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县长看看她说:“怕什么怕,你没有在他们的视线中,要在了,我还敢今天和你约会啊。 ”

    张丽想想也是,有哈县长在那面每天听汇报呢,有个什么情况他最清楚了。

    见哈县长打完了电话,张丽还是不想放弃这一次相聚的机会,他没有给哈县长太多的时间考虑,她整个人就贴了上来

    昨夜里,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刹那间,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风,使劲地吹着,季子强就听到窗外院子里那树枝被风吹得喀嚓喀嚓作响,雨声连成一片轰鸣,天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倾泻下来。

    季子强一夜都没休息好,天还没亮,他就起来床,穿上衣服,走到窗户漆面,看着骤雨抽打着地面,雨飞水溅,迷潆一片。雨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泼的一样,看那空中的雨真像一面大瀑布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季子强看着窗外的大雨,忧心忡忡,对洋河县的很多基础设施,还有一些边远山区的防洪抗灾情况,他是了解的,他开始担心起来。

    他的担心一点都不是杞人忧天,上班没多长时间,就接到了紧急的汇报,在洋河县白龙乡,五姓村,发生了水灾,这个五姓村靠近大山,因为村子里过去只有五个姓氏,所以就由此得名,当然了,现在这几十年,村里逐步的和外界交流多了,婚娶了不少外姓的闺女,这五姓村就有点不能名副其实了。

    接到了灾情汇报,整个政府都紧张起来,哈县长也顾不得心里对季子强的厌恶,让秘书把季子强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季子强一进去,就见好几个部,局的领导也在,民政局,抗灾中心,还有防洪办等等。

    哈县长一见季子强进来就说:“季县长,你也得到汇报了吧这次灾情比较严重,本来要开个专门的会议研究,但那面不断的告急,我准备马上就赶过去,你也随我一起过去。”

    季子强当然不会退缩了,自己分管农村就先不说,他本身对这件事情都心急如焚的,刚才在办公室还不断的很那面联系,也已经准备好了要马上下去的,现在哈县长这样一说,他就忙回答:“行,我都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哈县长也不敢耽误了,就对办公室的这些领导说:“都准备一下,十分钟以后在县政府大院集合。”

    局长和主任们都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季子强什么都是准备好的,包括雨衣,手电筒,长筒的水鞋,所以他没有急急忙忙的离开,他就对哈县长说:“县长,要不要通知一下住县的武警县中队,让他们也派些人,万一情况危机。”

    哈县长一批脑门说:“对了,你看我急的,把这事都忘了。”

    他转过身对自己的秘书说:“你给我拨县中队的电话,找到他们领导,我来讲。”

    季子强见哈县长打电话去了,也赶忙会自己办公室收拾一下,准备下去了。

    十分钟以后,武警的战士也来了县政府,季子强和哈县长等人,分乘多辆小车都一起开动起来,往白龙乡赶去了。

    雨依然很大,小车的挡风玻璃上雨水一片片的往下在流淌,雨刮器拼命的摆动着,依然很难扫除一片清晰,季子强坐在后面,心里焦急,但四周车窗都是一片的雨雾,也看不清外面的情况,他把身体前倾过去,对司机说:“跟上哈县长的车,不要掉队了。”

    司机眯着眼,费力的看着前面的道路说:“嗯,就是视线不好,前面也不敢开的太快,能跟上。”

    季子强怕司机一个人看不清道路,就对坐在前面的秘书小张说:“小张,你也帮王师傅把路盯一盯。”

    小张点头答应着,季子强这才把头靠在了厚垫上,考虑着下一步救灾的一些具体事情来。

    整个车队开的都慢,一直到中午,才感到了五姓村,白龙乡的王书记和李乡长,也在五姓村的现场搭起了一个临时的指挥所。

    哈县长和季子强简单的听取了他们的汇报,由于五姓村持续4天的强降雨,降雨量竞达到全村受到严重的洪水灾害,民房大多受损,很多家庭只有人跑了出来,粮食和牲畜都被洪水侵蚀和冲走了,有三个村民在昨天失踪。

