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找不到答案,他怎么能找的到呢?冀良青是何许人?季副书记何许人?他们都有着比季子强更多的经验和城府,他们这一生都是战斗的一生,他们的老道和阅历足以抵消季子强所具有的睿智,何况他们还是在暗处搞阴谋,整个计划环环相扣,天衣无缝,换着是谁,只怕都很难察觉了。

    不过齐玉玲的话让季子强有了另一种希望,那就是事情并不是自己最早预想的那样,看来还是季副书记和冀良青的一次阴谋,但他们怎么敢于这样做,这一点很重要,除非他们在自己的身上,或者在萧博瀚的身上抓到了切切实实的证据,那样的话,就完全可以抵消他们秘密调查的违规行为了。

    但他们能抓到证据吗?不管是自己,还是萧博瀚,只要到现在为止没有露出破绽,那就根本不怕他们的调查,相反,自己还能用这件事情理直气壮的做一次反击,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季副书记,他们都要为他们贸然的攻击承担一定的代价的。

    那么,现在对季子强来说,剩下的就只有一个问题了,现在他们有没有找到自己有价值的,足以让自己和萧博瀚倒下去的证据,这是最后一道难题,当然了,还是要交给齐玉玲的解答。

    季子强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齐玉玲啊齐玉玲,你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你的错误永远都是你自身的问题,包括你过去那乱七八糟的经历,现在你不要东拉西扯了,萧博瀚会是黑道人物,真亏你说的出来。”

    齐玉玲再一次的被激怒了,她最为忌讳的也就是过去那段灰色的经历,她马上很不屑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季子强,你不要得意,更不要忘了,前几天我们一起到萧博瀚的别墅去过。”

    季子强表现出很不屑的样子,说:“去过就去过,这有什么关系呢?总不会因为人家有钱就算黑道吧?”

    “你知道当时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了萧博瀚的保镖腰间的手枪。”

    季子强的脸开始发青了,他就想到了那个时候齐玉玲反常的样子,自己一直觉得齐玉玲当时发烧来的很奇怪,现在明白了,她是吓的,这确实是一个要命的证据,在中国,只要是私自持枪,那可是重罪,有时候就是为了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都会出现全市,全省的大搜查,何况季子强估计,萧博瀚手下有枪的不止一两个人。

    季子强在今天下午的连续受到惊吓中,要数这一次最为强烈了,刚才还梦想着给冀良青或者是季副书记反手一击,让人家付出代价,真是痴人说梦了,有了这个证据,一切都没有侥幸的机会了。

    看到季子强被自己彻底的击垮,看到季子强颓废的靠在了椅子上,齐玉玲嘿嘿的笑着,说:“季子强,等着吧,到了明天,一切自会有公论,那时候你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才真的是个奇迹。”

    季子强有点无力的说:“为什么会是明天?”

    “因为在半个小时之前,新屏市公安局已经出发到飞燕湖去了。”

    季子强一下就跳了起来,不可能,绝不可能,公安局的动用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是市长,调动公安局不可能不通过自己?齐玉玲一眼就看出了季子强的心思,冷笑起来,说:“你在想你是市长对不对?我告诉你,公安厅下的指示,所以就算你是市长也没有用,你知道为什么这样大的行动都不告诉你吗?就算萧博瀚的事情和你无关,但你们如此亲密的关系,也至少能牵连到你,多的不说,一个包庇犯罪,渎职罪你是少不了的吧。”

    齐玉玲还在絮絮叨叨的发泄着,她已经也是心神恍惚了,她在季子强面前压抑了太多太多的情绪,这一刻都宣泄出来,其实说真的,就在那次季子强断然拒绝了她的示爱,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在心底里有有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想要让季子强倒在自己面前的想法了,只是那个想法一直被她压制住,到此刻才全部爆发出来。

    所以我说啊,这个女人因爱成恨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据说一个女孩因为得不到一个男孩的爱情,最后和男孩都同归于尽了,于是我奉劝那些太过执着的那男人,有女人示爱,你就麻溜的,赶快的接上,可不要最后多个仇人啊,呵呵呵。

