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副市长见季子强如此说,心里也是很高兴的,最近季红见了他都是说这个事情,但南区现在刘副市长根本都插不上话的,不管南区的书记还是区长,两人对自己都有成见,自己在掉价也不能过去求他们两个。

    现在好了,季子强答应了,应该就没问题。

    季子强起初真的不想帮这个忙的,那女人让季子强想着都恶心呢,不过好歹刘副市长说了一回,自己还是要照顾一下刘副市长的面子。

    季子强在刘副市长离开之后,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赵猛:“赵区长啊,嘿嘿,我怎么就不能叫你区长了,你这区长是名正言顺的,又不是假的,呵呵呵,好吧,说正事啊,赵猛,刚才刘副市长到我这来了一趟,谈起了你们区调整的问题,也说到了你们那个办公室主任季红,嗯,我的意思是对她暂缓一下调整吧。”

    “老大啊,这不太好吧,对她的调整才是南区干部都期盼的一件事情,现在怎么把最关键的人放掉了。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他到不是因为赵猛的话,而是季子强也做过一把手,也涉及到很多次的调整,说真的,自己这样插手下面的工作确实有点不符合程序,也的确给赵猛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干扰,但怎么办呢?自己已经是答应了刘副市长,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季子强想了想说:“反正这个事情你要迁就一下,毕竟人家老刘找上门了,我也答应了,能办也要办,不能办也要办,政治任务。”

    “老大啊,不是吧,你怎么也不讲道理了。”

    “嘿,你才知道我不讲道理啊,晚了,反正你自己想办法处理,按我的意思办。”

    说完季子强就挂上了电话,这事情不能老说,说到最后很可能自己感到没有道理最后让赵猛给说服了,事情扔给他,让他赵猛去头大吧,呵呵呵。

    你别说,赵猛在放下电话之后真的是很头大,这一个是对季红的调整已经上过一次会了,在一个这个女人不调整下去,那其他被调整的人肯定更是难以接受了,大家都在互相的比着,你不把最烂的人动了,动谁谁都不舒服。

    但季子强的命令已经是下了,电话中开玩笑是开玩笑的话,自己总不能对季子强的话置若盲闻吧,真的最后让季子强发现自己根本没理他,那事情就严重了。

    但怎么办呢?

    赵猛扣着脑袋想了好一会,还是想不出个好一点的办法来。

    他在办公室愁眉苦脸的无计可施,却接到了南区书记秦家勇的一个电话,谈了两件其他的小事,赵猛也是心不在焉的听着,最后说:“好,那就按书记你说的办,我没意见,没意见。”

    打发了书记,赵猛放下电话,还在头疼季子强的事情,却看着看着电话,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这不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让书记也难受一下。”

    赵猛就很快到了秦书记的办公室,这让秦书记很费解,不是两人刚刚通过电话吗,他怎么又来了。

    两人客气几句,赵猛就把季子强的意思给秦书记说了:“。。。。。秦书记,情况就是这样的,你看现在怎么办?”

    秦书记一听也有点恼火起来,这事情搞的有点难缠了,虽然上次是个小范围的预备会,但现在谁给你保密啊,恐怕大家都知道了,突然再变那直接就是自己扇自己的嘴巴,这可是自己和赵猛在会上红口白牙,铿锵有力的说出来的话,在收回来以后老脸还要吧?

    两人都没折了,好一会秦书记才说:“要不我们两人一起找找季市长,给他在汇报一下我们的难处,让他体谅一下我们基层工作的困难。”

    赵猛连连的摇头说:“你敢去吗?你想好了?真的敢去?”

    秦书记也犹豫的说:“这事情,去找他好像也是有点不妥,市长就交给我们了这样小的一件事情,我们搞的还让他在费心。”

    “可不是吗?我也这样担心啊,算了,还是我们想办法找个借口变一下吧?”

