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接着说:我来一个是看望一下大家,在一个,我还是想了解一下省钢下一步的想法。请大家看最全

    这一说到正事,成厂长的脸上就少了点笑容了,心中很是不以为然的,你们北江市的手也太长了一点吧这省钢有自己的计划,用不着你们指手划脚的,再说了,前一天杨市长刚来了,你季書記自然是和他一个事情,也是来督促搬迁,老是纠纏在这个事情上,烦不烦啊。

    成厂长就看了一眼他的副手,这是一个胖老头,成厂长的意思是让她汇报一下情况。

    这胖老头也知道成厂长的意思,就捡一些无关要紧的事情汇报起来了,季子强听了一会,就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听的东西,但别人在汇报,他也不好喊停,耐着性子又听了一会,找到老头一个换气的机会,季子强就果断插入说:嗯,嗯,很不错啊,你们的计划也很周详,这就好,这就好,对了,什么时候搬迁啊,到时候我来凑个热闹。

    季子强一下就盯到了关键的地方。

    这个胖老头一愣,支支吾吾的说:搬迁还在商议,就最近,就最近了。

    季子强就见外资方的那个jhannes有想说话的意思,季子强很亲切的问:jhannes,你们还没商议好这件事情吗

    jhannes心直口快的说:我们也希望早点搬迁,但现在的问题是搬迁公司的事情定不下来,所以还在拖。

    季子强看看已经把话引上来了,就问:这很麻烦吗怎么就定不下来呢

    jhannes操着东倒西歪的汉语,就说了起来,其实季子强也不用听的太详细,大概意思在没来之前也都知道,等jhannes说完,季子强像是刚刚听到这个情况一样,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这事情不难啊,你们搞个招标就可以了。

    jhannes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k,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但成厂长那里还想有点说不通啊。

    季子强就转过脸看着成厂长了,这时候的成厂长脸上就有了一些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心里明的跟镜一样,你季子强装什么装啊,你能不知道事情

    不过对季子强他也不太在乎的,自己又不隶属你北江市管辖,陪你坐到这里,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他冷淡的说:这家搬迁公司和我们省钢是老合作户了,不瞒你们说,现在省钢还欠人家2千多万的费用呢,再说了,我们作为控股方,这样一个小事都没权利做主,那叫什么控股。

    jhannes就接了一句:欠他们的钱我们可以给他们,但他们搬迁费太高,我们绝不接受。

    高吗你要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便宜没好货,这里面的技术含量也是很高的,万一找家没做过的,最后损坏了设备算谁的。

    看看两面又要争吵起来,季子强忙抬手拦着,说:都不要发急,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成厂长啊,这事情我看也要正确对待,虽然老省钢在控股,但所谓的股份制,在我的理解就是合作和协商机制,既然外方有看法,那就要找到一个能解决的途径对不对

    成厂长没好气的说:这还真的不能听他们的,我就在透露一点吧,这个搬迁公司也是大有来头,是部里推荐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部里推荐的季子强真感到头开始大了,在中国,什么都不怕,就怕上面传下话,难怪成厂长咬住不放,看来他也是逼不得已了。

    季子强有点为难起来,其他事情好说,这工业部自己还真的不熟悉,话都说不上的。

    成厂长见季子强也是面有难色了,心中暗笑,真实个傻大冒,杨市长是老北江市的人了,都没有办法调解这个事情,把你推来,你真的来了,也不想想你能有几斤几辆啊,现在傻了吧。

    季子强还真的有点傻了,事情完全到了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要是地方上的事情,那很简单,自己发威一下,顶一顶上面,来个霸王硬上弓的,就给它办了,但面对这个成厂长,自己还真么有太多的威慑手段,这次只怕是要栽了。

    不过季子强也是见惯了这种尴尬场面的人,他绝不会因为这个情况马上就下軟蛋的,就算是要撤,也一定要给自己找个台阶的。

    季子强准备东拉西扯了:奥,这样啊,对了,这家搬迁公司叫什么名字我看看能不能给部里联系一下,让他们帮着压压价钱。

    这也就是季子强的推口话,他根本连工业部门朝东,还是朝西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工业部的部长是光脸还是麻子,纯属是给自己找个坡,好借坡下驴。

