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还是没有说话,等张光明给他把眼点上之后,才缓缓的说:“光明同志啊,我刚才和大家都谈过了话,对于大宇县的工作吗,我还是满意的,但是。请大家搜索(¥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说道这里,冀良青抽了一口烟,让但是后面的悬念又折磨了好几秒张光明的心灵,才说:“但是我要提醒一下你,在团结同志这一方面你还是要继续努力一下,不可放松,不要认为自己是书记,是大宇县的一把手,就忘乎所以,书记是什么?是一种权利的体现吧,但权利是人民的,是党给与你的,并不是你的私有财产,对不对,既然人民可以给你权利,当然也能收回。”

    张光明的心就感觉晃晃悠悠的沉到谷底,他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他没有想到冀良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作为一个一直含蓄的冀良青,今天能把话说得如此深刻而透彻,这本身就意味着灾难将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

    不错,一定是凤梦涵那个婆娘在背后告的黑状,她和上次季子强来大宇所用的方式一模一样,她仗着自己和冀良青不错的关系,在这个危机时刻落井下石,就是想搞掉自己,但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脸上,身上,包括骨子里到处都刻着季子强的名字,刮都刮不掉,洗都洗不净啊。

    在他的心底,就生出了一种对季子强的怨恨来,你怎么就这样的不争气,好好的市长当着,却要去结交匪人,搞的现在牵连着大家都跟着你受罪,早知道这样。。。。。张光明想了想,早知道这样又能怎么样呢?要不i是季子强上次保自己,自己已经被面前的这个冀良青干掉了,可是张光明的心中还是有难以排遣的怨恨。

    “我知道了,谢谢冀书记你的提醒和指正,以后我一定努力改正自己身上的问题,一定搞好团结,配合同志们做好大宇县的工作。”

    “这样就好,看看夏天又要结束了,时间过的真快啊,对了,光明同志,你在大宇县也呆了不少时间了吧?”冀良青漫不经心的问着。

    张光明就雨点冒汗了,这谈话怎么谈到这个上面来了,很有点组织部门谈话的味道,他忙说:“待。。。。待了几年了,几年了,但我还希望继续锻炼一下。”

    “嗯,这样啊,好,对了,市里最近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你对这次事情怎么看待的,我很想听听大家的看法。”冀良青再一次跳转了一个话题。

    张光明先是判断了一下冀良青到底想问自己什么事情,后来慢慢的,张光明就有点醒悟过来了,从冀良青的话中,似乎透露着一种奇异的信息,他像是在有意的恐吓自己,以冀良青这样的官场高手,真要想收拾自己,何必搞的如此醒目而清晰呢?

    现在的新屏市,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样子了,他只需要一个会议,一次谈话,就完全可以让自己从这里爬开,那么,他到底想要什么?

    张光明从冀良青最后的一句话里有了感觉了,原来如此啊,冀良青是想让自己改弦易张的俯首称臣,不错,他就是这样想法,他今天整整的一天冷落自己,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的到来,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张光明一下就有了一种绝处逢生的喜悦了。

    他说:“这个事情我们离市区远,也是事后才听说的,唉,可惜了啊,季市长怎么能毫不珍惜得来不易的前途和事业,大家都很是惋惜呢。”

    “奥,你也是这样认为?”冀良青似乎和好奇的问。

    张光明就赶忙义正严词的说:“当然了,我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最近的工作忙,一直说回去看望一下季市长,但没有时间,等以后吧。”

    冀良青点点头,张光明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忙着给自己表白他对季子强事件的不以为然,也表明了他到现在都没有去看望季子强,这一切的一切也就是一个意思,他希望改弦易辙投奔自己,既然如此的话,自己也算达成目的了,从宏观的角度来讲,大宇县不能乱,这对新屏市的经济反战影响很大,自己暂时也不能换掉张光明,凭借凤梦涵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这个地方的,只有张光明这样的人才能让大宇县在以后稳定,昌盛的发展,不过这一切都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张光明一定要以自己马首是瞻。

