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尉迟副书记的这句话却有了浓浓的悲壮情绪,以尉迟副书记这样对政治走向异常敏感的人,就像春江水暖鸭先知中的鸭一样,他一定已经看出了形式正在往不利于季子强的方向在转换。

    “话不是这样说,其实我从你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尉迟副书记叹口气说:“算了,我们也不要这样互相吹捧了,总之,我们大家还是支持你,不管这样的支持有没有作用,但这代表了新屏市绝大多数干部的心意。”

    “谢谢你,也谢谢大家。”

    季子强黯然的合上电话,沉思良久,这一次,季子强遭遇到了自己从政以来最无能为力的一次局面,自己看不到对手,对手也并不和自己正面交锋,他们的手段,套路,以及想到达到的目的自己都无从得知,自己仅仅只能等待,连基本的防御都无从谈起。

    这也让季子强顷刻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个人的能力终究还是有限的,当遇到小的漩涡,小的浪花时,自己是可以应对,但等惊涛核浪和山崩海啸到来之时,自己也和常人一样,无力面对这强大的巨变。

    季子强在随后的几天过的很郁闷,有人的时候,他还要强作欢颜,不能露出心中的忧虑,他不想让别人感受到他的黯然和沮丧,他突然的发现,自己的命运正在转变,记得当初在洋河的那几年,自己顺风顺水的,但后来,就变得多灾多难了,特别是在新屏市之后,竟然还曾经有过几次危及到生命的事情发生。

    而这一次,几年前的那段历史会不会再次重演?季子强心中有点惶惶然了。

    今天下午,季子强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是钟菲依的,季子强最近的几次到省城来,都没有遇上钟菲依,所以这次来学习,本来心情也不是很好,就没有给钟菲依联系,但没有想到,钟菲依却找上门来:“你小子,当书记了是不是就拽了,到省城培训也不给我通知一声,不想混了吧?”

    电话一接通,季子强就听到了钟菲依那大不咧咧的声音。

    季子强就笑着解释了一阵,说自己这次本来以为时间短,所以没有给钟菲依联系等等的,虽然这谎言并不很完善,但钟菲依显然也是没有深究的想法,就说:“好吧,那现在我正式的通知你,晚上一起吃个饭,我来请客。”

    季子强也好久没见钟菲依了,就答应晚上过去。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季子强打车到了钟菲依住的附近,季子强懒得上搂,就在下面给钟菲依去了个电话:“我在你小区外面等你,你快点下来啊。”

    “不是吧,你就不能上来等我,外面那么冷的。”

    “我不上去了,你快下来。”

    “我还要稍微收拾一下呢。”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画个什么劲啊,又不是相对象。快点。”季子强也是知道,女人要出门,你不让他在脸上折腾几下,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就到处看看,咦,看到小区门卫房里有两个保安正在下棋,季子强就走了進去。

    这两保安都是好眼色,一看季子强的样子,绝不像塔利班或者東突分子,就没在理他,两人继续杀的人仰马翻的。

    季子强本来也是打发时间,但看了看,实在看不下去,

    这两个保安下棋犹如和人打架,每落一子都要使出浑身力气,直砸的棋盘砰然轰响。只见他们一会横眉怒目,咬牙切齿,指着对方的某粒棋子:“滚!快滚!逮住没你好的”。

    一会其中一个又得意洋洋喜眉笑眼地抓起对方某粒被吃的棋子:“嗲你个,看你还祸害人吗?”

    他们手艺烂就不说了,还喜欢玩个小花招,做个假动作——明明是他要走这步棋,偏作后悔不迭,痛心疾首的样子:“呀,呀呀!坏啦,坏啦,这盘棋算是照顾你情绪啦。”

    对方稍一麻痹,误入其圈套后,便哈哈大笑,手舞足蹈:“你个憨娃,给你挖个坑,你就往里跳。”

    季子强看的是直摇头,不过其中的一个直爽泼辣,出子利索,碰到对手磨蹭,半天不走一步棋时,他便屁股一扭:“你还走棋不走,要不我回去睡一觉咱再来。”往往弄得对方面红耳赤。

    那个棋局不利的保安便蹙眉锁目,双膝并拢,双肘搁于膝上,不停地用嘴巴啮咬吮吸着自己的手指头,其状憨态可掬,宛如婴儿,亦让人忍俊不禁。

    季子强过去也曾经痴迷下棋,要是追根溯源的话,还大有来历。他出生的那个小村庄,村中有块古人锻造的大平台,上面雕刻着一幅磨得乌润锃亮的大棋盘,每年正月,这里都要弄几轮擂台赛。相传,舜帝有弟,名字叫象,他为了启蒙象的智慧,便发明一种棋,后人便把此棋叫“象棋”以为纪念。

