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还想问点什么,却见门口走来了市委副書記屈舜华,他赶忙立正,就见屈舜华很是热情的说:“季書記,你也刚回来,怎么没车送你。”

    季子强说:“我走路从市委回来的,和这个小同志聊了几句,这小同志很不错啊,尽职尽责。”

    屈舜华就呵呵的笑笑,很恭敬的给季子强发烟,点烟,说着话一起离开了。

    那个小战士傻傻的看着季子强的背影,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

    季子强上楼之后,美美的泡了一个澡,出来之后又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又和儿子小雨说了几句很无聊的童话语言,才安心的睡下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明,春天的早上空气很好,站在阳台上,闻着那略带青草,泥土气息的空气,季子强就想到了在新屏市市委大院时候的很多情景,他还想到了自己应该继续练习太极拳,心动就行动,季子强换上运动服,下楼练了好一会,大院里像他一样锻炼的人也不少,不过纵观所有人,也就是季子强最年轻了,其他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对这个新進假如晨练队伍的年轻人也是很好奇,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季子强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还是感到有点太扎眼了,就草草的收了势,回家洗漱一番,早早上班了。

    到了办公室,秘书小刘依然比他来的更早,季子强一面喝水,一面听着小刘对今天工作的安排汇报,听完之后,季子强却决定做出一些调整,他对小刘说:“下午三点半召开市委市政府各部门领导会议,下发通知,所有部门一把手和二把手都要参加,内容为“深入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专题学习。”

    小刘赶忙记下来,说:“我马上和文秘书长商量一下,做出调整。”

    季子强点点头,又说:“财政局、建设局、交通局这三个单位不用通知一把手,通知江副局长,罗副局长,财政局副局长毕鹏三位副手参会就可以了。”

    小刘暗自一惊,他已经有点明白季子强的意图了,不过他还是替季子强捏把汗的,因为小刘到底在北江市待过几年,对市里的各种关系也很了解,在这个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中,一个人的能力是渺小的,就算季子强贵为市委書記,但他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就像直接挑战这个庞大的体系,恐怕还是会有风险。

    但身为秘书,小刘也对季子强是有一些认识的,知道这个主子可不是一个别人能左右的人,自己还是多干少说为好,缄默才是自己正确的原则。

    季子强在小刘走后,慢慢的沉思起来了,自己已经受够了北江市这些下属的无理和傲慢,自己该发威了,自己要让他们真正的感受到什么是权利,什么是雷霆,他们小瞧了一个本不该小瞧的人,自己不是阿斗。

    沉思一会,季子强拿起了电话:“秋書記,你好啊,我是季子强。”

    “嗯,知道你是季子强,什么事情?”

    “昨天你不是说党校要办春季培训班吗?”

    叶眉说:“是啊,但我可以给你走个后门,要是你们工作忙的话,可以不来,或者来一个意思一下。”

    季子强就笑了,说:“我们这里不忙啊,我要三个名额。”

    “三个?你想搞党史研究工作吗?”叶眉笑着问。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是啊,这个工作也很重要的,我决定好好培养几个同志。”

    “奥,那你准备安排那三个同志来?”

    季子强就把交通局,建设局和财政局的三个正局长的名字报了出来,并且要求叶眉,一定要发文要求他们三个过去学习。

    叶眉一听是这三个人,就笑了,她当然知道季子强想干什么了,看来季子强要在北江市发威了。

    但季子强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却是去省钢,他不能给成厂长犹豫和等待的时间,所以在通完电话之后,在小刘刚進来,季子强就对他说:“通知省钢,我准备再去一次。”

    小刘今天早上看来是被季子强搞糊涂了,不是刚去过吗,而且人家都是脸脸色色的,够掉价了,今天又去啊。

    季子强同时让小刘通知工业局的齐局长也过来。

    一会的功夫,齐局长就屁颠屁颠的赶了过来,今天他的状态很好,人是胖了一点,但没喝酒的他还是有点领导的样子,在他听说季子强还要到省钢去之后,他和小刘几乎是一个心态,但他是绝不敢多说什么的。

    三个人分乘两部小车,就到了省钢。

    今天明显的情况不一样了,季子强他们远远的就看到了省钢大门口成厂长带着一堆人恭恭敬敬的等候在那里,季子强的车开到了近前,稳稳停住,还没等秘书小刘绕过车头帮季子强打开车门呢,那个一向狂玩自大,目中无人的成厂长就敏捷而热情的打开了季子强的车门,还很规范的用左手做出了一个在车门顶上遮挡的动作,以防季子强把头碰了。

    季子强就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一面点着头,一面说:“成厂长啊,我们又见面了,你不会嫌我烦吧?”