    不说齐玉玲的絮絮叨叨,现在季子强真的感到了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事情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掌控,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或许吧,已经是来不及了,当萧博瀚和新屏市的警察动起手来,事情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只要他们双方有人受伤或者毙命,大规模的冲突就会更为激烈,萧博瀚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谁都不知道了。

    季子强不再理睬齐玉玲的絮絮叨叨,他知道,现在假如还有一线希望的话,也只有自己能够帮萧博瀚了,就算帮不上他,自己还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挽救这个危机,他拿起了电话,给公安局的韩局长拨了过去,好一会才听到韩局长支支吾吾的声音:“季市长啊,唉,这事情弄得,我都不好意思给你汇报了。”

    “老韩,现在情况怎么样?”季子强急切的问。

    “别墅我们围住了,里面人都在,但他们不开门,而且得到的情报说他们有武器,所以我们在等市武警中队的防暴队过来,搞不好只有硬冲了。”

    “武警什么时候到?”季子强急切的问。

    “很快吧?已经通知他们了。”韩局长说。

    季子强也没多说什么,压断了电话,再一个电话给萧博瀚打了过去:“博瀚,我是季子强,你们还好吧?”

    萧博瀚在那面平静的说:“还成,不过事情有点麻烦啊。”

    “我刚知道消息。”

    “我理解。”

    “那你不要乱来,我马上赶过去,记着,不要动枪,不要抵抗。”

    萧博瀚笑了一声,不置可否的说:“你就不要过来了,恐怕会有危险的。”

    季子强不在说话,放下电话,就站了起来,理都没理齐玉玲,扔下还在不断说着话的齐玉玲,冲下了办公楼。。。。。。

    季子强几乎是用疯狂的速度赶到飞燕湖的,司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自己今天要拿出所有本事来,让车开的最快,一路上的红灯司机也并不在意,该闯的就闯,一点都不顾忌。

    季子强不知道一路都在想什么,但到了飞燕湖萧博瀚的别墅的时候,季子强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了,他没有了刚才在办公室的慌乱,也没有那种沮丧的绝望,他反而显的有点精神焕发的样子,只有他偶而跳动的眉毛,才让人觉察出他内心的不安。

    一下车季子强就眯起了眼睛,心也收缩在了一起,他看到了整个萧博瀚的别墅都让警察给围住了,这次来的警察可是真的不少,粗略的算了一下,季子强认为不下百名,更让他触目惊心的是,所有警察都是荷枪实弹,他们巧妙的躲在车后,躲在树后,躲在别墅外面的石景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几个负责警戒的警察没有阻拦季子强,不过他们还是很快的给现场指挥韩局长用步话机通了话,所以在季子强刚刚走了没多远的,就见韩局长从一辆很大的指挥车上面跳了下来,跑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

    本来韩局长也有点胖,这几步下来也是气喘咻咻的,季子强强忍住自己的迫切,静静的等着他稳定下来,才问:“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喊了好一阵的话,里面没人回答。”

    “你们确定里面有人吗?”

    “嗯,这是可以确定的,我们接到命令,集合人手之前,已经派人过来提前的蹲守了,蹲守的人说都在?”

    季子强就冷冷的问:“谁下的这样一个行动命令?”

    韩局长苦笑一下说:“是冀书记和省公安厅的联合命令,而且特意说了,立即执行,所以我也无法请示你和尉迟副书记。请季市长谅解一下。”

    季子强也感到现在的处境不是自己谅解不谅解的问题了,而是很严重,很危机的状态,萧博瀚他们肯定是不会轻易放下武器投降的,这一点从萧博瀚的性格上就可以判断的出来,而外面的警察恐怕自己想要指挥一下也有很大难度,并且就算是自己可以指挥,自己也不能就这样把人撤了啊。

    虽然刚才韩局长没有说什么,但从他的眼神和语气中还隐藏着另一种含义,那就是上面的这个命令肯定还提到了自己,让他们对自己封锁消息。

    季子强深吸一口气,说:“武副局长呢?”

    武平已经在一周之前正式的任命为新屏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兼管刑警大队了。

    韩局长就用下巴往旁边歪了一下说:“在别墅后面负责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