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摇头说:“最近市里肯定会很乱很忙的,你哪能走的开,你不用管了,我已经请过假,我陪他。”

    王稼祥还想再说点什么,却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的电话,说让他马上到市委参加会议,王稼祥也只好站起来告辞离开了。

    季子强在王稼祥走后,更加的难受起来,要是放在平常休假,好像过的也是有滋有味的,但现在眼看着别人忙忙碌碌的,还要在市委去参加会议,而自己却只能在家待着,这中感觉是他这些年第一次遇到,比起上次在飞燕湖的小搂里还要难受。

    那个时候季子强是一点不怕的,因为他本来没有做错什么,但这一次,季子强知道自己确实存在问题,至于问题的大小,这要看后面的结论,但问题是难以掩饰的,为此,他自然心理上有点发虚。

    一会小赵来了,小赵也是刚刚接到了通知,说季子强暂时不上班,让他也要做好准备,随时接受调查,虽然没有说停他的职,但季子强都不上班了,他还有什么事情?他也只好休息。

    季子强招呼小赵坐下,问他了一些情况,后来季子强觉得还是应该让小赵回到政府去,至少可以帮自己在办公室守个电话,在一个想法季子强是没有说出口,不过聪明的小赵还是能够理解,那就是季子强希望小赵在政府随时掌握最新动向,免得自己耳目闭塞。

    小赵一但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就赶忙起身离开了,他不知道季子强在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但有一点小赵是很清楚的,自己已经和季子强成为了一个共同的命运体,季子强倒下了,自己也一定会黯然失色,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他依然抱有一点点的侥幸心,过去季子强展示出来的乾坤大挪移手段,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在重演?

    小赵离开了,家里老妈和老爸带着孩子到下面花园转去了,看到自己无忧无虑的儿子,季子强还是有点安慰的,这小子,每天都要上街几趟,也不顾天气的炎热,真不知道他小小的年纪怎么也会喜欢街上的繁华,他看的懂什么呢?

    但儿子出去了,季子强在家里就转出转进的,更是百无聊赖,看书吧,打开之后,满眼都是字符在跳动,根本静不下心来,看电视吧,很烦躁,如果不是身边有个电视台的主管,季子强真想骂上几句,什么破电视,十分钟不到就是广告,广告就广告吧,还都是些卖药的广告,似乎新屏市的男人都有陽痿~早~泄一样,难道就不能打点别的广告啊。

    他很烦,很郁闷。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的表情,也深刻的体会到季子强的内心压抑,一个从来都手握重权,叱咤风云的男人,一但远离了政治中心,他会有太多的焦虑和难受,他们宁愿每天累着,苦着,都不愿意这样安静的待在家里。

    季子强的苦闷当然会让江可蕊心疼,她帮季子强泡上了一壶铁观音,坐在了季子强的身边,季子强把茶杯举到鼻尖,深深闻了一下茶的浓香,正要喝时,沙发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这一响,就响得不停,都是市里中层领导打过来的慰问电话,都说要来看他。

    季子强说:“不用了。我没事,不用来了。”

    他们还是不罢休,都说下班要来看望他,对这些人,季子强是没有办法拒绝的,这些大都是他旗下的嫡系,看来自己被停职的事情此刻在新屏市的官场早已经传开了,不过季子强也多少有点安慰,一般来说,以自己目前的处境,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远离自己,接近一个走向没落的政客,就像是在接一块从楼上掉落下来的砖头,不仅没有一点意义,还有可能砸伤自己。

    但这些人都还是表现出了他们足够的友谊,这也和季子强这个团队性质有关,季子强和这些人大都不是因为经济利益勾结在一起的,他们或者是志同道合,或者是相互敬佩。

    当然了,这来电话的人中也不泛有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他们虽然看到季子强的危机,也想到季子强要垮台,但越是这样,越能体现自己的忠诚,去偷偷的看望一下季子强,送一点并不贵重的礼品,这万一季子强侥幸熬过这一关呢?那自己今天的行为就是雪中送炭,这样的意义完全不同于锦上添花。

