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啊?”

    “真的。()”

    钟菲依又递给了季子强一个绝对具有杀伤力的微笑,这微笑让季子强心里扑腾扑腾的跳了几下,季子强赶忙平复了一下心情,四周看看,淡淡笑道:“这里的环境真好。”

    小饭馆里飘着音乐,加上顾客寥寥,季子强与钟菲依的谈话倒也不虑被别人听去。

    钟菲依说道:“喜欢这里,以后经常请我来这里吃饭哦。”

    季子强说:“好,没问题,但我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钟菲依不由的有了一点伤感,她忙低下头,吃起了东西。。。。。。

    回去的路上,两人有一阵子没说话了,像一对情侣一般,默默地体味着夜色、幽香、旖旎融合一起所营造出的浪漫氛围,钟菲依应该是回忆起过去在洋河县的那些时光吧,所以她的嘴角偶尔的露出一丝幸福和羞涩的表情,她的头不知不觉间已经靠在了季子强的肩膀上,而季子强的胳膊不知何时也揽住了她的纤腰,曼妙的嬌躯已经半抱在他的怀抱里。

    走着走着,季子强有所察觉,可他懒得挪开,说白了是不舍得离开,装聋作哑地默认了现状,怀抱美女,心里犹如做神仙一般的惬意,他不会傻得去改变了。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强忍压制着蠢蠢欲动的情愫,怀中的美女不但嬌靥清丽绝伦,身材纤秀柔美而修长,美若天仙,而且最吸引他的还是那自然散发出的让人迷醉的优雅气质,一举一动间,皆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从中不难体会出她富含的韵味。

    但季子强还是很理智的警告自己,绝不能在有妄想,自己已经和钟菲依断了很久,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念让这样的现状毁于一旦,所以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季子强就松开了手。<>

    钟菲依脸上漾着温柔的红晕,伸出白嫩纤柔的柔荑拨了一下额前的发丝,似乎随意地说道:“送我上去啊,这两天楼道的灯坏了?”

    季子强犹豫一下说道:“也好,我送你上去。”

    楼道里有些黑,保护女性安全是男子义不容辞的义务,季子强自然地揽住钟菲依的小蛮腰,钟菲依确实有些怕黑,也自然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一切皆源于自然,只是这段楼梯走的难免有些磕磕碰碰,后来钟菲依直接就靠近了季子强的怀里,钟菲依急促的心跳一下下的从胸前传来,四下无人的寂静漆黑里,季子强似乎可以清晰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耳鬓厮磨,鼻息相闻,钟菲依口中喷出的如兰香息不断地刺激着季子强的嗅觉,季子强只觉得身体发热、发酥,向上走着的脚步不由放缓,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想要自己疏远钟菲依的想法,现在也已经淡薄了不少。

    看来,男人在女人面前,总是很难坚定起来。

    钟菲依从未试过这样挤在男人的怀抱里,秀美桃腮早已羞红如火,嬌美**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軟袭来,顿时香軟如棉,灼熱如火,心醉如酥。

    到了门前,钟菲依从季子强的身前离开,掏出钥匙打开门,弄亮客厅里的灯,小脸嫣紅,剔透的湛眸漾着薄薄的水光,望了季子强一眼,柔声说道:“進来吧。”

    季子强感到房间里扑面而来的暖气让他一下脸红红的,心头燥热起来,他换上拖鞋,走進客厅。钟菲依关上门,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温柔说了句“你随意坐。我换件衣服。”她知道季子强喜欢喝茶,很麻利地给他沏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换好衣服的钟菲依轻盈走过来,给自己沏了一杯茶,优雅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季子强目光一瞟,见到钟菲依雪白长裙下露出一截如藕般晶莹洁白的小腿,纤细匀称,线条优美,就连脚踝的弓型弧度,都是那样完美无瑕,粉色拖鞋难掩的一双玉足更是巧夺天工,那么的小巧、白嫩、精致,让人忍不住就想捧在手里把玩一番。<>

    钟菲依顺着季子强的目光低头瞧去,一缕晕红霎时飘上晶莹如玉的脸蛋,羞涩地伸手抻了抻裙摆,雙腿缩了缩,银牙暗咬,顿感浑身无力,说道:“对了,准备什么时候回新屏市啊?。”出口声音却变得又轻又细。

    季子强接触到对方嗔怪、羞涩的目光,讪讪一笑,说道:“后天吧?”

