就记起了这个号码。

    这是一个让季子强刻骨铭心的号码,季子强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接通了电话:“华悦莲,是你吗?”

    对面传来低沉,但充满了哀怨的声音:“是我,看报纸了,知道你到省城来做書記了,我试着打打这个号码,没想到还通了。”

    这是季子强在新屏市的手机号码,他一直舍不得丢掉这个号码,所以在双卡手机上依然用着。

    “是的,我到省城了,你过的还好吧?”

    “就这样吧,听到你的声音真好啊,我。。。。。我们可以见面吗?如果你方便的话。”

    季子强稍微的犹豫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就说:“可以,我们依然是朋友,不是吗?”

    “谢谢你,那我等你。”

    他们约好了时间,季子强就借了一辆小车班的小车,开走了。

    季子强驾车先回了一趟家里,他觉得他应该稍微的收拾一下,这是对华悦莲的一个最起码的尊重,他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出去,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很快让季子强湮灭在了人海中,一对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在街上旁若无人的接吻,季子强驾车驶过,满心的开心。看到别人的幸福,季子强也觉得快慰。

    和华悦莲约好了一起吃晚餐的,到了约会的地点,华悦莲那熟悉的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天色暗尽,旁边影院门前却是人如潮涌,一群群青年男女捧着爆米花,抓着汽球从季子强的车前走过,一个女孩抱着一个一大堆的玫瑰跑到季子强车前,用力敲着季子强的车窗,季子强打开车窗,冷风和喧闹的音乐声一起扑了進来,女孩大声说:“买一束鲜花吗,你一定在等情人!”

    季子强笑了,也有点脸红的说:“不是情人,我在等一个朋友。”

    一群五颜六色的脑袋围了上来,都是十多岁的年龄,脸上带着单纯的开心,手里也拿着各色各样的东西招呼季子强来买。

    季子强只好连连的摇头,他真不希望在这个地方有人认出了他。

    看看没有希望,那群五颜六色的脑袋一起跑开了。

    季子强关上车窗,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季子强忍不住开始拔打华悦莲的手机,但总是关机的声音,季子强焦急起来,和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季子强只能安慰自己,也许华悦莲有紧急任务加班了吧,也或者是手机没电了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不紧也不慢,这对季子强来说是个可怕的煎熬,到了八点钟,车窗外满是纷乱的人群,华悦莲还是没有出现,季子强的失望和焦急被担心取代,他迫切的想知道华悦莲的下落。

    “不会出事吧”季子强开始胡思乱想。蓝屏一闪,响起了“盛夏的果实”,季子强飞快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是华悦莲的声音:“子强,我有事先回家了,我在我家楼下等你。”

    季子强长吁了一口气,他的心情一下从冰点回到了沸点,说:“你住在。。。。嗯。。好的,我现在就去接你。”

    华悦莲说:“好啊,我等你。”

    等季子强到了华悦莲说的小区的门口的时候,华悦莲已经站在一处灯光下了,这个时候的华悦莲显得那样孤单而落寞,季子强也蓦然的想起了那句有名的诗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季子强把车开到了华悦莲的身边,他打开了车窗,看着华悦莲,华悦莲是美丽的,一如当初在柳林市的时候,一张绝艳的脸庞,一双眸子如永夜寒星。浑身黑色的衣装,依旧不能掩映皮肤的白皙。最让人沉迷的,是那一袭瀑布般的黑发,垂落下去直至腰间,这样一个菩萨般的女人,似乎连走路都带有一股飘逸脱俗的味道。

    但华悦莲的神情却是忧伤的,那深刻的忧桑刻在她的脸上,身上,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一刀一斧刻進华悦莲的眼睛里,骨头里,季子强用不着细细品味,只在那浅笑间只在那眼梢里,华悦莲的忧伤如秋天的树枝,经风一吹叶子哗啦啦落得干干净净,树枝就突兀地指向天空,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季子强想,华悦莲真正的忧伤还不在于此,她真正的忧伤在于心死,心死的女人表情里看不到忧伤,看到的是木然,冰冷冷的一张脸漠然的眼睛,这女人陷進了死胡同。

    忧伤伤最痛,伤人最烈。如风镂石壁,如利斧砍柴,好端端活生生的一个人渐渐地被镂空了被削瘦了,变成了微风轻轻一吹就刮得倒的纸人。

    他们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季子强才说:“上车吧,我带你吃饭。”

    华悦莲默默无声的上了车,当鼻中闻到了这个男人的味道的那一霎那,华悦莲就有一种昏眩的感觉,在看看他的眼睛,那里面沉默了对自己的怜惜和关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