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局长是不需要在顾忌到季子强市长的身份了,所以他也少有的很严肃的说:“季市长,你不要让我为难,除非上面有人同意你进去,不然这个责任我担当不起。”

    季子强站住无法前行了,在他的面前,三名警察都有点畏惧,但还是很紧张的挡住了他的去路,季子强是绝对无法和警察来冲突的,这些人都是执行命令,他们没有错。

    但韩局长最后的一句话到提醒了季子强,不错,既然冀良青可以用季副书记来约束自己,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同样的沿用这个方式呢?

    季子强就退后了一步,转生拿起了电话,他要给省委的王书记汇报一下眼前的情况,也只有王书记能够制止季副书记和冀良青这个刺裸裸的对萧博瀚的谋杀,是的,只有王书记可以做到。

    季子强就一个电话打到了王书记的手机上,这应该是季子强第一次直接打到王书记的手机上,这个号码季子强早就有了,但轻易的季子强是不敢随便打的,就算有什么事情,一般季子强都是打到王书记的座机上,但现在季子强顾不得这些了,看看天色也晚了,季子强不能耽误时间。

    电话的振铃声响了三次,才从那面传来了声音,但显然的,这不是王书记的声音,应该是他的秘书,王书记的声音季子强是记忆犹新:“喂,是季市长吗?”

    季子强很急切的说:“是啊,是啊,张秘书你好,请问一下,王书记在吗?”

    “书记正在会客,有什么事情吗?我能转达吗?”张秘书很客气的说。

    季子强稍微的犹豫了几秒钟的时间,就果断的说:“张秘书,麻烦你一下,我有重要的情况要给王书记汇报,能不能现在就让王书记接听电话?”

    对面张秘书就没有说话了,但他绝对不是拿着电话去找王书记,因为从话筒中季子强还是能够清晰的听到他的喘息声,看来季子强的这个问题是张秘书第一次遇到,作为一个省委書記的秘书,他什么事情都经见过,他也会很有分寸的,恰到好处的来处理,什么级别的电话该直接给王书记接听,什么级别的电话自己可以酌情处理,这些早就烂熟于心,但季子强今天这个电话让他犯难了。

    一个市长,是没有这么大的胆量直接让他转电话的,一般都会很客气的请他找机会给王书记说说,但季子强这个市长又不同于一般的市长,王书记是欣赏他的,也已经把他纳入了一个战线,但今天王书记会见的是一个重要的客人,这样的宴会是不能随便打扰。

    张秘书愣了好一会说:“季市长,要不你在等等,等会客一结束,我就给你接通这个电话,让你和书记汇报。”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摇头说:“张秘书,事情很重要,我担心会来不及。”

    张秘书大吃一惊,这样的话季子强的事情真的很重要了,像季子强这样谨慎的人,自己说的够清楚了,他还是如此的坚持,那就说明情况很危机。

    可是。。。。。张秘书咬咬嘴皮,看来只能冒一次险了,他简洁的说了一句:“好,你等着。”

    他快步走到了一个大包间里,来到了正在和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吃饭,秘书到了王书记身边,小声的说:“王书记,一个电话。”

    王书记剑眉一杨,对自己的秘书他还是了解的,不是来之上面的重要电话,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递给自己,王书记就对税务总局的局长笑笑说:“局长,我去接个电话,你等我一下,回来我们还要碰几杯。”

    那个局长点头说:“你快去接,回来我们单挑,哈哈,哈哈。”

    王书记笑着拿上了电话,他很快的出了这个包间,走进了旁边一个休息室,接通了电话:“喂,我王封蕴啊。”

    “王书记啊,我季子强。”

    王书记就愣了一下,怎么是这个小子啊,他能有什么重要的急事,真是的,这张秘书现在也是乱弹琴,不过既然已经接上了,王书记就有点不悦的问:“你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也不管王书记此刻的态度和心情了,就用最快,最简洁的方式把此刻自己所面临的危机说了出来,他告诉王书记,只要自己亲自见到了萧博瀚,就一定能够让事态在可控范围之内,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王书记本来是没打算认真的来听季子强说什么的,因为今天自己陪的这位国家总局的地税局长是来调研北江省大盘子的,陪好了,人家金口一开,明年北江省也许就能省下几十,上百个亿来,这可不是小事。

