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还有谁能来挽救这些生命呢?

    没有人了,季子强悲伤的想。

    但很快的,季子强的眼中闪过了一种冷酷和坚毅,为什么没有人能救他们?有!一定会有的,这个时界上任何的一件事情都会有解开他的途径,就像所有的锁子都有一把合适的钥匙一样,而自己就是缓解目前局势的一把钥匙。

    季子强眼中的光更亮了,他身体也不再摇晃,腰也挺直了,手也不抖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也知道自己只要今天迈出了这一步,自己的整个前途和未来都会从此结束,这将是没有一点悬念的结束,但季子强顾不过来自己的前途和未来了,和这些生命相比,自己又算的了什么,他必须这样做。

    季子强扔掉了香烟,他看了看那三个刚才还一直对自己警戒的警察看到自己退出圈外,已经不太注意自己了,当然,对这三个警察来说,一生中只怕都没有遇见过这个紧张刺激的一幕,作为能在现场出勤的人员,他们是感到自豪的,要是能亲手击毙一名歹徒,那更是能立功受奖,人生无憾。

    所以他们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一片灯光中的别墅,时间还在走着,已经進入了倒计时,也许还没有一分钟的时间战斗就会打响,所有战士和警察的心也在这一刻砰砰的跳动起来,四周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窒息,让人心慌。

    季子强坐上了那辆一直打开着车门的汽车,他抬头看了看异常明亮的月色,今天是不是阴历的十五,季子强是不知道的,他从来都不去记阴历的时间,但他还是知道,只有那个时间,月色才最为明亮,就像现在一样,月亮清圆,亮丽,飘忽不定的云朵,把天空切割成一片片由灰、蓝、白织成的锦缎。一轮金灿灿的圆月在薄雾般的云层中穿来穿去,偶尔隐去倩影。霎时,天空中净洁如洗的白云,围绕着半遮半露的圆月铺展开来,形成一个好似菊花盛开的银白色花海。形状各异,有片状的,有鳞状的,有团状的,花团锦簇。此时的天空在白云的点缀下变得分外清幽,宁静。

    月光下的荒野,树木,村庄皆披上了金色的盛装,季子强觉得那月色飘下来,直扑自己的心怀,在自己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庄严的神往。<>

    季子强伸出手来,扭動了汽车的钥匙,一刹那,轰鸣的汽车马达声就在这个静怡的夜色中响彻起来,所有的人都回转头来看了一眼季子强坐的这辆车,很多人疑惑,很多人不解,那个副厅长和韩局长也都一起皱了皱眉头,他们知道季子强是怕了,他要逃离这个将要弹痕飞溅的现场。

    不过就算他们是这样想的,给他们留下的想象时间也不多,车刚一发动,车子就动了起来,就是这样一动,韩局长和副厅长的脸上突然都露出了惊慌,因为他们看到,这辆车没有后退,车对着别墅冲了过去,这个速度也不是倒车的速度。

    他们脑海中刚刚升起的哪一个让他们恐惧的想法还没有想完,几乎只用了几秒的时间,季子强的车就冲到了别墅的门口,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季子强也在车还没有完全停稳的时候,跳下了车。

    也就在这个时候,别墅里传来了萧博瀚的一声大喝:“别开抢,都不要动。”

    一下子,整个现场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安静,季子强现在已经脱离了警方可控范围,站在了别墅的门口,他很镇定,也很从容的敲响了别墅的门:“萧博瀚,给我开门。”

    里面没有一点声音,季子强又用拳头擂了几下门:“萧博瀚,你给老子开门,听到了没有。”

    好一会,别墅里才传来萧博瀚有点哽咽的声音:“子强,你已经尽力了,你回去吧。”

    “老子才不回去,你给我开门。”季子强原来也会自称老子的。

    “求你了,子强,你这样会后悔的,你用不着为我们殉葬,你是个好领导,老百姓需要你。”

    “我才不管这些,我就要进来,你开门吧,萧博瀚,你要知道,现在也只有我进来,才能给你换取宝贵的时间,为什么你要轻言放弃呢?这不是你的性格。<>”