    季子强的爷爷和父亲还当过几届擂主,季子强从小耳濡目染,自然渐悟棋道,上大学时,他去食堂吃中午饭时,一看排队的人挺多,他便夹着个饭盒,圪蹴在棋摊旁帮人支招,人家看他厉害,便让他下,他一下便下到上课的时候,结果常常以棋代饭。

    有次出差,那时候还没做叶眉的秘书,他在卧铺上看到两个高手对弈。他在旁边看不清,便爬到中铺,一手把握住己方铺沿,一手伸到对面卧铺的边沿,脑袋探到两个卧铺的当间俯视下面的棋局,这种姿势极象在体罚人,没成想他就这个姿势一下呆了两个钟头。后来是对面铺上睡着一个少女,开始脸朝里睡,睡着睡着一翻身,玉峰碰到了季子强的手指上,他还浑然不觉,那女孩却失声尖叫招来了乘警,乘警把他带到餐车,问询情况后,几个乘警对季子强很感怀疑,其中有一个象棋高手,便与季子强开枰论战,连杀几盘,确实不是季子强的对手,便放过季子强,没成想,这一耽误他竟坐过了好几站。

    象棋虽然双方各执十六颗棋子,“马走日字象走田,车炮走的一根椽。。。。。。”它那简单的规则几分钟内就可以教会人们如何下棋,但同时它那纷繁的变着让人眼花缭乱;精彩的杀着让人击节称快。一个人就是穷其毕生心智也难弄清它的庐山真面,不夸张地讲,古今中外的棋迷们耗费在象棋的时间和精力足以把几座中条山搬到东海去。

    所以有人说:象棋是没有石头的建筑,没有硝烟的战斗,没有乐曲的天籁,没有酒菜的盛宴。它在简单中蕴含神奇,平静中潜伏杀机,是心理体操、智慧游戏,亦是休息式的战斗,战斗式的休息。可谓“小道具,大智慧。”

    这季子强看的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准备上去杀两盘,刚给保安发上烟,准备坐下去的时候,就听到了钟菲依的声音:“哎哎,华书记,你好歹是个市委书记呢?怎么就准备在这下起棋了。”

    季子强一看,钟菲依站在了门卫室的门口,只好笑笑对两个保安说:“今天看来是下不成了,改天我们好好下两盘。”

    这两个保安惊得目瞪口呆的,靠,这还是个市委书记呢?真没想到啊,刚才差点准备把他轰出去。

    季子强出来就望着钟菲依瞅了一会,很是欣赏的看着钟菲依,钟菲依也挺漂亮的,要身材有身材,要脸盘有脸盘,浑身洋溢着成熟的女性豐盈嫵~媚的韵味。

    钟菲依笑着说:“看什麽嘛看,眼光高一点我认为你在欣赏,眼光低一点我认为你是流氓。”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随便你怎么想了,走吧。”

    华灯初上,人行道上树影斑驳,宁静而安详,钟菲依很快就变得温柔了,她柔声道:“我知道一个地方,不错的,我们去那里。”

    季子强爽快地说道:“好啊,说实在的,虽然经常来省城,但对这里仍然非常生疏。”

    “有我呢,丢不了你。”说着,钟菲依边挽住了季子强的胳膊,柔和的灯光下,两人并肩而行,颇有几分情侣的味道,氛围就多了些曖昧。

    他们在钟菲依小区不远的地方找到了这家小饭馆,门面不大,里面却非常有情调,有点咖啡厅的氛围,两人对面而坐,菜很不错,味道非常正宗,两人边吃边聊,气氛非常融洽。

    钟菲依吃相非常文雅,慢条斯理的,季子强吃的也很慢,这几天心情不好,所以吃饭胃口也倒了不少,不过今天钟菲依没有提及到北江省的政局,也许钟菲依对政治不是太敏感,也许是钟菲依不想让季子强忧虑,因为钟菲依本来也算得上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放下了筷子,钟菲依莞尔一笑,如幽兰绽放,美到了极点,欢快地道:“对了,还说让你教我游泳呢,这夏天又过去了,看来只好等明年。”

    季子强也差点被这钟菲依的笑容所杀伤,急忙移开目光,说:“好的,明年你来,我保证教会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