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着一支烟,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办公椅后背上,眼前只有那袅袅升腾,飘散的青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季子强喜欢这样的烟雾,在他悲伤时,烟雾缭绕着他,为他减轻烦恼;在他喜悦时,烟雾缭绕着他,好像是为他的成功而喝彩;在他郁闷时,烟雾还是缭绕着他,为他解开心结。

    他轻轻地将烟含在唇间,烟雾弥漫了季子强的眼,几乎是在漫不经心中,他就燃烧了香烟的生命,空气中寂寞在悄悄蔓延,烟雾也不忍离散,它总是在犹豫中,纏绵着季子强的指尖。

    也不知道这样的时间过去了多久,反正季子强好像已经抽掉了好几只香烟,门口总算是响起了敲门声,季子强一下就振作起来,喊了一句:“进来。”

    门一开,齐玉玲的身影很是模糊,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季子强也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里雾气霭霭,齐玉玲就咳嗽了几声,一下帮季子强拉亮了灯,齐玉玲惊讶的看着季子强,说:“你作死啊,抽这么多的烟。”

    说完她快步走到窗户前,打开了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涌流进来,虽然现在的空气还有点燥热,但齐玉玲还是使劲的呼吸了几口,而在她大口呼吸的时候,她饱满的胸膛也是跟着起伏不定,让那滚~圆和丰~满表现的淋漓尽致。

    季子强就呆呆的看着她,就是这个女人,这么漂亮,看上去还这样关心自己,还是如此的温柔,但就是她,却提起了一把锐利的尖刀,准备从后背捅入自己的心脏,人啊,怎么就这么残忍又难以琢磨呢?

    毫无疑问的说,当齐玉玲呼吸平静之后,转头看到了季子强痴迷的目光时,她的心跳了几跳,固然她也知道,上面已经对季子强展开了调查,那么按常规情况来讲,季子强也几乎毫无悬念的要退出这个历史舞台了,因为他的对手太过强大。

    但就算是这样,当齐玉玲看到了季子强迷離的目光时,她还是忍不住有点心神荡漾,季子强怎么会有这样的目光呢?好像他盯得还是自己的要害部位?唉!早干嘛去了,现在才发现我的魅力啊。想到这里,齐玉玲的脸就升起了一片红晕,人也一下娇羞起来。

    她用一种亲昵,嗔怪的口吻说:“看什么呢?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季子强恍然中一下醒悟过来,他赶忙收回了自己的眼光,苦笑了一下说:“你今天很漂亮。”

    “这样说我过去就不漂亮了?”齐玉玲反问一句。

    “也不是吧,只是过去我没有像今天这样看的仔细吧?”季子强带着一点点自嘲的口吻说。

    齐玉玲有点羞涩的说:“为什么今天才想仔细的看我,早干嘛去了,不过嘛,要是你想看,现在也还来得及。”

    她转过身来,正面对着季子强了,她的眼中有了一片温柔,一片朦胧,她想,就算季子强下去了,哪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愿意陪伴自己,自己一点都不会嫌弃他的,自己也是迫不得已,要是你季子强早点用这样的眼光看我,我说什么也不会背叛呢,所以你是不能怪我的。

    她绕过了办公桌,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的季子强可以闻到齐玉玲身上那一股子燥热而誘惑的体香,那是完完全全的成熟的女人的体香,隐隐约约,似浓似淡,齐玉玲也能蕴藏和释放自身~性~香,这种~性~香让季子强颤抖了一下。

    女性都有体香吗?应该因人而异吧,最著名的当属我国历史上四大美人的西施和杨贵妃。西施因模样俊俏,身有香气,被越国大夫选中送给吴王夫差,吴王特意为西施修了香水溪、采香径等,每天在芬芳馥郁的气氛中与西施寻歡作乐。

    关于杨贵妃,文献这样记载,开元二十八年,唐朝第六代皇帝唐玄宗行幸温泉宫,遇一美姬,香气袭人,玄宗为之倾倒,占为己有,封为贵妃,此女就是杨玉环,杨贵妃有多汗症,出的汗可湿透香帕,玄宗感到她的汗是香的,还为她修了一座沉香亭。李白曾被召写清平乐诗,诗中“一枝红艳露凝香”,“沉香亭北倚栏杆”,都突出了一个香字。

