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回来的路上也是想过这个问题的,就对哈县长说:“我记得我们县上水利局有几个爆破的好手,要不调他们过来看看。 ”

    哈县长一想,不错,水利局修水库的时候,也经常要爆破的,试一下。

    他就拿起电话,安排起来。

    这个时候季子强才赶忙的收拾水鞋,好好的把上面的泥土冲洗干净,从兜里拿出刚才脱下的袜子,收拾干净脚,穿上了雨鞋。

    到了下午,大家都还没吃午饭,哈县长就带领其他领导县撤回白龙乡政府吃饭去了,走到半道上就遇到了水利局几个炮手这是真炮手,不是我们平常说的那种打泡的炮手,他们也是接到了通知就赶了过来的,季子强没跟大家一起到乡政府去,自己戴上这几个人返回五姓村的那下游山嘴的地方,一起观察研究,商议了好久,最后几个炮手说可以搞掉这个山嘴。

    季子强一听很高兴,让这几个炮手详细的列出了需要准备的东西,赶快返回白龙乡准备起来,几个干部劝他县吃点饭在说,季子强担心时间耽误了,天一黑就难爆破,这一拖又是一晚上,所以也不吃饭,和白龙乡的书记,乡长一起很快的准备好了所需的**,雷管等等。

    在天色将晚的时候,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毕,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那一大块山嘴岩石被炸成小块,四散飞去。

    这一下河面就豁然开阔了,在远处围观的村民欢呼声中,滚滚的洪流呼啸而下,场面很有点壮观。

    哈县长也露出了今天的第一次笑容,他呵呵笑着,拍了拍季子强的肩头说:“好小子,有你的,这样看来要不了几个小时洪水就可以消退了。”

    季子强谦虚的回答:“是你指挥得当,现在剩下的事情就是安置村民今晚过夜和吃饭的问题了。”

    哈县长点头说:“过夜问题不大,除了刚才县上一些单位送来的帐篷外,我还让白龙乡把他们政府的所有房间收拾了一下,可以让没有帐篷的到乡政府暂住一夜,现在天也不是太冷,问题不大。”

    季子强又问:“那吃饭的问题呢”

    哈县长想想说:“让白龙乡筹备点粮食,先凑合着对付一两顿,其他的我们在研究。”

    季子强感觉也只有暂时这样了。

    水在不断的消退,从很多村民的房舍墙上水印中就可以看出消退的速度来,哈县长伸了个懒腰说:“季县长啊,现在我准备回县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在这盯着怎么样”

    季子强见也没什么大事情了,都在这等着意义不大,就说:“那行,我在这盯几天,有什么事情给你电话汇报。”

    哈县长又鼓励季子强几句,就带上一些人离开了。

    到了第二天,村里的水已经全部消退了,村民都开始返回自己的房舍,清理房中的污泥,沙土,每家的门前都堆起了污泥。

    季子强在村上转了几圈,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就回到了临时指挥所,王书记没有离开,一直也陪在季子强的身边,这时候见季子强疲倦不堪的样子,忙让副乡长给季子强好好的泡了一杯浓茶,对他说:“季县长,灾情暂时缓解了,不过还有个大麻烦啊。”

    季子强坐在一张行军床上,一面吹着水杯上的浮茶,一面问:“什么大麻烦”

    王书记担心的说:“村民粮食都冲走了,下一步他们吃什么,我们乡上顶了两天,也顶不住了,县上要早点想个办法啊,不然会有人饿肚子的。”

    季子强也想过这个问题,但这涉及的人员太多,而且还要管到明年上半年去,粮食数量不会少,自己做不得主,他就对王书记说:“我今天就回县上,把这问题给县长书记汇报一下,看有没有一个适当的方式解决,你这里在顶上一两天。”

    卫生间面露难色的说:“我也顶不住了,我都是问粮站借的粮食,但多了人家也不借,怕我们以后不还。”

    季子强笑笑说:“不是人家怕你们不还,你们肯定是不会还的。”

    王书记也笑笑说:“少量的我们想办法还,但多了你说我们能拿什么还,我们一年乡上费用都紧紧张张的,那有闲钱买粮食给他们。”

