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公子很骄傲的说:“是咱媳妇。”

    “你结婚了?”

    “很惊讶吗?”

    成厂长摇摇头说:“确实很惊讶,你这样的人也能结婚啊。”

    柯小紫就笑着说:“首先声明一下,不是我强迫他的,他主动求婚的。”

    几个人一听这话,都笑了起来。

    二公子请客那肯定是很有档次的,虽然今天只是四个人,但酒没有少喝,菜也点的很多,不过柯小紫今天奇怪的很,一滴酒都不沾,连二公子都感到很是不解,几次问她:“媳妇啊,你怎么突然不喝酒了。”

    柯小紫很是神秘的一笑,说:“不告诉你。”

    二公子想了好一会,也是没有想出为什么来,按说不应该啊,这昨天晚上自己还和柯小紫折腾了半夜的,她也没有来大姨妈。

    柯小紫肯定是不能告诉他的,自己现在要开始注意了,从昨晚上在那个套套上做了手脚之后,自己就不能在喝酒了,免得出来个怪胎。

    几人喝完了酒也不能马上的离开啊,这都喝酒不少,开车也担心,二公子就叫上大家到楼上的歌厅又嚎了那么一两个小时。

    二公子刚才抽空给季子强是去了一个电话的,把这面的情况给季子强说了,但他请季子强过来,季子强却不过来,这让二公子很是郁闷,自己帮他把人都约到了,他自己不过来,哪搞什么啊,还浪费自己几千上万元的招待费。

    季子强说有事来不了,二公子就感到有些没意思了,在唱几首歌,就说困了,想回家,让成厂长和万里搬迁公司的周总自己玩,成厂长和周总那是烈火遇干柴,久旱逢雨露,才舍不得马上走呢,就客气几句,让二公子两口子先回家了。

    二公子一走,这两人情义绵绵的又唱了一会,摇了一会,吻了一会,才相拥着离开了歌厅,出去没几步就是一家很上档次的酒店,两人也不忌讳什么,携手進去,开了房间。

    这省城比不得小地方,所以遇上这些偷情的人,根本是不用担心遇见熟人的,你想下,这么大的省城,酒店何止是几百上千啊,人口也是几百万,遇上一个熟人真比买彩票中奖都难,所以大城市的人偷情就偷的光明正大,绝不像小地方的人,一男一女跟地下党接头一样,费尽心机的遮遮掩掩。

    他们开了一个豪华套间,这真的是很豪华,华贵的吊顶和气派的家具,尽显雍容华贵,装修也清新不落俗套,大面落地窗户,把省城的繁华尽收眼底,室内室外情景交融,進口的地毯,灯具,壁纸,豪华别致的浴室,满含浪漫与暧昧的氛围。

    周佳芳先去冲洗了一下,成厂长的脑子里幻想起充满泡沫的浴缸里,一具晶莹洁白,肤如凝脂的绝美,优美的粉颈,晶莹如玉的香肩,雪藕般的白腻玉臂轻轻拨动着池中的泡沫。

    正在想着,周佳芳就出来了,她换上了一件丝质的睡衣,美妙的曲线显露无疑,让成厂长大吞口水。

    他就想动手了,但周佳芳却说:“先去冲一下,臭男人。”

    成厂长咽下了一口唾沫,只好悻悻然的去冲了一下,很快的裹着一个浴巾就出来了,这不知道他到底全身见水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要是到公共浴池这样洗,浴池的老板会笑晕的,这多省水啊。

    出来之后,他就有点迫不及待的想下手了,但周佳芳抓住了成厂长的手说:“成总,那个事情怎么样了啊,什么时候我上设备。”

    成厂长只能忍一忍,说:“这事情有点麻烦,最近市里市长和新来的書記都在摧,但外资方还是嫌你价格高啊,顶的厉害。”

    “那怎么办啊?我就指望这个项目好好挣点钱呢?”周佳芳有点撒嬌的说。

    成厂长赶忙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说:“放心,放心,有我在,项目肯定是你的,现在北江市自己很急的,但他们拿我是没有办法,在拖一段时间,让他们给外资方好好做点工作,你这面就可以進场了。”

    周佳芳有点不耐烦的说:“这要等多久啊,我现在工人和设备都等着,其他小活也不敢接,这不把人拖垮了吗?”