    两人就都满面的忧愁的思考起来了,也不知道两人抽了几盒烟了,最后办法到底还是让他们想出来了,那就是调整还是要调整的,但季红的级别不动,让她下去挂个乡长,这说起来比她在南区办公室又要好一点了,宁**头不做凤尾,下去好歹是一方诸侯。

    这样也好对别人解释了,反正是调整下去了,没想到乡上刚好乡长缺,这人家运气好,顶上这位置了,这就没办法啊。

    两人感觉这办法可行,秦书记就对赵猛说:“那就尽快把这个想法给季市长谈谈吧,看他满意不满意。”

    赵猛就在秦书记的办公室拨通了季子强的电话,把情况给季子强说了,季子强一听也知道这事情真的难为他们了,就连声说:“行,行,那就按你们的想法来,不过啊,这个乡长我看她也干不好,先让她干几个月,等年底了找个机会调整下来。”

    赵猛就惊呼一声:“唉呀呀,真实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季子强呸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上了,他考虑下一次遇上机会了,给刘副市长也说说,免得他心里老惦记这事情。

    季子强想的是好的,不过最近事情太多,他三忙两忙的,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对一个掌管着几百万人口的市长来说,这样的事情真的太微不足道了。

    可是要知道,对季子强来说一件很微不足道的是事情,放在别人那里就是天大的事情了,就拿季红来说吧,这个南区的调整对她就是要命的大事,她每天都在关注,每天都在打听,每天都在发愁,她有时候觉得自己也很可怜的,自己的命运怎么总是掌控在一些臭男人的手里,不管是爱自己的,还是恨自己的,没有那一次是自己能做主的。

    她每天都孜孜不倦的想着这个问题。后来有一天,她一下想到了柳副书记和齐玉玲的对话,想到了她们正在进行的阴谋,季红豁然开朗,不错,自己本来是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只要自己抓住机会。

    这个想法让季红感到混身的燥热起来,她有了一种冲动,有了一种激情。。。。。

    季子强是浑然味觉的,也难怪,他最近的确很忙,所以围绕着他,几个女人的阴谋他是根本都不知道的,他最近忙的关键是财政收入和支出问题,看看到了下半年了,新屏市的大盘子也几乎定型,今年的收入到时不错,特别是开发区正常的运转之后,给财政带来了一大笔收入。

    招商引资的效果也不错,不管是出让的土地,还是出租的土地,都给政府带来了不小的收益,不过,开支也增大了,不仅上缴国家财政,今年所有的东西都在涨,包括工资,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建材市场外部的基础设施建设,早就启动了,国家的钱到是批了,但一时也难以到账,季子强无奈,采用了如今流行的方式,建筑企业承包工程以后,必须要先行垫资施工,年底政府解决资金。

    但不能总是欠着,如果不能付给建筑企业一些资金,做事的农民意味着拿不到工资,引的社会动荡,还是市政府的责任,但压缩开支吧,政府部门还好说,市委部委,财政局就顶不住了,财政局的局长跑到季子强的办公室叫苦,说纪委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政法委记都给他打电话,询问经费情况,自己一再解释,还是常常遭遇训斥。

    季子强有什么办法,也只能劝慰一下,就在季子强焦头烂额的时候,电视台的主播栾若皎找到了季子强,要求采访,目的是让百姓了解,政府是一心为他们办实事的。

    季子强哪里有心情接受采访,可是这样的采访,不能明确拒绝,广电局是自己的老婆的娘家,而且电视台也是江可蕊分管的,这一年来的工作,取得很大成绩,宣传了新屏市的形象,政府应该大力支持,于是,季子强将栾若皎推到了齐玉玲那里,说齐玉玲是可以代表政府接受采访。

    主播栾若皎找了季子强几次,看看实在说不动她,也只好作罢,带着季子强的指示找到了齐玉玲,齐玉玲愉快接受了任务,一番打扮之后,镜头里的齐玉玲落落大方,侃侃而谈,专访播出之后,市里很多年青人迷上了齐主任。竟然有人直接给齐玉玲寄求爱信了。

    季子强不愿意接受专访,其实就是躲避这件事情,他感到这个主播栾若皎的手段不简单啊的,就心机来说,洪仁昌的老婆肯定不是栾若皎的对手,私下里,季子强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和这样的女人走的太近了。

    最近的季子强一点都不快乐,他和王稼祥两人不知算了多少次的帐了,财政收入不少,财政支出依旧是红字,市直部门是不会理解的,增加了这么多的财政收入,为什么会没有钱,他们就是没有算账,该兑现的工资,市财政全部兑现了,新屏市拿财政工资的人,平均每月的工资,比过去要高出好多,这是季子强顶住了市委、市政府的压力,坚决兑现的,在季子强看来,财政有钱了,应该让干部职工得到实惠,否则,财政收入增加了,干部职工体会不到,大家辛辛苦苦,为的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