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笑,说:“如果你这个时候跳進去随波逐流,我想凭借你现在对这个互联网世界的领悟和理解,也许你能在某个时段踏上巅峰,但是如果你想在这个领域成为真正的成功者,那你就得走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品书网vodtw”季子强淡淡的道。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二公子被搞糊涂了。

    “啸岭,你要明白,现在这个领域风生水起,技术为王,只要你有新点子,新创意,你就可以吸引无数注意力,如果还能有比较好的运营能力和手段,那你成为一个貌似成功者也不是难事,不过你不是技术行家。经营能力也没有经过验证,所以我想问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二公子沉默了,似乎是在斟酌言词,来之前他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这也意味着对于这方面他一样有自己的想法。

    好一会,二公子才说:“我觉得,我可以成功,不仅仅是因为我一直在关注和了解这个领域,而且我也在琢磨互联网的出现能给我们的现实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就像蒸汽机成为了一种新型动力,改变了人力畜力作为主要动力实现飞跃,火车、轮船由此出现,互联网出现了,给我们一样带来的新的东西。”

    季子强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二公子也并非只是盲目的狂热,而是也觉察出了有些真实的东西。每个人心中怀揣着不一样的梦想,为着自己的梦想而努力,那就是幸福的。就像自己不也是孜救不倦的在仕途上奔走么?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作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这两件事情,此生无憾。

    这个夜晚,季子强和二公子都喝的不少,不管是二公子,还是季子强,他们似乎都对对方有一种好感,本来他们是在不同轨道运行的两颗星,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由最初的相互敌意,讨厌,发展到今天彼此的信任,这一点季子强一直都想不通,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走仕途,因为他身上似乎一样的有萧博瀚的热血,有二公子的义气,还有他们两人的洒脱无羁,但命运之神就是把他按排到了这个险象环生的仕途上,自己也无可奈何。

    就在季子强醉意阑珊的时候,却接到了叶眉的电话:“你干嘛呢?”声调语气,喘息停顿,和原来一样扣人心弦,跃上心头。

    季子强摇一下头,人也清醒了不少,那甜蜜依恋的片段,一幕一幕如怀旧影片,带着雪花和跳动,搅起一阵心酸,骤然展现眼前。

    季子强默然良久,他希望像一个好久未见的老朋友,安之若素一些,他强作镇定的说到:“在吃饭。你还好吧?”

    “我很好,本来我想请你今天吃完饭的,但有事情耽误了。”

    “没关系的,改天也是一样。”

    “那好吧。。。。。。”

    季子强的酒慢慢醒了,又聊了几句,叶眉说:“你那里方便说话吗?”

    季子强就明白了叶眉的意思,忙说:“你稍等一下,”他要过了二公子的车钥匙,过去打开门,坐了進去,才说:“好了,现在我一个人。”

    叶眉嗯了一声,郑重其事的说:“最近有消息传来,好像形式对王封蕴书记很不利,王书记的情绪也不太好,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季子强的心一下感到了一阵寒冷:“这个消息可靠吗?”

    “很可靠,是我在那里面的一个同学特意告诉我的。”

    “那么接下来北江市的走势会出现什么新的状况?”这一点是季子强最渴望了解到的。

    叶眉犹豫了一下,说:“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上面重新洗牌,现在呼声最高的就是中央团省委的一个副书记可能会来北江。”

    “这就是说,苏副省长他们也未必就能落到实惠?”

