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也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季子强先给大家展示了他的能力之后,让他的威望在瞬间提升之后,才对这三个局长发起攻击,杨喻义小心谨慎起来,今天自己看来不出面是不行。

    季子强停顿了一会,让会议室的气氛变的肃穆起来,然后他说:“我要对北江市的很多副职们提出我的批评,我已经忍受了很长时间,但觉得,不提出这样的批评已经是不行了。”

    这,这,怎么是这样啊?所有人又蒙了,人家副职们惹你碰你了,昨天三位不甩你的可都是正职,你不会惹不起他们,就拿副职开涮吧。

    下面的很多副职们更是心头发紧,这季書記怎么了,我们每天在单位是老老实实,话不敢多说一句,活不敢少做一点,酒不敢少喝一口,见谁都笑,见人发烟的,我们招谁惹谁了,怎么好事轮不到我们,坏事一下就来。

    季子强冷冷的扫了一眼参会的人员,说:“是不是在座的很多副职们不舒服啊,你们不舒服?我还不舒服呢。你们说说,副职是做什么的,有没有用处?我看当然是有用,不然为什么要设副职,但你们尽到心了吗?你们认真的履行你们的职责了吗?”

    下面都听的愣愣的,不知道季子强想表述什么。

    季子强继续说:“大多数副职我看就是在混,明明是自己该管的事情却不敢管,明明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却推给单位的正职,这就是放弃了你们自己的权利,懂吗?你们自己把自己的权利给放弃了,现在我要说的就是一点,副职们必须承担你们的权利和责任,否则,你永远都不要想成为正职,因为你不配。”

    季子强的话让这些局长,县长,区长们一下就脸色大变了,他们很快的明白了季子强的意图,不错,这是季子强对所有正职们发起的一次攻击,但季子强却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孤身一人在和他们抗争,季子强已经把所有副职们拉上了战车,这样一来,不仅自己要面对季子强强大的压力,还要面对好些个副手们不断的攻击,除非自己归顺季子强,否则的话,这里外夹攻,自己肯定是防不胜防的。

    季子强不会给他们任何的喘息之机:“另外我表扬一下交通局江副局长,建设局的罗副局长和财政局毕副局长,这三个同志很不错的,勇于管理,敢于工作,现在我宣布,北江大桥的事情在涉及到你们局里的时候,就由你们负责,同时我还说一下,你们三人应该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因为你们三个局长马上就要到党校去学习了,他们走后,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的把全局的工作抓起来,你们要有敢于做一把手的决心。”

    三个副局长一听这话,立马的精神焕发起来,腰杆也挺直了,看来这几年没有白等啊,总算是等到了一个润腊月,也该我们风光一下了。

    季子强的话同样的对于其他在座的正职和县长,区长们是一个震慑,大家没有想到季子强的手段如此老道,他先是为自己寻求到了一伙本来并不是他同盟的伙伴们,轻而易举的就把这些副职拉到了他的阵营,季子强给他们了希望,给他们了掌握权利的机会,相信每一个副职都会很快的投靠过去,这太可怕了。

    假如自己还是这样对抗和排挤季子强,他就会发动自己的那些副手们抢班夺权,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可以用各种方式来架空自己,也可以天天用警惕的目光监视自己,一旦自己稍微的做错什么,他们就会给自己上纲上线,这样的话,工作肯定是没法做了。

    这还不说,季子强还避实击虚的把三个局长送到了党校,有几个月的时间,季子强完全是可以让几个副局长收集到三个正局长的违法乱纪的证据,不管是谁,在工作中都不可能每一步都是按原则规定来做,一旦这些问题在有意的放大后,事情就会出现难以预计的变化了,到那个时候,恐怕就连杨市长也无法保他们。

    下面的人都一下安静下来了,每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们也被季子强雷霆万钧的反击手段给吓坏了,看着这年轻人温文尔雅,笑口常开的,谁知道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心慈手軟,一次对付三个大局的局长,没有一点魄力,没有一点勇气那是根本想都不要想。