    成厂长就只好不断的劝慰起来,说快了,快了,北江市是扛不过自己的。

    好一会,才算把周佳芳哄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床头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两人都是一愣,但很快的,他们又继续的刚才的动作,电话对他们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这种酒店里,总会有各种各样服务周到的电话,他们太清楚了,但显然的,今天的成厂长是不需要那样的额服务,今天身下的这个美女比起酒店的小姐,更让他着迷,更让他激动。

    但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希望,未必人家就不来找你,电话还是很强劲,很固执的继续在响,这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成厂长和周总的愉快了,试想一下,不管是谁吧,做这活的时候,老有东西干扰,肯定都不会舒服。

    成厂长不得不停下,稍微的倾斜了一下身子,抓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很不耐烦的说:“我不要,我阳痿。”

    但电话中清晰的传来了一声:“嗯,这个话我就当没有听见,但成厂长,我想我们还是好好的谈谈吧。”

    “你,你是谁?”成厂长有些惊慌失措起来,对方怎么哪能知道自己是成厂长,这太可怕了,关键还用的是酒店的内线电话。

    电话里,季子强很冷静的说:“成厂长真是忘心很大啊,我们昨天才见过面啊,我是季子强,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季子强,我现在就在你房间外面的吧台上。”

    成厂长就在听到季子强三个字的时候,身下一凉,一股污水无力流出。

    他傻了,彻底的傻了,他已经明白,自己小看这个刚刚上任的市委書記了,他已经抓到了自己的七寸,就算他不认识工业部的人,就算他现在不破门而入,单单是自己和生意相关的女老板周佳芳开房这一件事情,都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

    这样的事情,说真的,要是没人注意,你每天换一个女人来开发房都没有关系,但只要有人用这个做起了文章,哪怕就是仅仅的一点嫌疑,都让你百口莫辩,何况自己和周佳芳根本就不是嫌疑的问题。

    电话中成厂长和季子强都在沉默着,周佳芳有点疑惑起来,这老成怎么了,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射了,自己还没到最佳时候呢,这也有点虎头蛇尾了吧?

    “嗨嗨,老成,你怎么了,放下电话我们继续啊。”

    显然的,这话季子强是听到了,季子强就在电话中淡淡的说:“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但没办法啊,成厂长你要理解,我对搬迁的事情是很焦急的,为了这事能够早日完成,我什么手段都能上,你听懂了吗?”

    “我。。。。我听懂了,季書記,我明天马上就安排搬迁公司的招标,你看这样成吗?”

    “成,当然成了,有你这个态度,我就放心多了,本来刚才见你和你老婆来酒店,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在一个啊,酒店的监控录像我也会让公安局来处理一下,毕竟让人看着你们夫妻两人出来开酒店不好,那会让人们瞎想的,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们继续。”

    电话就挂断了,季子强放下电话之后,就开始有点担心,也不知道这个成厂长以后还能不能在继续操作这男女之事了,估计很悬的,这受了惊吓的人据说会阳~痿,嗯,不过呢。这样也好,他都50多岁了,身体最重要啊,现在都在研究延长退休的问题了,说不上以后领导要干到80多岁,身体不好是个大问题。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开着市委小车班的这辆帕萨特,很是提气,城市的夜在季子强的眼中也分外的迷人,他没有回去还车,直接把车开到了市委的家属院,看门的武警是个年轻的战士,他任的这车,但不认识季子强,就挡住了帕萨特,说:“家属院不能進车,你还是停到单位吧?”

    他把季子强当成了市委小车班的司机了。

    季子强愣了一下,他想说自己是市委書記,也想说家属院这么大为什么不能停车,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老老实实的把车开到了市委停下,交给了值班的司机。

    司机就说:“季書記,我开车送你先回家属院吧?”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说:“那会让人家以为我在欺负人。”

    司机很茫然,他听不懂季子强的话。

    季子强也没有解释,一个人做着扩胸动作,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家属院,执勤的武警还没有换岗,还是刚才那个武警,他很奇怪的问:“司机同志,你也住在这里面的。”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是啊,我也住里面。”

    但武警有点疑惑,按说这里面都是处级以上的干部,还没见那个司机在里面住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