    听完汇报,哈县长和季子强就走出了健在高地上的临时指挥所,到村里起视察,路上就见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从山谷奔泻而下,不断冲入早已翻腾汹涌的河流中,那轰轰隆隆的声音在拍打着岸边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震撼了观望者的心。

    洪水袭击着篱笆,窑,屋脊,原本一座美丽的小村庄竟被这场水灾难变成了一片汪洋,那房舍在水中显的异常的孤独,虽然还没有倒塌,但都被一片混浊的水给包围了。

    在这自然灾害面前,季子强显得无奈又无力,他看着路边高地上那一堆堆痛心疾首的人们,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安慰和鼓励他们。

    一路走着,哈县长不断的给身边的干部们安排着需要做的工作,季子强就问站在自己旁边的白龙乡王书记:“这样的情况过去发生过吗”

    王书记说:“原来有过一次,但没现在严重,那时候只是少部分土地淹没,这次受灾面积太大了。”

    季子强又问他:“能不能把这洪水疏导排除掉,这样还能把房屋抱住,不然在泡上一段时间,有的房屋就可能倒塌了。”

    王书记想了下说:“排水只怕难啊,前面有个山口很窄,阻挡住了洪水的流量。”

    季子强就说:“那你带我去看看。”

    王书记有点为难的看看哈县长,然后对季子强说:“我们离开了不要紧吧”

    季子强就不跟他说了,快走几步追上哈县长说:“县长,我想到右面那个山口去看看。”

    哈县长也没多想说:“你去吧,不要耽误太久,一会回指挥所开会。”

    季子强点点头,就对王书记说:“老王,你陪我过去。”

    两人离开了视察的大队,走小路王右面山口去了。

    路很难走,到处都市稀泥烂滑的,季子强那长筒的雨鞋有很笨重,一脚踩下去,要用力才能拔的出来,上面也是沾的泥土越来越多,那鞋子就比平常重了好多斤,走起来很是费力。

    两人摇摇晃晃的走了半个来小时,才到了那面的山口,季子强一看,难怪村里会集下如此多的洪水,这个山口刚好就在下游的河道上,本来是20多米的河道,到了山口就变成了10米的样子,缩减了一半的河面。

    季子强看了一会,就想,要是能把这个山嘴敲掉,那村里的集水就会很快的流畅了,这样可以减少一些村民的损失,想到这里,季子强就对王书记说:“这个山嘴能不能搞掉”

    王书记听到他这个问话,呆呆的想了一会说:“这有点难度啊,要把整个山嘴炸掉才行,没有专业的爆破人员,拿不下来。”

    季子强皱眉想了想说:“我在考虑一下,现在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走走的季子强感觉那双挂满了泥土的水鞋太重了,就干脆脱掉了鞋,挂掉鞋上的厚重泥土,把鞋提在手上,挽起了裤腿,光脚走了起来,他这一下速度就快了很多,人也轻松了,王书记有点追不上他,也只好学他的样子,光脚走了起来。

    到了临时指挥所,就见哈书记正在给这些领导讲话,说要保证道路通常,保证通信不断,还有保证什么什么的,季子强心里很急,又不好打断他的额讲话,只能耐心的听他讲完,不等其他人接话,季子强就说:“哈县长,我有一个提议,想请大家讨论一下。”

    哈县长曳了一眼季子强,心头不大舒服,刚才自己讲话的时候就看季子强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自己还有好多条都是受他的影响,没讲出来呢。你小子急什么,你见过灾情吗,就像要出风头了

    大家一看季县长这个吊样,都笑了起来,他那裤腿一个长一个短,两只脚上像是结了一层的壳一样,几个脚趾都看不见了。

    哈县长没有笑,也没说话,只是随便的点了下头,季子强也顾不得他态度问题,就把刚才自己设想的要炸掉那块山嘴的想法说了出来。

    大家一听都是眼睛一亮,感觉这方法不错。

    哈县长听了也是心里一动,要是真能如此,那水很快就会退掉,只要水一退,其他都是小问题了,他沉吟着说:“就怕不好爆破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