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山庄里的湖水,清澈,水中的游鱼水藻都可以看见。一阵微风吹过,臂路清澈的忽视面碧绿清澈的湖面荡漾开来。水面微波粼粼,就像调皮的孩子们,争先恐后的荡“秋千”,从湖的一岸荡过湖的对岸,一个接着一个,好一个自然知趣。

    他们要了一个套间,江可蕊就问服务员订饭去了,季子强却也不管那么多,只是倒在床上睡。江可蕊订完了饭回来,见季子强睡的很香,不想弄醒他,吃饭还有一会的时间,她就坐在了季子强的床边看着他。

    季子强一直睡了好一会才醒过来,醒来时,见妻子坐在那里注视他,便轻轻地一笑,问:“你就一直坐在这吗?”

    江可蕊说:“我那敢离开?看你睡的那个样,以为你有什么事呢?感觉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我们还是回去吧!”

    季子强说:“没事了,一点事也没有了。”他坐了一起,有一种睡够睡精神的感觉。

    他说:“我现在感到很饿了,我们吃饭吧!”

    江可蕊这才松了一口气。

    餐厅很宽敞,因为只是单层,没有支撑的柱子,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餐厅的客人并不多,不知是生意清淡住客不多,还是过了吃饭的时候,稀稀落落坐着几个人。

    季子强吃得不少,特别是这里用大铁锅做出来的米饭,真的很香,吃惯了电饭锅里的饭,在尝一尝这带着锅巴的米饭,喝一碗米汤,似乎一下就把季子强拉回到了童年的时光中。

    江可蕊吃的很少,在更多的时候,江可蕊都是看着季子强吃,也许只有让季子强吃好了,江可蕊才会感到一种幸福。

    吃了饭,他们便在山庄里转悠。因为没有熟人,两个人都挽着手,很亲热地贴着,江可蕊脸儿贴在他肩上,他手臂就时不时感觉到她那胸的柔軟,两人便连成了一体。

    这时候,天气有点热了,现在正是盛夏的时节,就算是山里比城里清爽很多,但终究还是夏天,季子强就想到水里去游泳,这里的水池大约分两种类型,大池和小池。大池是公众池,有标准的游泳池,有戏水的旋转波浪池,游客很多。小池却是那种情侣池,或是搭了顶棚,或是有草丛间隔,光线朦胧,还有飘飘渺渺的音乐。

    季子强好热闹,嚷嚷着要去公众池,要去标准池游泳。

    江可蕊说:“你自己去吧。说还不是因为你游泳游得好,想去那显呗!”

    季子强笑着说:“你游得也不是很差。”

    说是这样说,季子强还是跟着江可蕊到了小水池那里,他们换了游衣,选一个有顶棚的情侣小池。那水温很凉,山庄还匠心独具的在水面上弄一些鲜花瓣儿飘浮在上面,人泡进去,便有淡淡的花香,感觉极舒适。这里离公众池不远,时时听到那边传来的欢声笑语,季子强心有些不安,不停地向那边张望。

    江可蕊见季子强这个样子,笑着说:“你要去就去吧,去哪边转几圈,去镇镇那些人。”

    大凡一个人在某方面很觉出色时,都有一种表现欲,且特别喜欢在人多的地方表现表现。此时,季子强就是这种心境,不过听江可蕊要她去,季子强还扭捏了一会,说:“我不去了,就我一个人不去,除非你也一起去。”

    江可蕊说:“你干什么要拉上我?我不去。”

    说着江可蕊就从水里站了起来。她穿的还是那种很保守的泳衣,但由于泳衣的紧绷,还是遮拦不住她身上姣好的曲线。那泳衣是鲜红色的,人又在水里泡过,裸露的肌肤显得很白很嬌嫩,看着她一扭一扭走动的背影,那曼妙的身材一点都不想生过小孩的女人,季子强心里想,自己的老婆是越来越显可人,越显豐盈了。

    江可蕊就走过来,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季子强一下就没有了想要到那面大池里去的想法了,他在水里拥住了江可蕊。

    江可蕊的脸儿泛红,贴着他不说话了,她似乎在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心里却又想,不能让他有下面的动作了,不过她的表情给人一种很曖昧的感觉,人也紧紧地缠着季子强了,季子强撫摸着她的背,她就磕上了眼,感受他的撫~摸,那张好看的脸越发红艳了,如果再这么继续,或许,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尽管在野外,泡在清凉的水里,季子强可是什么都不顾忌,什么环境下都放得开,都敢做那种事的。