    “不会,不会的,这怎么可能啊,季書記能来检查和指导我们的工作,是我们的荣耀,请请,到楼上去坐。”

    那几个外资代表,还有厂里的其他一些领导都有点不解,为什么成厂长像是变了一个人,过去北江市的领导到钢厂也来多次了,从来都没有见他如此的殷勤过,何况这还是个新書記,两人也没有多少交情。

    但想不通那是他们的事情,季子强和成厂长都想得通,这就够了。

    那个叫艾薇儿洋妞今天又是换了一身的装束,看来啊,这个艾薇儿美女极擅长打扮,具有相当高的审美品味,她没有浓妆,只是淡抹一下,衣着装束整洁、大方,像一首诗,一幅画,以各自不同的气质和风采吸引着你,感染着你。

    季子强不经意的对她微微的笑了笑,这洋妞就贴了过来,一路陪着季子强到了办公楼的会议室。

    等大家分宾主坐定,稍作寒暄,季子强就看着成厂长说:“对了,厂长啊,你看看搬迁公司的事情现在能不能定下。”

    成厂长表情很不自然的笑笑说:“能定,能定。”

    “嗯,那好啊,你就给大家说说情况。”季子强满脸笑意的说。

    成厂长摸摸脑袋,很是尴尬的看了一眼艾薇儿,和johannes等人说:“昨天啊,我和季書記又讨论了一下钢厂搬迁的事情,我感到我们一直这样拖着很不好,我代表省钢中方表示,这个搬迁公司我们采用招标的形式来定。”

    832

    艾薇儿和johannes都很惊讶,他们先是看看成厂长,后来就一起看向了季子强,两人几乎是一个想法,这季書記真的很不简单,就一天的时间,就说动了工业部啊,让他们给成厂长施加了压力,这样高效快捷的工作效率,让人佩服,佩服。

    艾薇儿不由多看了季子强几眼,这个亚洲的年轻男子真不错,要是自己能和他开放一次,呵呵,一定很有味道吧,自己到中国也来了许久了,从来都没有做过一次,有时候想想真的很难受,还是我们欧洲好啊,随时随地,喜欢了就做,一点都不像中国这里,明明看着你眼球都要掉了,等你一靠近,他们又会像小鸟一样的惊慌失措,匆匆忙忙就逃跑了,一点都不够大方。

    这是艾薇儿不懂中国的国情啊,中国男人,那就是一个字,贱,是牵着不走,拉着倒退的人,你女人不能太主动了,你一主动,他就会心里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这女的为什么这样,她是不是很淫~荡,会不会想讹我,这里面有没有圈套。

    中国男人喜欢的就是他追,你躲,他再追,你再躲,最后你一不注意拌倒了,让他按住了,得手了,你在这个时候还要半推半就的,稍微的挣扎一下,不然他还是怀疑,额,算了,不说了,这是我研究了大半辈子的“追女秘籍”,告诉你们太多了不好。

    不管这个洋妞她自己是怎么想的吧,反正季子强是没有心情和她去玩的,季子强就先是对成厂长的这种态度做出了郑重其事的表扬,然后就让他们当着自己的面,开始商讨起招标事宜,这是比较繁琐的事情,一会是搬迁公司的资质问题,一会是需要对搬迁公司实力考察,一会是如何评比,哪些人参加招标等等。。。。。反正听的季子强头有点大,不过再难受,他还是忍着,他必须让这个事情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容不得再有一点更改和差错。

    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就有了一点闲情逸致了,因为那个洋妞一工作起来也是挺认真的,季子强就饶有兴致的欣赏起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