    除去这两大美人外,清代的香妃也是记载比较多的香女,传说她体有幽香,不施香料而自发香气。香妃是新疆喀什人,因体有奇香迷住了乾隆,被封为香妃,恩宠不衰,在宫中度过了28个春秋。一个异族美女的体香,迷住了一个乾隆,可见香气魅力有多大。

    在国外,香女其实也很多。布鲁塞尔一家美容中心曾邀请10个国家的妇女做了一项别出心裁的体味检测试验。首先让她们用特制的肥皂擦洗身体,然后让其运动出汗,再用有关仪器检测,结果发现这些妇女国家不同,香味也不尽相同。例如,法国女性有酪香味,英国女性是藕香味,瑞典女性带木槿香味,德国女性散发出香木味,而美国女性则是藻香味等。

    香女的体香来源于她们體內蕴藏和释放出的“性~香”。这种性~香是女性体内雌二醇等与某些饮食中化学成分作用的结果,通常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变化,到了青春发育阶段则更为浓郁誘人,异性感受最为明显。

    现在季子强也明显的感觉到了齐玉玲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作为一个资深的彩花人士,季子强是能清清楚楚的分辨出齐玉玲身上到底是香水的味道,还是**的香味,不过现在季子强是没有这个心情来研究这个高深,雅致的课题。

    他淡淡的说:“齐主任,你坐下来,我想和你谈谈。”

    季子强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和情感,所以此刻他说出的话没有参杂多少情绪,很淡漠,也很平静,这漠然的语调一下就挫败了齐玉玲刚刚升起的那一股子柔情蜜意,她几乎是用错愕的表情看着季子强,犹如谁突然的对着她倒下了一盆凉水。

    “你。。。季市长。。。你要和我谈什么?”齐玉玲有点羞恼,有点气愤,一腔热情再一次被季子强击碎了。

    季子强凝视着她看着她坐在了对面,看着她脸上的羞愧,他冷冷的一笑,说:“谈什么我想你是知道的,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你是我的同学,我一直关心你,照顾你,帮助你,但没有想到啊,你却成了一个可怕的人。”

    这也是季子强刚才思考好的方式,他决定单刀直入,一下打乱齐玉玲的思维,在必要的时候,季子强还有用更为刻薄的语言来刺激齐玉玲,让她激动,让她思维混乱,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饱经沉浮,侵盈官场多年的人说出真话来。

    不错的,确实很有效果,在齐玉玲听到季子强突如其来的质问后,她的脸色一下就泛白了,刚才的羞恼和不满都全部消失了,她的注意力完全的让季子强给吸引住了,她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季子强的话。

    季子强的心也是瓦凉瓦凉的,齐玉玲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些,事情果真如此。

    “齐玉玲,我不知道你是抱着何种心态来做这样的一件事情,不过显然的,你这样做很不光彩,很不道德,这样的行为犹如你这些年走过的人生一样,是可耻的。”季子强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其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也是很心痛的,他这一生从来都没有用过这样恶毒的语言来攻击别人,何况攻击的还是一个女人。

    但季子强没有选择,事情太过重大,重大到了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还会牵连到萧博瀚,甚至还会牵连到更多的人。

    所以季子强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垮齐玉玲的防线,让她急躁和冲动。

    齐玉玲听着季子强的话,脸上的表情也变换不断,季子强的话一下就戳中了她最为脆弱的神经,她的脸红了,这是激动起来的先兆,也是一个女人将要发飙的必定条件。

    “你。。。你季子强没有权利这样说我,你凭什么这样说,你自己好到哪去了吗?”齐玉玲开始反击了。

    “我至少比你好。”季子强反唇相讥,但他心中真的有点不忍,自己怎么有点像一个泼妇骂街一样。

    “你比我好?哈哈哈,你比我好吗?那为什么季副书记要派人秘密调查你?那为什么你还和一个有着黑道背景的人来往?”

    季子强的心又沉了一下,在这电闪雷鸣中,季子强一下就恍然大悟了,难怪上次宣传部的何部长想要把那次萧博瀚的事情搞大,难怪冀良青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几次明显的转变,原来都是出于这里了,自己可是真傻啊,别人已经为自己早就设计和布下了一个天罗地网,自己却浑然未觉,真的很可悲?是什么让自己变的如此的麻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