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的,季子强就从几个副局长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亮光,那是一种掺杂着欲~望,渴望,兴奋和紧张的神情,这就对了,季子强想,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在官场拼搏的这些人们,又有几个是善男善女呢?他们谁能不对权利充满了希望,只是没有人给他们机会,所以他们只能忍耐,只能韬光养晦,但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他们心中那权利的渴望就会像野草一样蔓延和生长。

    那么好吧,我来给你你们希望。

    季子强已经决定了,要给那些敢于蔑视和轻视自己的干部一次血琳琳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狼是红颜色的,那就是自己。

    快到市委的时候,季子强又接到了叶眉的电话,请他到省委去一趟。

    季子强就让司机直接开车到了省委。

    叶眉的办公室没有在过去季副書記的办公室,她整个办公室好像是刚装修好的,据说原来季副書記想换个好一点的办公室,所以把这个让下面收拾了一下,谁料想确实帮人做了嫁妆。

    季子强一踏進这里,就感到了一种很舒心,很惬意的味道,也许是这里的主人更有味道,她已经超越了这地面的纯毛地毯,超越了这华贵的摆设,四十多岁的她,依然美丽动人,再加上叶眉显赫的职位,更能为所有见到她的人一种心理上的影响。

    作为女人,叶眉的气质是一种集相貌举止、品位修养和情趣内涵于一身的外在表现,显于形而驻于心,它不但需要成年累月地精雕细琢和潜心修炼,更需要以文化底蕴为铺垫的实战磨砺。一个女人的气质是内在的不自觉的外露,而不仅是表面功夫。如果胸无点墨,那任凭用在华丽的衣服装饰,这人也是毫无气质可言的,反而给别人肤浅的感觉。

    而叶眉的温暖也是一种气质,这个温暖不是说她的身体,说的是她那温柔的眼神,这种神秘的“暖气流”,还有弥漫在叶眉身上的那些情愫,丝丝缕缕,都可以拿出来悦人悦己。这种温暖气质,不是一杯热茶、一朵玫瑰那样狭义,也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更多的是一种状态。

    季子强也正是被叶眉这种状态吸引住了。

    叶眉看着季子强有点痴痴的眼神,咳嗽了一声,说:“看什么呢?傻样。”

    季子强呵呵的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看你呢。”

    叶眉脸一红,瞪了季子强一眼,说:“坐吧。”

    两人坐了下来,叶眉就说:“过几天要开会,商议一下几个市的班子问题,我想和你先通个气,对新屏市这一块你是怎么考虑的?”

    季子强就忙把自己和李云中谈话的情况给叶眉说了说,最后说:“就不知道我的提议李云中書記能不能考虑啊,反正我会坚持我的想法。”

    叶眉点点头说:“嗯,你这样处理应该是不错的,我想云中書記能接受,苏省长他们也应该能接受的,那就行了,因为我看调整没有新屏市那个王秘书长,怕你思想钻牛角,找你来谈谈。”

    季子强说:“谢谢秋書記。”

    “客气什么啊。对,还有一件事情,省党校有个短训班,是处级干部的,你北江市看看能来几个。”

    季子强说:“随便吧,你根据情况定。”

    “行,那好吧,到时候定了通知你们。”

    季子强对这样的学习并不太关注,就说:“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吗?”

    季子强觉得,叶眉找自己来可能不止这一两件小事情,这完全都可以在电话中说清楚的,何必叫自己来呢?

    但季子强一问出这句话,就知道自己恐怕是犯傻了,因为他看到了叶眉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了,做了多年叶眉的秘书,季子强很快就猜到了叶眉的心意,她不过是想看看自己,或许她的心情不好,也或者是她心情很好,这个时候她就想看到自己,和自己说说话。

    果然叶眉很快的恢复了表情,看了一眼季子强说:“没事叫你过来坐坐不行啊。”

    季子强忙说:“当然可以啊,前两天我本来是要来看你的,但说你到东阳市去了。”

    “奥,这还差不多,我们现在距离近了,没事就多过来坐坐,唉,有时候真的会回忆到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光。”叶眉的脸上就出现了几份迷茫来。

    季子强看着绝美而气质的叶眉,突然的有了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叶眉发了一会愣,像是想起了还没给季子强倒水,就歉意的笑笑说:“光顾着说话了,连水都没给你到呢。”

    “不用了,不用了。”

    “刚才你不是电话里说你怕去看大桥的选址了吗?那肯定渴了,我给你到。”说着叶眉站了起来,季子强就忙着也站起来说:“我自己来,自己来,怎么敢劳动書記的大驾。”

    叶眉就用手挡住了季子强,说:“你坐你的,我来。”

    很快叶眉帮季子强倒上了水,两人有说了几句话,说起了大桥的事情,季子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今天和几位副局长去大桥选址点的事。

    叶眉听着不对劲,说:“子强,怎么跟你一起去的都是二把手?一把手都没空么?”