    就连其他的一些市委常委们和副市长也开始重新对季子强有了一个认识,这个人不负盛名,真的有点凶猛。

    季子强淡淡的看着所有人的神色,心里也在冷笑着,虽然一次换掉三个局长是有点难度的,但我釜底抽薪却是轻而易举,想和我斗,你们还嫩了一点,不要说我现在手中掌握着绝对的权利,就是当初我做副职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畏惧过谁,你们要来玩阴的,好啊,这个我还是比较拿手的。

    季子强在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又说:“当然了,三位去党校学习的局长以后也可能就不回原单位了,我准备啊,加强一下党史研究工作,到时候看情况吧,需要的话可能会借调他们过来帮几年忙的,所以局里的工作,你们几个副局长要彻底的抓起来,不要让我失望,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嘛,我们不仅要送你们到重要的岗位,我们还要扶上一程,对不对啊,杨市长。”

    季子强就转头看看杨喻义,杨喻义脸色黯淡,季子强的反击力度和手段,都完全的超越了他的想象,但关键的一点是,季子强的反击又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自己就算想要阻止和反击,也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因为不管是让三个局长到党校学习,还是让副局长们抓住权利,这都是正大光明的事情,从桌面上讲,一点都没有错误的,不然人家设党校干什么?设这些副职干什么?

    杨喻义木然的点点头说:“唔,是啊,是啊,不过季書記,这三个局长都去学习了,会不会影响到工作進度,要不稍微的调整一下。”按过去的习惯,这样无关重要的学习都是副职们去。

    季子强就很认真的问:“那杨市长你看应该换上谁去学习比较好呢?”

    杨喻义让季子强问的张口结舌了,他能说吗,肯定不能说,这样的调整只能下来進行,哪能在这个地方说,这一说换上谁,自己就算把谁彻底的得罪了,再说了,季子强能让换吗?最后自己不仅人没换成,还给季子强制造了另一次拉拢干部的机会。

    杨喻义有点发愣的看着季子强,说:“这,这事情还是要書記你定。”

    “奥,我是坚决执行上级党委的决定,既然上面准备要他们三个去,我们就是真有什么困难,也一定要自己克服,何况啊,我看江副局长,罗副局长,毕鹏副局长他们几个能力一点都不差,没有局长在,他们也肯定能管理好局里的工作的。”

    季子强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一点都没有降低,几乎上大家都听到了,这还不算,他还问杨喻义:“杨市长是不是觉得他们三人能力不够?”

    杨喻义那个头就嗡嗡的响着,这自己怎么能当着人家的面说,他只好连连的摇头说:“不是,不是,这三个同志能力都很强的。”

    “这不就结了,连杨市长都认为他们能力不错,所以局里的工作不会拉下的,反正我是看好这三个同志的。”季子强说的是郑重其事的。

    会议到此也差不多了,季子强已经在这个会议上达成了自己所有的目的,他给这些正职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也不漏痕迹的敲打了一下他们,给他们施加了一种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压力,所有的正职都开始心有余悸,胆战心惊了,搞不好季子强就会让别人把自己取而代之。

    他们也都自问了一下,自己比起这三个被废的局长张来,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季子强能谈笑间弄翻他们,照样能弄掉自己,刚才季子强也说了,要加强党史研究工作,靠,这玩意哪有标准啊,到时候再加一些人進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别是那几个县长和区长,他们的副职才多呢,都快整一桌子了,这些人早就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想下口,季子强稍微一扇乎,估计都会扑上来咬自己,看来啊,老老实实的听季書記的话才是上策。

    会议结束之后,几乎大部分的正职都已经在心中有了自己的打算,除了几个对杨喻义誓死效忠的之外,更多的人已经决定改变心态,认清形势了。

    所以季子强在轻松和愉快中,结束了这次会议。

    散会后,要不了几分钟,这三个局长就都听到了会议内容,这个决定让他们大吃一惊,季子强不动神色的就剥夺了他们手中的权利,要是再把三人借调到党史办去闲职几年,我的个乖乖的,那局长肯定是没有了,他们三个局长可都是大局,都是肥局,比起在党史办做研究员,那直接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