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人家那大屁股,他才算恍然大悟了,难怪人家可以经受各种各样的器皿的穿插,原来人家是家大业大,什么都不怕,中国女人就不行了,哪都小,嗯,嗯,对对,肯定是这个原因。

    这样东想西想的,好容易等他们把所有的问题都谈完,并且记录备案了,季子强才准备离开。

    这次他可是走不掉了,本来也是吃饭时间到了,再加上成厂长今天是实心实意的要留他,这假留和真留区别很大,明眼人一看都能看的出来,这就和我们足球队打假球一样,他们以为他们装得很像,其实全国人民都知道。

    季子强只好是留下来了,不过季子强也事先申明了,下午自己还有一个重要会议,所以是不能喝酒,成厂长自然也不敢勉强他,大家就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没有酒,这个吃饭还真的热闹不起来,那个洋妞艾薇儿很不满意,说以后一定要找季子强好好的喝上一场。

    季子强也是很笃定的说:“好,我就不相信了,在我的地盘你还能喝的过我。”

    艾薇儿说:“我们单练,不带帮手。”

    季子强说:“行,一人一瓶的吹。”

    其他人都纷纷的较好,不过季子强心里说:“傻妞,谁和你拼酒啊,等你们一开始搬迁,我就再不来你们这里了,没见成厂长那样子,见我都难受死了。”

    这样笑笑闹闹的吃完了饭,季子强才带上齐局长和小刘,一起回到了市委。

    下午上班之后,季子强又忙了一点其他的事情,到了下午3:30分,在市委召开的会议就准时开始,但所有与会人员都很奇怪财政局、交通局,建设局这几个大局的单位来的怎么会是副手,昨天这三个局的局长一点没有给季子强留面子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大家本来想今天看看热闹的,但没想到三个局长今天还是不来,这也有点过了吧,昨天不来可以找个借口,说忙,谁也拿他们没办法的。

    但今天还不来,而且还是如此整齐划一的不来,那就是诚心和新書記叫板了,这还是有些风险的,万一書記真怒了,虽然不至于让他们马上倒霉,可是终究不是个好事情。

    和季子强一同坐在主席台上的杨喻义一看这情形,又看看季子强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上午杨喻义开完会后,就把季子强想调整大桥设计,准备把大桥建成北江市标志性建筑的意思跟和他关系比较好的这几个局长说了,并暗示他们几个,在必要的时候顶一下。

    这三个局长本来就是杨市长的铁杆,杨市长的想法那就是是他们的想法,杨市长的意图,他们也一定会配合,他们听了都有些不服气,说季子强也不看北江市实际情况,就想把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们不服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北江大桥这个项目是杨喻义提出来的,原本杨喻义打算等他当了書記后弄点钱把这座桥修得更好一些,还想把这座桥当成“書記工程”来操作,既增政绩又为家乡作贡献,一石二鸟,他们也答应多为大桥出力跑腿,把这个项目弄成市长工程。

    可后来,杨喻义没当成市委書記,大家就没有太多的热情了。

    没想到季子强一上任,就要否定原来的方案,他们怎么能不为杨喻义鸣不平呢。

    “我看他就是想把我们原定的‘市长工程’改为‘書記工程’,以巩固他在北江市的地位。”交通局长这样对杨喻义说。

    杨喻义心里也不舒服,但还是要他以后不要再说“市长工程”、“書記工程”这样的话了,以免传到季書記那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跟三位局长通过电话后没过多久,这三位局长分别打了电话过来,说季子强打电话让他们去看大桥的选址点。他们问杨喻义是去还是不去好。

    在接他们电话时杨喻义还些得意,觉得三个局长和对他还是挺忠心的,便慢言细语地要他们自己拿主意,说这个事情主要看他们自己忙不忙,要是不忙,去去也成,要是太忙,不去也行。

    这已经是很明确的暗示了,说这些话的时候,杨喻义心想这个季子强怎么这样,刚刚还说先作预算,建不建到时开会再作讨论的,怎么一转身就把这几个相关领导都召起来去看什么选址,心中就有怒火,自然就没有太过考虑季子强的感受了。