    但今天季子强终究没有在这个池子里做什么,因为他又一次的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不得不说,这次的事情带给季子强的压力和困惑是巨大的。

    其实这样的困惑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困惑,在省城,不管是省委王书记,还是李云中省长,也都在心中为此事烦恼,新屏市这个突发事件的结局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想象,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国家安全局会对远在新屏市的这个事件有了浓厚的兴趣,连国安局的局长都亲自给北江省公安厅厅长打来了电话,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后来萧博瀚上了省国安局的专机,他们到哪里去,去做什么,最后怎么处理和惩罚萧博瀚等人,现在已经无从知晓了,至少吧,在短期之内就很难得到一个确切的信息。

    但这就给了王书记和李云中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这个机会完全推翻了他们当初对事态发展所怀有的设想,他们本来对此事已经不在抱有任何的希望,对季子强也不在有一点点侥幸的心理,两人人为保住了季子强的性命,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但是,情况的变化给了王书记和李云中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或许能让季子强继续留在北江市的政坛上,但这只是一个构想,事态的发展会不会让这个构想得以实现,现在还很难判断。

    昨天晚上的省常委会上,他们做出了初步的决定,那就是暂停季子强的工作,等待下一步消息明朗之后的处理,这应该是比较倾向于保护季子强了,当然,假如仅仅是王书记,李云中他们的某一个人想要做出这样的决议,那肯定行不通,在昨天晚上,季副书记的态度还是很强硬的,以他的意思,马上撤销季子强的职务,让纪检委到新屏市对季子强雙规审查。

    但问题在于新屏市的这次事件,却成为了一个纽带,一下就把本来不即不离,似近似远的王书记和李云中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他们两人代表着新屏市两股举足轻重的势力,他们的联手让季副书记一下感到了腹背受敌的窘迫。

    他所掌握的那股实力是绝对无法同时挑战王书记和李云中两人的,所以最后他妥协了,放弃了他一直坚持的那种提议,勉强同意了李云中省长的想法,那就是暂时这样冷处理一下,等事情的性质彻底划分清楚之后,在对季子强的问题做出严肃的处理。

    就在季子强和妻子泡在水里的时候,李云中正坐在王书记的办公室端着一杯茶水,这是一个青瓷茶杯,很光洁,李云中像是很认真的在看着上面烧烤上去的青花一样,看的很专注,也很耐心,就那样看了好一会,才用两只手指架起了杯盖,轻轻的荡了荡茶杯里的浮茶。

    而坐在他对面的省委王书记也是面色沉寂着,思考着问题。

    后来还是王书记的秘书进来之后,帮他们两人都添上了水,他们才搁下了心中的思绪,相互看看,李云中说:“封蕴同志,接下来你考虑该怎么做呢?”

    他没有说什么事情,但王书记却知道他在说什么,王书记若有所思的说:“从感情上讲,我当然希望他还能留在那个位置上,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怎么留?能不能留得住?”

    李云中点点头,很沉重的说:“是啊,是啊,我今天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暂且不说萧博瀚的问题有多大,就是季子强不顾纪律,破坏行动这一条,恐怕我们都很难保住他,这是原则问题。”

    王书记想了想说:“关键的还有一点,事情怕就怕不会在北江省内部解决。”说完,王书记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李云中。

    李云中深吸一口气说:“这一点我早就发现了,来者不善啊,老季是有所依仗,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大开大合的搞这一出了。”

    王书记用手指的关机轻轻敲打着茶几,深有同感的说:“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单单是在北江省这个层面上处理,事情就简单了许多,因为具我的估计啊,这萧博瀚的事情既然安全局一插手,短期之内就很难得出一个明朗的结果,那么只要停上季子强一个阶段的工作,然后就可以找个借口重新启用,因为既然萧博瀚的事情都没有定论,季子强的事情也就无法调查。”

    “我今天也是这样想的,事情有点怪异,这也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本来季子强是要彻底毁灭,现在看来还有一线生机,但如果上面有人插手,确实比较麻烦啊。”

    “不过云中同志,我还是要感谢你,在这个事情上你的态度对我很重要。”

    “客气了,封蕴同志,过去可能我们还是有很多误会的,包括我自己的心态在很大程度上过去也存在问题,后来啊,还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他让我明白了一些过去没有人敢于对我说的道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