    不过这话听在了成厂长的耳朵里那就是一惊,莫非这个季子强真的认识部里的领导真难说啊,据传这季子强的老岳父也在京城做部长呢这事情

    季市长认识我们部长

    嗯,嗯,一起吃过几次饭。季子强现在怎么办只能自己给自己把谎话编园一点了。

    成厂长心中一紧,要是如此,那还得了。

    他愣了几秒,眼光一闪,问:呵呵,我们张部长那酒量可是不差,季書記没喝过他吧

    季子强连连摇头说:喝不过,喝不过,上次差点都把我搞个现场直播了,张部长酒量真猛。

    季子强在一看成厂长的脸色,现在成厂长已经没有刚才的那种阴晴不定了,他在笑,笑的很惬意,眼中还有几分不屑和好笑的味道,看自己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样,难道是。。。。。季子强心中暗叹一声,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上了这个成厂长的道了,自己被人家成功的糊弄了一次。

    毋庸置疑的说,刚才自己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露出了马脚,对的,一定是喝酒的问题,现在想想,那中央大员,哪一个不是把保养身体看成第一要务的,人家能和你村长,乡长一样,见了酒冷怂的喝,不把便宜占够绝不回家

    所以这老小子刚才是在诓自己,想到这,季子强有点脸红起来,这谎话了,真还不能随便的乱说,说一句谎话,你就得用很多句谎话来补救,搞不好还补救不上,就如此刻的自己一样,让人揭穿了,尴尬吧有意思吧无聊吧

    但成厂长现在笑的就很开怀了,奶奶的,差点让你小子给糊弄住了,我们张部长是滴酒不沾的,你到说的真热闹,还什么差点喝的你现场吐了,还什么张部长酒量很猛辣倒吧。

    成厂长就嘿嘿的笑着说:好吧,好吧,那今天就先这样,等季書記抽机会给部里的首长说说,让他们压压这家搬迁公司,这样我也压力小点。

    人家没有当场揭穿季子强,这已经是给季子强留面子了,在一个,成厂长这样一说,也就封堵了季子强再继续纠纏这个事情,他很笃定的相信,季子强也只能这样收手了。

    到是jhannes和那个叫艾薇儿的女人,都露出了一丝满怀期望的神色,他们为这事情也头疼的很,老总在国外几次三番的说起这事,让他们一定要顶住,但事情根本都无法商量,现在听季子强的口气,他是认识部里的领导,那就好,那就好,解决了这事,也免得让老总说自己无能。

    季子强读懂了两个老外的眼中含义,自言自语说:人说老外傻,我看真不错,也就你们看不懂这事情了。

    成厂长见季子强嘴里嘟囔着什么,就问:季書記还有什么指示吗

    季子强忙说:没有了,没有了,我回去先和部里联系一下,有情况了告诉你们。

    成厂长就桀桀的笑了起来,说:好啊,好啊,这下可好了。

    季子强感到今天真的很没意思,一点都没意思,自己让貌似忠厚的成厂长给当猴耍了,他就想,这知识分子就是难纏啊,不过想想,好像自己也算知识分子吧,唉,现在才知道什么叫阴沟里把船翻了。

    接着大家东拉西扯的又谈论好一会,季子强就起身告辞了。

    成厂长和外方的管理人员都是很客气的要留季子强下午到这里吃顿饭,特别是那个外国的美女,更是热情如火,扭动着水蛇腰,颤抖着大咪咪,用比洋河普通话还难听的语调说:任叔叔一起坐坐吧,我们比一下酒量,怎么样

    旁边那个jhannes忙说:是季書記,不是任叔叔。

    奥,yes,yes,季書記一起喝酒好吗

    季子强憋着笑,忙说:真不行,回去还有很多事情的。

    这外国美女用慑人的咄咄逼人的美丽面对着季子强,就算在一身包裹得很严实的冬装下面,季子强依然能感受到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股年轻的活力一种按抑不住的火热,就是在初春的寒冷里,她依然穿着裙子,若隐若现的丝袜肆无忌惮地向季子强宣告她的美丽是经得起严冬的考验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