    季子强就把一把手忙,来不了的原因跟叶眉说了。

    当然了,季子强也是知道那不过是三个局长的借口而已,哪有那么巧的,三个局长都有事,何况什么事情能比得上市委書記的事情重要呢?但现在季子强不想给叶眉添堵,就不想深说。

    叶眉一想不对,有些岔岔地说道:“什么有事来不了,我看他们是不给你这个市委書記面子才对。他们啊,只跟杨市长一个鼻孔出气。”

    季子强就劝慰这说:“不至于吧,再怎么说我才是北江市的一把手,以后他们要求我的事还多着呢,我看他们没这个胆。”

    叶眉有点不舒服,但见季子强这样说,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是脸上还有点不愉的表情,不偏不巧的,小刘刚好在这是时候打来电话,告诉季子强一个他非常不想听到的消息。

    小刘告诉他,建设局局长杨华、交通局局长易平和和财政局局长李宗斌在接到通知时都在单位,而且,整个下午都没有重要的工作安排。

    季子强的脸色当即变了,冷冷的把电话和上,摇着头说道:“这些人啊,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叶眉都在旁边听着的,就接了一句:“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好了好了,别气了,身体是自己,为这帮人气坏了身子,不划算。”叶眉安慰几句。

    季子强也不想多说这事情了,自己何必让叶眉跟着一起生气呢,他就换了个话题,又和叶眉说了一会,才告辞回去。

    下午季子强拒绝了几个下属的宴请,还是在市委的伙食上随便吃了点饭,然后就在办公室看起了文件,小刘本来是不走的,准备陪着季子强一起办公,但季子强还是让他离开了,说自己一会要单独出去一趟,让他走的时候帮自己到市委小车班要了一辆车停在了楼下,季子强还特意的叮嘱,就要一般的车。

    然后的时间季子强就一直在看文件了,相比而言,作为一个市委書記,看文件的时候就比起市长更多了一些,当然文件的看法也很多,看你是不是想认真的看,一但认真起来,很多文件还是有些看点的。

    而此时此刻,在北江市的另一个酒楼里,省钢的成厂长自己开着车就到了这个里的一个包间,今天是二公子请客,所以成厂长根本都没有推辞,这个小子听说最近是发了,搞了一个十多亿的大活,也不到自己这里来蹭生意了。

    今天要好好的宰他一下。

    推开了包间的们,成厂长就看到了二公子和柯小紫,还有一个女人也在,却是万里搬迁公司的女老板周佳芳,这到让成厂长有点喜出望外的:“咦,小周也在啊?”

    这个被他称之为小周的女人就站了起来,说是小周,其实周佳芳也不小了,看长相起码30多,不过虽然是三十多了,但岁月没有让她的美丽减少多少,反而有着一份成熟女人的风韵,那已经长的不能再熟的胸膛,还有丰润的脸庞,更有那经历过世事磨砺充满了聪慧的神情,这都是成厂长难以忽视的。

    五分喇叭袖儿v领儿及腰小上衣,深磨蓝色须边儿牛仔裤;顾盼神飞的大眼睛卷着长而浓密的睫毛,直鼻子厚嘴唇,近一米七的高挑个儿;一头长及腰部的头发,很有味道。

    周佳芳笑着说:“成总啊,好几天没见了,忙什么呢?”

    二公子就说话了:“嗨嗨,你们就不能先和我打个招呼啊,有点瞧不起人。”

    成厂长很不屑的看了一眼二公子,说:“早就看不起你了,过去经常屁颠屁颠的朝我省钢跑,现在搞到大工程了,再也不来我省钢了,对了,你身边这位美女是谁啊,到眼生的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