    “奥,这样啊。”钟菲依悠悠的说了一句。

    季子强没有回答,笑笑。

    她站起来,给季子强的茶杯里续了些水,然后又在自己的杯里添了些,轻盈坐下,拿起茶杯饮了一小口,“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

    季子强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说道:“还行,学校里面设施挺齐全的。”

    两人又是好一会没有话说,季子强感觉在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就会沉淪了,今天的气氛,还有自己的心境都有点浮躁,季子强果决地站起身来,洒脱地笑道:“菲依,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钟菲依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注视着季子强,流露出柔似水的眼波,柔声道:“再坐一会儿吧,聊得正好呢。”

    季子强接触到那柔情似水的眼波,心里又激荡了一下,他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说道:“晚睡可是女人容貌的天敌啊,我可舍不得让你美若天仙般的嬌颜受到一丁点的损伤。”

    得到季子强的夸赞,钟菲依的心里甜美如**,眼波越发的柔情,嗔笑道:“油嘴滑舌。嗯,天黑,路上小心些。”

    但她也从季子强的表情中看出了季子强的心意,对这个男人,钟菲依一直绝对的把握,她只能放手,让季子强离开。<>

    季子强走到门口,穿上鞋,转过身来,说道:“谢谢你的款待,最近太忙,改天我请你好好的坐一下。”

    钟菲依眼中多了几份留恋不舍,但她还是笑笑说:“想让你这个大忙人主动请客啊,我看很难的。”

    季子强在离开之后,想想钟菲依的话,感觉她说的不错,似乎每一次自己到省城来都是紧紧张张的,虽然这次看上去时间充足,但自己的心情却很焦虑,总是感觉有一张大网在慢慢的想自己围过来,自己真的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惶恐。同时,季子强也有点为钟菲依担心,今天吃饭的时候,钟菲依也是隐隐约约的透出了一点担忧,她说木厅长开年可能就要退了,他要是一走,自己在财政厅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过去好多人都是看着木厅长的面子,对她很是客气,但人走茶凉,以后也不知道那些人还能不能容忍自己。

    想一想将来钟菲依无依无靠的情景,季子强心里也挺难过的,他和钟菲依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也不少,可是不管怎么说,两人还是有那么一份浓厚的感情在,这样的感情就像陈年老酒一样,时间越长,味道越浓。。。。。。

    两天以后,党校的学习结束了,这天季副书记来给大家颁发了培训*,他还给所有的学员做了长篇大论的演讲,看起来,比一个月前,他更精神抖擞。

    季子强的情绪是有点落寞的,在上台领取证书的时候,季副书记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子强同志,这次学习怎么样啊?”

    季子强抬头,直视着季副书记的眼睛,说:“收获颇多。”

    “呵呵,这就好,希望你能感悟到一些东西,明白什么叫政治。”季副书记笑着说。

    “谢谢季书记,我想我还是很明白的,只是每个人对它的理解方式不同吧?”

    季副书记深深的看着季子强,微微一笑,把证书放在了他的手上,说:“没关系,以后你会理解的越来越深刻。”

    季子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很镇定的接过了证书,转身离开。

    他身后的季副书记由刚才微笑的神情,慢慢的变成了一种思虑,这个季子强真是少有,够镇定,好胆气,是条汉子。

    季子强离开党校了,他坐上了特意从新屏市赶来接他的01号小车,前排坐着市委办公室的赵主任,他的殷勤和周到让季子强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赵主任一路上问寒问暖,还给季子强准备了两条毛毯和一双拖鞋,季子强一上车,他就请季子强拖下了皮鞋,说这样舒服一点。

    季子强也是有点奇怪的,既然有人对自己進行着近似于诡秘的调查,为什么这个赵主任还这样讨好自己,难道他就没有预感吗?

    赵主任当然是有预感的,但这样不花一分钱的讨好卖乖,自己何必吝啬,就算季子强只能在坐几天的书记,但至少自己在这些天也是安全了,扑红踏黑不是一个像赵主任这样老练的官油子使用的方式。

    但季子强和赵主任也实在没有头太多的话可说,所以他盖着毛毯,迷迷糊糊的假寐着,断断续续的想着自己的心事,昨天他本来是准备见见叶眉的,但联系的时候,他听叶眉说王封蕴已经提前约好了叶眉,说要和叶眉一起坐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