    说的也是不错,季子强知道必须是县上拿一个方案出来,不然乡上是顶不住的。

    季子强说了几句不再耽误了,喝了口水,就告别了乡上的领导,回县城汇报情况去了。

    在哈县长办公室里,季子强正在给他汇报最新的灾情状况。

    哈县长对这次及时的处理五姓村水灾还是满意的,昨天的救灾现场,哈县长的光辉形象成了洋河县新闻媒体重大新闻事件中的重点、亮点,县宣传部门并及时、准确、全面、客观地对哈县长进行报道。

    特别是他带领干部在第一时间赶赴五姓村救灾,有效控制洪灾的情况。在实地考察后,哈县长果断做出了爆破河面山嘴岩石的举措,让五姓村的群众保住了房屋,挽救了群众的财产。

    他心里舒服的很,在目前这个关键的时刻,每一点成绩都会成为下一步和吴书记角逐的筹码,于是,他对季子强的态度也就稍微的好了一点,他也暂时的放下了正在头疼的那个杀人案件,和季子强就下一步相关的一些灾情救助做出了讨论,季子强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灾民的吃饭问题,白龙乡是顶不了几天,这还是需要我们县长给予支援。”

    哈县长今天光顾高兴了,一时到没细想这个问题,现在听季子强这样一说,也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他就问季子强:“对五姓村受灾人数的统计工作展开的怎么样”

    季子强说:“我走的时候已经安培白龙乡和民政局的同志,让他们对灾情做出评估,对受灾农户做个详细的统计,估计到明天就可以出来结果了。”

    哈县长说:“那吃饭的问题就等统计出来了我们在开会研究一下吧”

    季子强却希望早点有个准备,不管明天统计的结果是什么,县上至少应该有个大概的方针,灾民的生活是是第一位,他就说:“哈县长,统计不是问题,我个人的想法是我们应该先商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等明天结果一出来,很多事情就要同步进行了。”

    哈县长皱起了眉头,说个实话,他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季子强这样一说,到还真把他难住了,他沉吟了一会说:“你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季子强从今天在受灾现场关注到这个问题以后,就一直在琢磨着用什么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虽然还没有统计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他自己也大致的估算了一下,没有十万斤粮食肯定是应不了急的,而这粮食还不能耽误,灾民是不能在失去了所有财产后,再让他们挨饿的。

    季子强就说:“哈县长,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可以让民政局给上级部门申请救灾补助,但这需要个时间,短期内很难解决,县上在这个时候要自筹资金,应急解决灾民吃饭问题,你看这样如何”

    哈县长吸了一口烟,有点为难的说:“每到年底县上都很紧张,这不是个小数字,只怕一时难以筹措啊。”

    季子强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能不能先从白龙乡的粮站调出粮食,等以后县上资金宽裕的时候在给他们还上”

    哈县长想想,这到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对季子强说:“这个方法可行,这样,你在给吴书记把这情况汇报一下,要是他也同意,那你就抓紧办理,后期的救灾工作你多费点心。”

    季子强就在茶几上那漂亮的烟灰缸中摁熄了烟头说:“那我现在就过去汇报,有什么情况我在和你联系。”

    两人分手之后,季子强就到了县委吴书记的办公室,把这个情况详细的做出了汇报,吴书记也认可了这个方案,他对季子强说:“粮站的事情由你协调,救济这一块要民政局也抓紧给省市相关部门汇报申请,力争早一点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只怕没有这么快,一到年底什么事情都堆在了一起,我看,上面的救济可能要到过完年才能到位,这一阶段还是要我们县上自己扛住了。”

    吴书记也叹口气说:“是啊,年底大家都忙。”

    不过让季子强欣慰的一点是,洋河县的两位主管领导对自己这次的工作都很支持,他干起来也就热情高涨了。

    这样季子强就忙活了一周的时间,从统计,到调粮,再到按名单分配救济粮食等等,一直到灾民各自稳定下来,可以自发的进行一些适当的生产自救。

    季子强就在白龙乡住了好几天,也没时间回城,等把这些事情都办妥了,季子强才算是解放了。

    救灾期间,乡上也不能大摆宴席,季子强走的时候,王书记和李乡长于心不忍,感觉这次对不起季县长了,这么长时间连一顿像样的酒宴都没有为季县长举行,他们就准备今天在乡政府给季子强搞个送别宴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