    但等他听清了季子强的话后,王书记也感到了事态严重了,这件事情在王书记的想法中,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新屏市的影视城,这可是自己亲自批示要大力宣扬的一个项目,萧博瀚出事了,不仅这个项目泡汤了,对整个北江省委和省政府也会形成一种难堪的局面。

    第二个问题就是萧博瀚是季子强引进的,据说萧博瀚和季子强的关系也极好,事情一旦落实,恐怕季子强也只能受过了,这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谁也没办法救他。

    可是王书记却突然的感到有点难以援手,因为假定省公安厅的消息是准确的,那么省厅肯定要把这个案件给公安部通报过去,自己插手会有很多顾忌的。

    而且这次万一在萧博瀚那里搜到了枪支,自己插手的后果就更为严重了,这不仅会波及到季子强,还会连自己都波及到,事情会变得异常复杂起来,要说啊,最好的方式就是现在自己按兵不动,静观事态的发展,那个时候自己才能进退自如,就算在季子强遇到危机的时候,自己也能暗中帮他一把。

    王书记沉吟了好一会才说:“以你的判断,萧博瀚会不会有枪,这一点请你实事求是的说,因为很重要。”

    季子强却一时无法回答王书记的这个提问了,他没有见过萧博瀚和手下有枪,但从他的感觉上,他是估计萧博瀚手下十有**确实有枪的,这除了他的感觉,还有齐玉玲在办公室说的话,还有上次齐玉玲受到的惊吓,这都说明了萧博瀚手下确实是有枪的。

    季子强迟疑了起来,好一会才说:“王书记,我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有枪。”

    “你的判断呢?”王书记不能轻易的放掉这个关键点,这个问题关系很大,有枪和没抢在王书记现在对问题的处理上,那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我觉得有枪的可能性比较大。”季子强实事求是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他不能因为想要救萧博瀚,就给王书记一些虚假的信息。

    王书记在听到了季子强这个回答之后,也感到了一丝黯然,看来新屏市的影视城要泡汤了,看来季子强也。。。。。唉,可惜了啊,多好的一颗苗子。

    王书记有点伤感的说:“既然你的判断已经出来了,那么你何必还要勉强自己呢?”

    季子强的心沉了下来,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从王书记的角度看,确实也不好插手进来,但季子强还是努力的说:“就算他们有枪,我还是想进去劝他们自首投降,这样至少能保住萧博瀚的生命,书记,你只需要给冀书记说一句话,同意我进去。”

    “季子强啊,你要考虑清楚,你这样做会让你很被动的,以后恐怕连我都帮不了你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方式就是与萧博瀚的远离和切割,而你还要挤上前去,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好啊。”王书记说的语重心长,也完全是实话,换做另外的任何人,王书记都不会说的如此明白的。

    但季子强已经不能为自己着想了,他现在所有的考虑都是萧博瀚的生命,他还是很坚定的说:“我要救他,就算为此断送掉我的未来和前途,我还是选择要救他。”

    王书记沉默了,他沉默了好长的一会时间,季子强的这种行为让他感到佩服,一个宦海中人,能够抛弃自己的政治生命,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啊。

    但自己怎么办?帮他?

    那不仅是害了季子强,恐怕连自己都会卷入到这个漩涡中去,自己一定会因为这件事而对自己的政治生涯蒙上阴影,别人会说,在最为紧要的关头,自己依然在做季子强的保护伞,依然在干预一次重大的扫黑行动,这会在将来成为政敌们对自己的攻击的一个破绽,在政治生涯中,一点点的漏洞都不能有,少有不慎,就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王书记真的很为难,他从兜里拿出了一直香烟,他想点上,但身上却没有火,后来他有点沮丧的放下了香烟,对季子强说:“你如果一定要这样坚持,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现在就给冀良青去电话,让他同意你进去见萧博瀚,但季子强啊,你要明白,以后的事情我恐怕就很难帮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