    其实这样心理的人还是很多的,不然为什么在股市上,很多带着星号的股票,谁都知道会有危险,很可能被停牌退市,但每天还是有很多人在买进卖出,这就叫风险投资,一但这个股票摘掉帽子获得重组,那收获就会让人震惊。

    对这样的人就连季子强有时候也是敬佩的。

    但季子强现在心烦,意乱,他更不想在这个时候来应付这些人,这个家现在很难是一个避风港,下班之后,这里可能就是人车川流不息了。

    他当然不想出现这样的状况。一则他的处境不允许太高调,一则他还要冷静的让自己好好思考接下来会出现的变局,而且,谁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不得不小心点。

    江可蕊也理解季子强,说:“你是担心那些人来探望你吗?。”

    季子强点头说:“我已经接了好几个电话了,说下班要来看我,所以只能暂时的躲一下,这个时候家里在人来人往的,会让人产生别的想法,以为我是在给组织上示威。”

    江可蕊问:“那你想去哪里?”

    季子强叹口气说:“去没人认识的地方,只要没人认识,就不会有人找到了。这样,才能真正地清静下来。”

    江可蕊就想了想说:“也不能跑远了,万一上面要找你了解萧博瀚的事情呢?”

    季子强说:“当然不能太远,不过听黄副书记的口气,暂时省里的意见应该还没有统一,可能还会有分歧的,这样的话,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事情找我。”

    江可蕊就说:“我知道一个山庄,离新屏市也不是太远的,在邻市的一个小县城里,干脆我们过去休息两天吧。对了,小雨带不带?”

    季子强想了想说:“在外面吃饭,休息什么的都不稳定的,干脆就让妈带几天吧。”

    江可蕊嘻嘻的一笑说:“也好,我们两人好久都没有过过二人世界了,有时候真的很向往啊,现在连做那个事情的时候都不敢大声的叫。”

    季子强低迷的心情稍微的提升了一点,忙问:“做什么事情的时候?”

    江可蕊抬手就给季子强了一个爆栗,说:“装,你给我装。”

    季子强也难得的笑了起来。

    一会等老爸和老妈回来,季子强就给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老妈老爸当然是不会反对的,他们不知道季子强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不用说话,就是单单看上一眼他,就知道他的心情怎么样了,就算季子强自己不提出来,他们也会劝季子强好好的休息一下。

    季子强和江可蕊也不敢在家里吃饭了,怕一会走晚了被人堵在了家里,两人简单收拾一下,他们就离开了家开上车往邻市的那个县城去了,那里没人认识他们,也不可能有人找到他们。

    江可蕊说开会时曾在那里住过一夜,对那的路熟,但季子强心中郁闷,就跃跃欲试,抢着要驾车。

    江可蕊不放心,说:“你心里有事,还是我驾吧。”

    季子强说:“我慢慢开不行吗?又不赶时间。”

    江可蕊也只好同意,不过季子强真的开的很慢,他一面开车,一面还在想着很多问题,眉头皱的死死的,江可蕊说:“你开车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呀?是不是还在考虑问题?不要考虑了,好好开车,算了,还是我来开。”

    季子强笑笑说:“也不是什么急事!我边想边开没问题。”

    江可蕊说什么也不同意,最后逼着季子强把车停下,两人换了座位,江可蕊坐在了驾驶室,

    车再次启动了。

    季子强靠在车坐垫子上,慢慢的就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他觉得特疲倦。如果不是担心那些中层领导干部找上门,真想就这么躺在床上没完没了地睡,睡到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昨天到今天,他就一直觉得虚觉得累。

    他们到了那个山庄的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

    那是一个避暑山庄,这里的风景却是很美,也没有一点城市的燥热,所有的地方都是清清爽爽的,季子强很快就被这里富有诗请的画面而陶醉,江可蕊就挽着季子强一边领略着山庄内的美景,一边想象着那时修筑山装的设计者和匠师们的智慧和艺术趣味的高超,就像山庄内的风景一样,古朴典雅,雄伟壮观。设计者匠心独运的艺术想象力,加上匠师们巧妙建筑,构造出嵯峨威严的宫殿,碧波荡漾的湖泉,绿草如茵的平原,古树参天的森林,还有峰峦起伏的群山围抱着半个山庄,好一个清幽秀丽的避暑山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