    冀良青的态度也缓和了,他笑着点点头说:“嗯,你是应该去看看他,最近季子强很是消沉啊,这样不好,有错误就气馁可不像一个党人,对了,很多人传言说你可是他的心腹悍将啊,哈哈哈,我不这样认为,你们应该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怎么能说到什么派系,集团方面去,这样的谣言就是想混淆视听。”

    张光明在冀良青说话的时候,就连连的点头,说:“是啊,是啊,我其实和季市长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太长,过去他是副市长,我们接触也不多,后来才慢慢有了一些联系,但要说到我们之间有其他的一些事情,那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可以对冀书记你发誓。。。。。”

    冀良青哈哈的大笑起来,连连摆手说:“你误会了,误会了,我真的一点都没有这样看待你们,就说这次来大宇县吧,我为什么要把你们放在最后,那就是要作为重点来宣传,今天我也给宣传部和电视台都打招呼了,回去之后,就会大力宣传你们大宇县,当然了,宣传大宇县也就先要宣传一下你,好好干吧,你还年轻,新屏市的天很高,可以任你飞翔。”

    张光明的心情也在冀良青这一段话中激动起来了,他不是一个笨人,他有绝对的聪明和智慧,他不过是最初让比他更睿智的冀良青吓破了胆,现在他也逐步的稳定下来了,他明白冀良青需要自己的诚服,自己就像是一面旗帜一样,可以为冀良青树立起一个虚怀若谷,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的高大形象。

    既然自己还有价值,那么冀良青就绝不会抛弃自己,至少吧,短期之内的冀良青是不会抛弃自己了,假以时日,自己也许会获得冀良青真正的欣赏,就像当初季子强对自己的欣赏一样,因为归根结底,自己还是个有用的人。

    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张光明的心情也就好了起来。

    第二天冀良青也是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离开了大宇县,他很忙,他还要继续自己的布局和思考,他不会再犯过去的错误,他要把新屏市打造成为一个对自己绝对忠实的王国。

    也就是这个同一天的早上,季子强离开了新屏市,他要到省城去,他没有让政府派车,因为他不想让*和办公室的人为难,他自己驾驶着江可蕊的那辆红色雅阁,这颜色的车,平常季子强坐着还不怎么觉得,现在自己开上终究感觉有点别扭的很,不过环境使然,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凑合了。

    一个人,车跑得也很快,江可蕊却一直的为季子强担心,生怕他开车的时候想问题,脑子进水,所以过上一会就给季子强去个电话,一会问季子强家里的存折放到哪里了,一会问季子强有没有看到她的乳罩,反正这样的电话就跟随着季子强到了省城,才算罢休。

    季子强也一点都没有感到烦,他理解江可蕊的担心,所以每次江可蕊的电话来了,季子强都要和她多说几句话,以便让他放下心来。

    到省城之后,季子强就简单的吃了一点饭,给*的秘书去了个电话:“张秘书,我想见见王书记不知道方便吗?”

    “你,你到省城了?”张秘书皱起了眉头。

    “是啊,刚到一会。”

    张秘书在这个问题上是需要好好的判断一下了,放在平时,季子强要到了省城,他的要求可能是能够满足的,但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同,最近一周多的时间里,王书记一直在考虑着季子强的事情,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来见面,会不会给王书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呢?

    对这一点,作为省委一号人物的贴身秘书,张亚明是一定要多一层思考和谨慎的,他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吧,你等我的电话,我先看看今天的安排。”

    “行,行,那就麻烦张秘书了。”季子强恭敬的说。

    “季市长你客气了。”

    挂断电话之后,张亚明就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到了王封蕴的办公室,这办公室里面不仅仅是王封蕴书记一个人,在沙发上还坐着李云中省长,他们两人正在谈论这省城地铁的修建问题,两人可能在地铁站的选址上有点难以确定,王书记拿着一直红蓝铅笔,轻轻敲打着茶几上的地铁图,对李云中省长说:“这选出来的三个站我都有点不太满意啊,老李你谈谈想法。”<=":"><="="/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