    不过他也是想过,就算几个局长这样顶顶季子强,季子强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好想的,他总不能因为人家局长工作忙,没有陪他出去,他就开会把人家罢免了吧?那也太嚣张了,再说,罢免一个局长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就算,好歹自己还是市委副書記呢,有自己和市委屈書記两人顶着,凉他季子强也泛不起多大的浪花来。正是杨喻义的这个想法,才使得三个局长作了一个不该做的决定。不过这三人也是想投机一把,想着自己三人给杨市长冲锋陷阵一次,自然会获得杨市长的更多器重,至于季子强書記吗?他又能怎么样呢?常言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他初来咋到的,也就能甘受了。

    但今天季子强真的不在要求三个局长到会的举动,却让杨喻义有点担心起来,他到不是担心季子强会罢免这三个局长,他唯一担心的是季子强会不会借题发挥,在今天的会场上对三个局长提出严肃的批评,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不好帮着说什么,但其他的干部听到季子强的批评之后,会不会以后都畏手,畏足,不敢跟季子强叫板了?

    他就心里担忧着,也想好了,必要的时候,自己帮着他们三个说几句,不过这一定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季子强必须做的过份才行,否则自己是不好说话的。

    但会议开始以后,季子强并没有提起这三个局长的事情来,到是对下面最近的工作做了一个较为宽泛的表扬,等说的差不多了,季子强突然的给大家放出了一个烟花,季子强说:“同志们,另外还有几件事情我要说说,先说一下省钢搬迁的问题吧,昨天我找到了省钢的合作双方领导,已经让他们达成了一个搬迁的统一思想,他们很快就会对搬迁公司做出招标,近期就有望展开搬迁工作了,所以我们北江市的各个单位要做好这个准备,一但搬迁完成,我们的工作也要及时跟進。”

    这个消息不亚于一个惊雷在会议室爆炸,所有的参会干部都全部惊呆了,搬迁问题也已经不是拖了一天两天,谁都知道这是个老大难的事情,就在昨天的杨喻义还把这事情作为一个难以完成的包袱成功的甩给了季子强,但怎么可能呢?季子强就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这困扰北江市多日的问题给解决了。

    这他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啊?他也太神奇了,难道过去很多关于他化腐朽为神奇的传说都是真的,他真有那样的足智多谋?

    下面就开始了纷纷的议论,每一个人都在探究和诧异着。

    季子强也不去制止他们,他就是要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和震惊,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听着他们的惊叹,心里是很舒服的,这个烟花很有效果,和自己预期的一样。

    杨喻义也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他先是怀疑季子强在放假消息,想要哗众取宠,但很快的,杨喻义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季子强应该不会这样,这个事情不是小事,他拿这事来开玩笑恐怕最后会很被动的,但要不是假话,他怎么能完成?

    他带着疑问的眼神,转头看看季子强,小声说:“季書記,你真的给他们协调好了?”

    季子强很诚恳的点点头说:“是啊,外资方代表已经和成厂长确定了搬迁公司的招投标事宜,就这几天就开始,投标完成之后,马上搬迁,明天全厂就停工了。”

    杨喻义睁大了眼睛,看了好一会季子强,喃喃的说:“这怎么会事?你怎么做到的?”

    季子强就语重心长的对杨喻义说:“其实啊,像成厂长这样的老同志还是很有觉悟的,只要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放下架子,用平等,真诚的想法和他们沟通,事情会很简单的。”

    杨喻义心里那个气啊,他妈的,老子找过到少次成厂长了,就差给他下话了,我还不够真诚啊,这老小子真不知道哪根筋给搭错了,你要想办,早说啊,害得老子出丑。

    季子强就转过脸不去看杨喻义了,让他想,让他使劲的想,想得出来为什么了我算你厉害。

    季子强抬手,对大家示意了一下,等所有人都从惊讶中慢慢镇定下来之后,季子强才说:“这件事情也拖得时间够长了,现在我们就做好准备工作就成,我这里也不用多说了,现在我就说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是要批评人的。”

    说到这里,季子强的脸色也有点冷了下来,让刚才所有正在惊讶的人感受到了一种寒意,会场上鸦雀无声,他们都知道,季子强肯定要对着那三个局长开炮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