    里面好一会都没有声音,但季子强的心已经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看到了后面韩局长和副厅长正在大声的说着什么,像是正在指派手下过来强行带离季子强一样,季子强开始用脚踢门了,这也是季子强从上学到工作,从秘书到市长以来第一次用脚踹门。

    踹了两下,在踹到第三下的时候,门开了,萧博瀚安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季子强,季子强也愣住了,所有在外面的武警和警察也都愣住了,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个犯罪份子的头目竟然敢无遮无掩的站在门口,把自己完全的暴露在我们的抢下,奶奶的,能打不能打。

    等他们会头看向指挥官的时候,季子强动了,他稳稳的站在了萧博瀚的前面,他们还是这样对视着,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彼此的心中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流,是啊,有这样的朋友,就算死,又怕什么,他们长久的对视着,后来萧博瀚强忍住没有让自己流出泪水,他淡淡的说:“你已经把自己毁了。”

    季子强也洒脱的一笑,这一刻,季子强整的已经很放松,很轻松了,自己已经踏出了这一步,至于以后,那就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了,随便怎么着吧,他说:“朋友就是用来毁的。”

    “额,这倒是我第一次听到的理论。”

    “嗨,哥哥的理论多的很,当初写论文的时候,教授都有些崇拜我的。”

    “哈哈哈,那我到有点不服气了,看来找机会我们两人要好好切磋一下。”

    季子强用有点鄙夷的眼神看看萧博瀚,不屑的说:“你一个没有拿到文凭的肄业生怎么和我相提并论。”

    这也是真的,当年萧博瀚为了给老爹复仇,就匆匆忙忙的从英国回到了大陆,说起来文凭真是没有拿到,这也是萧博瀚一直以来的一个痛,不过现在让季子强这样揭发出来,萧博瀚没有丝毫在意,他又一次大笑起来。<>

    季子强迈步跨进了别墅,时候的门让他一下子关住了。

    萧博瀚苦笑一下说:“既然进来了,那就喝点什么?”

    “喝茶吧,有没有好点的铁观音?”

    “有。”萧博瀚一挥手,就从墙边闪过一个矫健的身影,很快给季子强准备起了茶具。。。。。。

    而在别墅的外面,现在公安厅的那个副厅长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季子强真的进去了,虽然总攻的时间到了,但他不得不暂缓攻击,他接受的任务里面是没有包含要伤害到一个厅级市长的,这个责任他担当不起,也不想担当。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上面再一次的联系了,他拿起了电话,很快就联系到了正在省城等待消息的厅长:“郝厅长,情况发生了一点变化。”

    郝厅长一惊,在执行这样重要的任务的时候,他们最怕听到的就是情况出现了变化,他透露着紧张的情绪问:“怎么了?出现什么意外了?”

    “厅长,在我们总攻开始前几十秒的时候,新屏市的季市长强行冲进了别墅。”

    “什么。。。。你在说一遍。。。怎么搞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厅长,你也不要心急,现在想想怎么办?”

    郝厅长两道浓眉一下就收在了一起,他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才说:“事情很严重,你们原地待命,没有接到我的亲口指示,所有人不得行动,听明白了?”

    “明白。”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郝厅长敢于下决定的,这关系到一个市长,少有不慎,恐怕自己就会遇上大麻烦,市长啊,那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小人物,他拿起了电话,给省委王书记拨了过去。

    其实从接到了季子强的求救电话之后,王书记一直都很是关注这件事情,连国家税务总局的局长他都没有继续陪了,他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发布了几条指令,让自己在公安厅的信得过的人每隔几分钟就给自己汇报一下情况。

    但显然的,季子强冲进了萧博瀚的别墅,这一点是王书记还没有得到的信息,因为厅长的电话已经算是第一时间了,王书记在听到这个汇报之后,他感到有点头晕,这个季子强啊季子强,怎么能如此冲动呢?本来他还是有一线的希望能摆脱这次事件的牵连的,但现在看来,这一线的希望也已经不复存在了,一个市长,不管他有没有和萧博瀚这样的人有过来往,就凭他贸然破坏一次重大行动来说,他就已经不适合担任这个职位了。

    王书记很遗憾,也很惋惜事情演变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他几乎都有点后悔起来,要是自己早一点干预一下这个事情,不听季子强的话,直接让季子强进去和萧博瀚谈判,事情也许就不会发展到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