    “也许吧,我只是要你明白,有可能你的任职会拖后,甚至会作废,毕竟每一个领导都会有他自己的想法,也都有他自己的爱好,但不管发生那种情况,你都要挺住,不能气馁,不能颓废。”

    季子强的脸色变得坚毅起来,他用力的点点头,就算叶眉并不能看到季子强的表情,但季子强还是觉得自己应该那样做,自己不能辜负了叶眉的关怀,关爱,她怕自己会想不开,她甚至连自己将来会怎么样都顾不得考虑,她永远都是在第一时间想到自己,这份厚爱自己能用什么报答啊?这个夜晚季子强没有休息好,他开始为北江市未来的走势担忧了,但这次季子强却是只能袖手旁观,他没有办法来左右整个局面的走向,更无法判定将来的情况,他就像一个盲人行走在街道上一样,只能慢慢的前行,摸索着方向。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日子总还是要过的,培训班的学习依然在進行,这个培训班其实很大程度也就是一个一所谓的能力提升平台,至于说你能不能在这个培训班里把能力提升了,那就要看自己的感觉。

    政治素质的提高,工作经验的交流,眼界视野的开拓,廉政之弦的绷紧,无外乎也就是从这四方面来让身居高位的领导们接受一次洗礼,以便最快速度的進入状态,尤其是这些个教授的口才和知识渊博程度,都要比那些水货高出不少,至少在课堂上一站就能滔滔不绝的卖弄工大半个小时,而且还能把学员们的注意力吸引住,要知道这些个学员们既是在基层打滚多年的老油子,但是能提拔到副厅级干部多少也有些真材实料,你想要折服这帮家伙没有点东西不行。

    “什么是小康社会?可能我们很多同志对于这个词语的真实含义还不是太明白,虽然中央天天在提要奔小康,建设小康社会,但是究竟什么是小康我估州在座很多人都只能零碎的感性的理解。”

    一个四十来岁的讲师在一帮子厅级干部面前颇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他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小康一词最早源出《诗经大雅民劳》,小康作为一种社会模式早在西汉成熟的《礼记礼运》中得以系统阐述。《礼运》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季子强瞥了一眼伏案疾书的同桌,索性搁下笔双手环抱认真倾听,他不喜欢作笔记,原因无他,他认为记笔记是一种不太好的学习方式,尤其是老师在课堂工阑述时,如果只顾记笔记,那就会忽略老师对这些内容的即兴发挥,季子强认为往往这才是精华。

    所以他宁肯认真听讲,如果真的有必要作记录他宁愿下来之后再做一些摘抄,这种大框架式的讲课其实并不为学员们喜欢,但是这是骨架,只有把骨架立起来然后再来自由发挥散打,其间细节内容進入状态,这才是学员们喜闻乐见的方式。

    季子强本来打算什么都不去想,先好好的完成这个培训再说,但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预计来進行,过了没几天,他接到了*的一个电话:“华书记,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季子强正在宿舍里看书,就信口回答:“快了把,应该春节前就结束了,怎么,市里有什么情况吗?”

    这也就是季子强的随便一问。

    可是*还是给出了让季子强惊讶的回答:“是有点情况,今天一早新屏市来了几个人,直接就找到了尉迟副书记,后来就在尉迟副书记的安排下,开始和市里很多领导谈话了。但谈话的焦点好像都是围绕着你。”

    季子强不得不沉思了,看来真的情况有变:“那么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摸不清楚,只是说上面组织派来的,但我感觉不像是省委和省政府的人。”*说。

    季子强皱起了眉头,这个消息再一次打破了季子强平静的心境,相比而言,上次叶眉给出的忠告已经让季子强有了担忧,但这次的事情更为诡异,有人在背后调查自己,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稍微的想了想,季子强又问:“调查的内容大概是什么?”

    “很宽泛,好像没有什么中心,就是你在新屏市这几年的情况,包括高速路,影视城,以及建材市场的项目,甚至连你最早的广场修建等等,和我谈话的时候都涉及到了。”

    “这样啊。”季子强有了一个不详的预感,虽然自己在这些项目上可以说是清清白白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没有一点能对方抓住的把柄,很多事情,特别是政策上的一些东西,都是模棱两可的,就比如给二公子的一些优惠条件,比如给影视城的土地,这上面只要想找问题,想套罪名,一样是可以找到的,因为本来那就没有一个现成的标准。

    *还在说:“上午和市里领导谈过之后,下午他们到外面去了,但我得到的消息,依然都是围绕着你在调查,所以我想啊,要是华书记你能请假,那就回来一趟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